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84章 一百万豪赌

第184章 一百万豪赌

    在荆南的古玩一条街的门口,有一个巨大的牌匾,上书“古玩一条街”五个隶书大字,据传是前清乾隆爷下
  
      江南到了这里,御笔亲书,留下的这几个字。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条大名鼎鼎的古玩一条街也出了不少能人,同时也出现不少的白痴。
  
      在那牌匾的两边,有两块巨大的碑石,分别为“光荣榜”和“耻辱榜”,一来是供人观赏,二来也是提醒那些想
  
      在古玩一条街一夜暴富的人能够引起重视。
  
      光荣榜自然就是那种以极低的价,买到绝世珍宝,身家瞬间翻了数倍,在这条街的历史上也出过几位,但十
  
      分的稀缺。
  
      耻辱榜则是以极高的价,买到一文不值的东西,这种人可不在少数,上面刻了不少人的名字,以及他的“光
  
      荣事迹”。
  
      此时佟金牙要把苏凌送到那个地方去,自然是为了狠狠地踩一踩这个不知傻瓜一样的小子。
  
      叶耀道:“区区两万块钱而已,亏了就亏了,何至于还要上榜?再说了,我兄弟不是行里人,怎么就成了荆
  
      南古玩界的笑话了?佟掌柜未免也太危言耸听了吧?”
  
      佟金牙笑呵呵地道:“他不是行里人,但也不是你叶少带过来的吗?好歹你家老爷子也是古玩界的泰山北斗
  
      呢,闹出这样的事情,难道不就是个笑话?”
  
      叶耀和佟金牙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旁边的人却都默不作声。他们是老冤家了,这么些年互相针对,已经
  
      是常态,很多时候,因为有他们俩的同时存在,事情就会变得有意思的多。
  
      这些人心里也都非常清楚,叶少带过来的这小子是典型的门外汉,对古玩一窍不通,那陶俑一文不值,他还
  
      出一万块钱买,而这木制佛像,更是几个在这里闹着玩的,也就是为了照顾这老板的生意,报出的一个友情
  
      价,这小子居然要一万块钱拿过去。
  
      如果不是白痴,就是家里的钱太多,放在身上烧的慌。
  
      偏偏这小子一副兴高采烈的表情,他还觉得自己占了好大一个便宜呢。
  
      一万块钱的高价,自然没有人再去抢,付账之后,这尊佛像就是属于苏凌的了。
  
      苏凌听着旁边诸多老板的窃窃私语,还有那佟金牙处处对他的针对,再也忍不住了,走过去把属于他的陶俑
  
      搬上了桌子,大声说道:“你们谁说这是仿品的?各位这回你们可就要打眼了,我给你们说啊,这可是货真
  
      价实的古董,并且至少是唐代之前,甚至有可能是秦汉时期的古董!”
  
      话音刚落,全场瞬间寂静无声,但是很快,这些店主都哄堂大笑起来。
  
      “什么?我没听错吧?还唐代以前的古董呢,你咋不说是秦朝时期的兵马俑呢?”
  
      “哈哈,笑死我了,简直就是笑死了,一个熊瞎子而已,屁都不懂,他还敢在这里说屁话?”
  
      “做梦,简直就是在做梦。”
  
      “我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外行说我被打脸的,哈哈。”
  
      一众老板尽是讥诮的笑声。
  
      佟金牙就像是看猴一样看到苏凌,乐呵呵地道:“后生可畏,后生真是可畏啊,真是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
  
      说,了不起,了不不起啊。真是不好意思,我们看走眼了,这其实是战国时期的兵马俑,价值起码得一千万
  
      ,我打眼喽,打眼喽啊。哈哈。”
  
      佟金牙虽然这样说,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儿懊悔的意思,反而还是一副促狭的表情看着苏凌。
  
      在场的各位老板更是哈哈大笑,满是不屑。
  
      就是叶耀这种出于名门世家的公子此时也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但也不敢发声。
  
      苏凌夷然不惧,面对这些人鄙夷的表情,继续说道:“你们都不相信?”
  
      佟金牙哈哈笑道:“信,我算是信了你的邪哦。
  
      苏凌淡然一笑:“不信是吧?那好啊,咱们来打个赌,行不行?”
  
      “哟嗬,敢和我打赌?”佟金牙笑呵呵地说道,“你说赌什么?”
  
      “赌别的也没意思,咱们就赌钱。”苏凌扬了扬下巴,十分从容地说。
  
      “好呀,没问题呀。”佟金牙连连点头,他相信自己的判断,那陶俑就是典型的仿制品,上面的那些看起来有
  
      些年限的泥土,也都是故意弄上去的,这小子不是钱多么,要给自己送钱,不要白不要。
  
      “赌一百万。”苏凌直接伸了一根手指头,傲然说道。
  
      狮子大张口,一赌就是一百万。
  
      在场的人顿时响起了喧哗声,但是更多的人却还是看不起苏凌。
  
      “一百万?他要赌一百万?还非得说这个仿制的陶佣是个古董,他脑子没毛病吧?”
  
      “唉,早知道我和他赌的,这简直就是在捡钱啊,佟掌柜又捡了一百万。”
  
      “呼少,这小子的脑子有问题,我觉得得把他送到医院去瞧瞧。”
  
      “白痴!钱多也不是这么烧的啊。”
  
      佟金牙也有些意外,原本以为苏凌也就只是小打小闹就算了,赌个万把块钱,或者最多赌个十万块钱就已经
  
      顶天了,结果他开口就是一百万,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佟金牙刚开始还有些犹豫,但是很快就变得兴奋,连连点头道:“一百万就一百万,小朋友,你输了到时候
  
      可别哭哦。不过,你有那么多钱吗?”
  
      苏凌昂然道:“我既然敢赌,肯定是拿得出来这么多钱。”
  
      佟金牙扫了扫旁边的叶耀,道:“行啊,你是叶少的兄弟,那肯定也是有钱,叶少,你说是吧?”
  
      叶耀上前看着苏凌,隐隐有些担忧,道:“苏少,这不妥吧?”
  
      苏凌笑了笑,道:“放心吧,我赢定了。”
  
      苏凌胸有成竹,夷然不惧,就是叶耀也对他信了几分。
  
      叶耀扭过头看向佟金牙道:“是的,苏少要输了,这一百万我出!”
  
      “好!够魄力!够义气!”佟金牙对他竖了个大拇指,仿佛这一百万就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诸位老板,既
  
      然叶少都表态了,那就请大家做个见证!”
  
      众多老板纷纷点头。
  
      佟金牙说:“为了证明陶俑的真实性,在咱们古玩一条街要数钱老先生是权威了,是哪朝哪代的东西,还是
  
      请钱老先生过来掌眼,他说真就是真,他说假就是假,叶少,你觉得呢?”
  
      叶耀道:“钱老侵淫陶俑几十载,他说的话肯定是没问题的。”
  
      旁边众人也纷纷点头。
  
      佟金牙道:“好!那我们就请钱老过来帮我们评一评这个陶俑。”
  
      佟金牙给一个唐装青年使了个眼色,那青年离开。
  
      苏凌却面无惧色,十分坦然,怡然自得。
  
      而其他的人都抱着一副看热闹的态度看着苏凌。
  
      一百万的豪赌,还是有噱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