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74章 耍赖

第174章 耍赖

    赵刚立即叫了几个村里的民兵向前,怒声喝道:“你们再要这样闹事,我们可就要不客气了,是不是我们要
  
      把派出所的警察叫过来了,你们才会安心离开啊?”
  
      大舅舅脸涨的通红,激动地道:“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土匪,一群不折不扣的土匪,照你们的意思,姓苏的是
  
      不是一点责任都没有?我就问一句,他有行医资格证吗?你们报警就报警,谁怕谁呢?明明是你们不占理,
  
      反过来还说我们的不是了,你做为村支部书记,为虎做伥,胡作非为,替杀人凶手说话,你到底收了他多少
  
      好处费?他每年给了你多少钱?”
  
      “就是,你到底收了多少好处费?”
  
      “你们就是为虎做伥,你们都在替姓苏的说话,他苏的有什么资格给人治病啊?”
  
      “你们要不赔钱,今天不好好给个交待,我们今天就不走了。”“哎哟,我的青山呐,你死的好惨哟……呜呜…
  
      …”
  
      “你这死了,你让我姐姐怎么办啊,呜呜……”
  
      “你被人下毒毒死,连村书记都替杀人凶手说话,你要觉得心里憋屈,你就去找他们的麻烦呐……”
  
      几个女人都跪趴在王青山的棺木前,发出悲天怆地的哭喊声。王雅莉的几个舅舅都怒瞪着苏凌和乔宏伟他们
  
      ,一副这件事情和他们没完的架式,非得要让苏凌赔钱才肯走人。
  
      乔宏伟被骂的脸色痛红,怒声吼道:“你们真是一群刁民!赵刚,报警,让镇派出所的人过来处理。”
  
      乔宏伟也摸出手机,道:“我今天非得让你们死心踏地呢,我现在就打电话到镇里,让卫生院里的专家过来
  
      做个评判,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
  
      “你要有本事就都叫过来,反正王青山是被苏凌害死的,他必须得赔钱,否则我们几家人就不走了。”二舅舅
  
      一脸不屑地说道,毫无半点儿惧色。
  
      “乔书记,赵刚,你们稍等一下。”苏凌制止了他们,平静地看着这几个壮汉,道:“我不反对他们报警和叫
  
      卫生院里的人过来,但是你们可要考虑清楚,这些人过来了,事情有个公断,到时候你可有考虑过王雅莉他
  
      们母女俩的日子怎么过?”
  
      “你少在这里叽叽歪歪,你赔钱!”大舅舅怒声吼道,“你赔两百万,我们马上走人,否则你就别那么多的废
  
      话,你们要报警就报警,我还不信就没有一个天理了呢?”
  
      “就是,你害死了我家里人,还想不赔偿,哪有这样的好事?就是在市中心医院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都敢
  
      去闹,更何况是你?”老二也怒声叫道。
  
      “我就问一句,你有行医资格证吗?你如果没有,你凭什么出来开药?”
  
      “苏凌,王青山是家里的顶梁柱,女儿都还没有结婚呢,他现在死了,你让他们母女俩怎么过?”
  
      “小子,不是听说你挺有钱的么?赔个两百万,对你来说算得了什么呢?”
  
      这家人摆明了就是要和苏凌继续折腾下去,没有半点儿收手的意思。
  
      苏凌也算是见识到了这家伙的无耻和强大,但他并没有半点儿惧色。
  
      之前遇到钱子浩这种,苏凌倒也有应对之策,可是如今遇到了这样的一群人,他们耍无赖,就是个地痞,你
  
      能拿他们怎么办?
  
      一个死人抬到了门口,堵住大门,这些人该是有多阴损?
  
      正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人群中响了起来:“你们都以为王家没人了吗?我还没死呢!”
  
      说话的正是王楚河。
  
      王楚河一身英气,腰杆挺的笔直,大步地走到他们的面前,怒瞪着这几兄弟:“我们王家的事情,什么时候
  
      由着你们做主了?”
  
      “你……你早就和王青山一刀两断,脱离父子关系了,你有什么资格说话?”二舅舅马上怼了回去。
  
      “我们有没有脱离父子关系,你又怎么知道?”王楚河冷声说道,目光如鹰一般盯着泪流满面的王雅莉母女,
  
      “马秀,雅莉,你们过来!”
  
      王雅莉早就不知道如何是好,这都是长辈们的事情,她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
  
      倒是她的母亲马秀此时抱着王青山的棺木,哀嚎不已,没有半点儿要过去的意思。
  
      “王青山尸骨未寒,你们不想着让他入土为安,受你的几个舅舅蛊惑,在这里闹事,你们这是不怕丢人吗?”
  
      王楚河冷声喝道。
  
      “我们家的事情不要你管。”马秀叱喝一声,“老东西,这么多年都没有管我们家的事情,现在你要来管,你
  
      少在这里虚情假意,我不要你管。今天苏凌要不赔钱,我是绝对不会走的!”
  
      撒泼了。
  
      马秀开始耍横了,而且翻脸完全不认人。
  
      王楚河原本只是一番好意,但是儿媳妇这样怒叱,让他的脸色更加难看,扭过头,对乔宏伟道:“小乔,报
  
      警吧,让警察过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拿我儿子来闹事。”
  
      乔宏伟应了一声,给赵刚使了个眼色,赵刚立即报警。
  
      看热闹的村民们纷纷对他们评头论足,指责马秀的不对。
  
      王楚河在村子里德高望重,连乔书记都说他们不对,真搞不明白这方家人为什么要在这里闹腾。
  
      王雅莉原本就极其的伤心,而且舅舅、姨父他们闹这些事情的目的就是为了从苏凌的身上捞一些钱过来,这
  
      件事情她原本就是不同意的,当时苏凌可是她请过去的,现在又去责怪人家,确实有些没占在理上啊。
  
      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村民们都指责自己这一边的不对,王雅莉就觉得不好意思起来,再这样闹下去,真要
  
      让警察过来了,他们谁都讨不了好处。
  
      王雅莉是成年人,也有一定的判断力,如今父亲惨死,她的心里本就难受,当初他们一家那样对爷爷,后来
  
      想想本来就是父母做的不对,如今爷爷想回过头来帮一帮自己,结果母亲还要这样反过来指责他的不是,这
  
      些事情,本来就做的极其寒心。
  
      王雅莉抬眼看了看苏凌,心里面充满了愧疚,一步一步的走到几个舅舅的面前,说道:“舅舅,求你们把我
  
      爸抬回去吧,这样闹,谁也得不到好处的,求求你们别闹了。”
  
      王雅莉泪流满面,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看着舅舅他们有些愤怒的表情,王雅莉“咚”的一声跪在他们的面前,哭着说道:“舅舅,姨爹,求求你们了
  
      ,不要闹了,我不想让我爸死也死的没个安宁,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