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77章 阴森的屋子

第177章 阴森的屋子

    陆茂搔了搔头,尴尬地笑了笑,跟着苏凌的身后,沿着野草丛生的羊沟朝着前面走了一截。
  
      沿着屋后面走到正中间位置的时候,发现那里有一扇窗子,窗子都给里面的一块黑布给糊了一起来,那木窗
  
      虽然紧紧地关闭着,但因为有些年限,窗棂与墙壁之间有一些一个小口子。
  
      苏凌凑过眼去,想要通过那个口子往里面望去,可是刚刚凑近的时候,突然间从里面冒出一条大蜈蚣,吓得
  
      他立即把头缩回来。幸好发现的及时,要是被这蜈蚣给咬了眼睛,估计这眼睛也都废了吧。
  
      苏凌迅速的将蜈蚣抓住,将那两个毒夹给拆了下来,最后装进一个玻璃瓶里,丢到身后的药篓里面。
  
      陆茂问道:“刚那边那么多蜈蚣你咋不捉,跑到这里捉蜈蚣。”
  
      “刚不想捉。”苏凌说,“现在想捉了。”
  
      苏凌说着,特意用手里的小药锄在洞里面捣了一下,确定里面再没有什么东西,这才把眼睛凑了过去,望向
  
      了里面。
  
      屋子里面光线极其幽黯,苏凌目力惊人,还是能够看到里面的东西。
  
      当苏凌看到里面的情景之时,内心里面瞬间涌出一股不安的情绪,这间屋子里面,居然摆放了两个黑漆漆的
  
      棺木,棺木在板凳上搁着,显得极其的阴森恐怖。
  
      而且在这些棺木的四周居然摆了一圈的瓦坛,这些坛子都给塞的严严实实,幽静的立在那里,不知道有多少
  
      的年月。
  
      这是兰婆婆专门给他们母子俩准备的吗?
  
      苏凌收了回来,脸色有些不自在,陆茂问道:“你看到了什么?让我也瞧瞧。”
  
      “建议你也别看,小心晚上做恶梦。”苏凌提醒道。
  
      “没事,我可是要当兵的人,怕个什么?”陆茂胸有成足地说,迅速地凑过眼睛,可是屋子里面黑漆漆的,只
  
      能模模糊糊地看到有两个东西横在中间,陆茂正在琢磨着这是什么东西,突然间他看到了一只眼睛,那是一
  
      只没有眼珠子的眼睛。
  
      “啊哟”
  
      陆茂只感觉头皮发麻,浑身一个激淋,尖叫一声,缩了回来,“有鬼啊!”
  
      陆茂吓的朝前冲了几步,扭过头看苏凌还站在那里,不由叫道:“苏凌,有鬼,有鬼啊……”
  
      苏凌笑了笑,又重新看了看里面,依然还是原样,什么都没有,不由笑了笑,问道:“你看到什么了?我刚
  
      可是善意的提醒过你的,让你别往里面看,你偏要好奇。”
  
      陆茂咽了一口口水,跳起来叫道:“走啊,快走,苏凌,我等会儿给你说,快走啊。”
  
      苏凌无奈摇头,走到他的跟前,正准备走开,在这屋子的后墙前面,出现了一个铁塔般的汉子。
  
      正是丁力。
  
      丁力赤着上身,浑身上下都是汗水,裤腿也卷的很高,目光冰冷地看着他们。
  
      陆茂更是吓的一跳,嘴唇都开始颤抖起来。
  
      丁力问:“你们干什么的?”
  
      苏凌答:“采药。”
  
      丁力说:“我这里没有药,赶快走。”
  
      苏凌说:“好,这里是没有,不过蜈蚣倒是挺多的,下回可以在这里来捉蜈蚣吗?”
  
      丁力说:“不可以。”
  
      苏凌又问:“蜈蚣都是你们养的?”
  
      丁力说:“是,所以你不能捉,以后也不允许你们再来这种地方,你们赶快走!”
  
      丁力的拳头已经握紧,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苏凌叫唤了陆茂一声,便朝前走去。
  
      走出这这条长长的羊沟,绕到这几间屋子前面的时候,发现那里堆了一堆木柴,地面上有许多已经刮下来的
  
      树木,旁边还有斧头和钢锯。
  
      丁力一直冷冷地看着他们的背影,直到他们消失,这才扭过头看到自家屋前,母亲兰婆婆正站在那里对他微
  
      笑示意。
  
      陆茂问苏凌:“刚刚那男的是谁?长的好粗壮。”
  
      苏凌说:“就是我给你说的那个老巫婆的四十多岁还没有结婚的儿子。”
  
      陆茂道:“我感觉他好危险,跟这种人,尽量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
  
      苏凌笑道:“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不得不与他们打交道。”
  
      陆茂说:“这家人在你们村应该也不受欢迎吧?
  
      苏凌道:“非常的不受欢迎,但要谁家信迷信的时候,还是会过来找兰婆婆,上次就有一个姓陈的老板儿子
  
      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也不知道听谁介绍过这个兰婆婆,他就找过来了的。”
  
      陆茂奇道:“现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信迷信能够解决问题吗?”
  
      苏凌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确实是有一些人非常信这个,犹其是城里的那些有钱人,他们越有钱越信风
  
      水,越信迷信。”
  
      陆茂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是,唉,这东西还是不信的好,总感觉怪怪的,我刚真的看到鬼了,你信不信?”
  
      苏凌笑问:“是个漂亮的女鬼吗?”
  
      陆茂苦着个脸道:“苏凌,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不是见你看里面了吗?我就盯着看,刚开始发现里面黑漆
  
      漆的什么都没有看见,但是后来我看到了一只森白的眼睛,那眼睛都没有眼珠子,天呐,当真把我魂儿都给
  
      吓没了,这是什么东西啊?”
  
      苏凌想了想,道:“也许就是兰婆婆,他故意吓唬吓唬你的呢。”
  
      陆茂道:“真的?”
  
      苏凌道:“我觉得有可能,反正我不信鬼,而且我也没有看到。”
  
      陆茂只感到浑身凉嗖嗖的,摇头道:“反正我以前再也不要去那个鬼地方,苏凌,是不是乡下这种地方都是
  
      这样的啊?”
  
      苏凌道:“怎么可能呢?现在社会发展那么快,乡下人基本都不信迷信了,这种东西的存在毕竟是少数,现
  
      在其实都挺正常的,平时村里人都不愿意搭理兰婆婆一家人,大家在一起,也都相安无事。”
  
      陆茂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远处王雅莉家里已经有吹唢呐的声音了。
  
      乡下死人之后,一般都是晚上举行丧葬礼,第二天一早就抬上山给埋了。
  
      王青山已经死了,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苏凌之前对他极其的痛恨,现在没有半点儿恨意。
  
      如果王雅莉能够早点儿把药拿过来给他配制,然后给王青山喝下去,肯定不会落得这么个下场。
  
      晚上,村子里回荡着敲鼓打锣、吹喇叭唢拉的声音。
  
      苏凌与陆茂喝了几杯酒,两个人聊了一下理想,收拾妥当,早早的躺下。
  
      苏凌正在琢磨着头顶上空那团萦绕不散的怨气之时,洛清秋突然给他打过来电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