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75章 死人的怨气

第175章 死人的怨气

    王雅莉的突然倒戈使得马家人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起来。
  
      与王青山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两个人—王楚河和王雅莉都已经偏向了别人,他们现在还要拿王青山来扼钱,好
  
      像也的确有些不厚道了。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只能算是一个外人。
  
      大舅舅咬牙说道:“雅莉,你可要考虑清楚,你爸是被他害死的。”
  
      “我爸的死和他无关。”王雅莉摇了摇头,“医生也都说了,他的药有副作用,但我爸的死还是因为高血压。”
  
      “你知道个屁!”
  
      “我都知道!”王雅莉哭着大声说道,“大舅舅,我求求你!妈,我爸要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也不想看到这样
  
      的场面的。你们别闹了好吗?真的不要闹了……”
  
      王雅莉哭着叫了一下母亲。
  
      马秀原本态度还十分的坚定,可是此时看到女儿都这副态度,瞬间让她有些难受,道:“雅莉啊,你爸死的
  
      惨啊,你为什么还要维护别人啊?”
  
      “妈,爸的死你是知道的,你为什么还要为难苏凌呢?”王雅莉说,“苏凌原本就是一番好意啊。”
  
      马家人一个个都没有说话。
  
      事情随着王雅莉的出现,使事情彻底反转了,而且他们也没有占在理上。
  
      苏凌第一次对王雅莉有了好感,这个从小都喜欢欺负自己的姐姐,今天居然也会站在自己这一边,替自己说
  
      一句话。
  
      原本是一致对外,现在变成了内乱。
  
      现场当即僵持了下来。
  
      赵刚突然叫道:“来几个人,把王青山抬回去。”
  
      几个民兵立即冲上去,马家人伸手要去拦。
  
      乔宏伟叫道:“乡亲们,咱们可不能被外人破坏了咱们村子内部的和气,大家把他们拉开。”
  
      一声令下,所有村民们都涌了上来,将马家人给拉到一边。
  
      几个村里的壮汉一起过来抬起了王青山的棺木,朝着远处走去。马秀哭天喊地,在地下乱打滚,可依然改变
  
      不了现实。
  
      难得的大洼村村民一条心,把王青山抬了回去,摆上了灵堂。王楚河则亲自过去处理后事,他也是现在王家
  
      唯一说得上话的人。
  
      等着警察一路赶过来的时候,大致的了解情况,见他们已经把事情平息,他们也没有过多的追究,只是做了
  
      一个简单的记录,便回去了。
  
      闹腾了一半天,事情终于摆平,苏凌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陆茂对苏凌竖了个大拇指:“不错不错,在村子里的人气挺高的嘛,所有人都支持你呢。”
  
      苏凌道:“那是这一家伙不讲理,没事找事,无理取闹。”
  
      陆茂点头说:“对,这就是一群蛮不讲理的人,他们胡搅蛮缠,真不知道他们闹这一出是为了哪样?想钱想
  
      疯了吗?”
  
      苏凌道:“可能是吧。”
  
      苏凌突然间发现屋子里面好像有一些不一样了。
  
      外面阳光明媚,撒进屋子里面,可是里面却让苏凌感觉到了一种阴沉的感觉。
  
      苏凌立即走了出去,站在远处,望着这两栋宅子,沉思不语陆茂奇怪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苏凌盯着看了许久,摇了摇头:“没事。”
  
      苏凌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没有告诉陆茂,怕他害怕。
  
      他建房子的这个地方,原本就是块风水宝地,是个灵气源,使得灵气充郁,长期住在这里能够延年益寿。
  
      一直以来,他都能够感觉到这一块区域的灵气,但是现在他发现灵气稀薄了许多,而且那个释放灵气的泉眼
  
      好像被什么给堵住了一样,屋顶上空都萦绕着一股不祥的黑色气体。
  
      这股气别人看不到,但是苏凌却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什么问题?难道是王青山的怨气?
  
      王青山一直对我都有极深的怨气,现在死了,他也觉得是我害死了他?刚刚马家人把他抬了过来,结果怨气
  
      就进到屋里,堵住了灵眼?
  
      不行,这股怨气必须要处理掉,要不然可能会引起大麻烦,明明是福地,变成祸地,这房子也就不能住人了
  
      。
  
      苏凌进到院子里,拿出那块玉佩,对着了上空,可是玉佩却毫无半点儿反应,空中的那股不祥的怨气依然郁
  
      结在那里。
  
      邪门呢。
  
      王青山的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尼?苏凌想到昨天晚上运转真元之气进入到他的身
  
      体里面,结果遭到强烈的反推,将他的真元之气全部给反击出来。
  
      而且还有他的身体过一阵就会抽搐,脸成了酱紫色,甚至还有最后突然爆起的力量
  
      这种种都体现了王青山的不寻常之处。
  
      苏凌百思不得其解,总感觉王青山的身上有秘密,但是他看不透。
  
      而今原本是风水宝地的屋子上空有了一层很顽固的怨气,这又让他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头顶上的怨气不除,他心头就不可能平静下来。
  
      陆茂进屋把饭煮上,走了出来,见苏凌怔怔出神,不由拍了他一下:“喂,你咋的了?一副心神不宁的,是
  
      又出了什么事吗?”
  
      苏凌回过神来,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咱们屋子里面有些不一样?”
  
      陆茂打量了一下四周:“有啥不一样啊?我觉得挺好的啊,环境很幽雅,比城里的那些别墅好上百倍千倍。”
  
      苏凌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现在麻烦来了。
  
      头顶上空的怨气没办法解除,而且他现在又没有解除之法。他遇到什么问题了,都以号脉解决问题。
  
      可是现在无脉可号,他也就没有化解之法。
  
      《神农药典》里面能医治天下任何的问题,哪怕有风水上的问题,他也能够医治,但前题是能够号住他的脉
  
      。
  
      苏凌仔细回想着《神农药典》带给他的特殊效果,突然间,眼睛一亮,好像有办法了。
  
      如今这里的问题是灵气之眼好像被盖住了,我只要找到灵眼,我就能够号脉,找到问题所在,从而有了化解
  
      之法!
  
      要找到灵眼,也很容易。
  
      就是找到灵气最充郁的那个地方。
  
      而这个地方,早就被苏凌找到,就在后院的一个亭子里面。
  
      那个亭子环境幽雅而又特殊,只要坐到那里,就能让人神清气爽。
  
      这是苏凌特意留下来的一个特殊地方,将来可有大用处。苏凌起身立即朝着后院走去,坐到亭子里,双手按
  
      在石桌之上,闭上眼睛,感受着四周充郁的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