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86章 内有玄机

第186章 内有玄机

    苏凌和叶耀之前虽然有过过节,但叶耀痛改前非,而且对苏凌恭恭敬敬,犹其是刚刚别人都在评论他的时
  
      候,叶耀还处处为他说话,这样的人,还是挺不错的。
  
      苏凌爽快地道:“不用一千二百万,一千万卖给你吧。”
  
      叶耀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说一千二百万就一千二百万,再加点!”
  
      “不用,就一千万,我才出了一万块钱呢,一千万也知足了,再说了,如果不是叶少把我带到这里来,我哪
  
      有这样的机遇?”苏凌心情大好,笑呵呵地说道,“就这么定了吧,这东西你搬回去,记得给我转账,哈哈。
  
      ”
  
      “那……那好吧。”叶耀点了点头,苏凌都发话了,他要再说拒绝,也就显得很不给他面子。
  
      叶耀激动地摸了摸那战国陶俑,喜不自胜,这东西要给老爷子抱过去,估计他也会兴奋的跳起来吧?
  
      旁边的各个店老板虽然觉得可惜,但人家要这么低价送给叶少,他们还能说什么呢?
  
      这东西要进了叶家,估计就是出再高的价也买不出来。
  
      “厉害,真是厉害啊,苏少真是太谦虚了,明明是行家,却说自己是个外行人,把我们都给骗过去了啊。”
  
      “不是么?苏少厉害,一万换一千万,足于进入‘光荣榜’石碑。”
  
      “苏少,你仙居何处?以后我要有看不明白的东西,一定登门造访,向苏少讨教。”
  
      一个个都对苏凌奉承起来。
  
      苏凌有些尴尬,道:“各位过奖了。”
  
      本想说我真的是外行,但这话一出,估计这些人又得说他装逼了。
  
      在这片奉承声中,回过神来的佟金牙突然酸溜溜地来了一句:“切,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得瑟的,不就是运气
  
      好,瞎猫碰到个死耗子嘛,算什么本事呢?”
  
      所有人望向了佟金牙。
  
      佟金牙的目光落到苏凌手里的那个破旧的木佛像,轻哼一声,道:“你要真有本事,也不至于花一万块钱买
  
      一块烂木头吧?”
  
      苏凌知道佟金牙现在是恼了,不由笑道:“这木佛像虽然烂,但这只是外表,而且我花一万块钱,绝对超值
  
      ,你不信?”
  
      “你又开始放屁了是不是?”佟金牙讥诮地一笑,“谁给你的自信呢?这烂木头三十块钱给我都不要,你居然
  
      还出一万,你说你是不是傻。”
  
      “你又不信?”
  
      苏凌挑了挑眉头,“佟掌柜,要不要再打赌啊?”
  
      佟金牙微微一愣。
  
      苏凌盯着他继续道:“要不咱们再赌一百万?如果我输了,你那一百万暂时先不转账给我了,你要再输了,
  
      你就直接给我转两百万!”
  
      佟金牙刚刚打赌输给了苏凌一百万,依然心有余悸,如果再输,那就有些不划算。
  
      佟金牙再看了看苏凌手里的那尊木佛像,破烂不堪,就算有一些历史,但这东西也都烂成这样,而且雕工也
  
      十分粗糙,估计也就是普普通通的民间品种,怎么也不可能值一万块钱,依现在的行情,最多也就三四千块
  
      钱。
  
      这小子居然还敢赌,那就陪他赌,这次的赌,必胜无疑,而且赌赢了,正好可以把那一百万给赚回来。
  
      一百万明明已经到手,还非得不怕死的想赌。
  
      “行,赌就赌,谁怕谁呢?一百万!赌!”佟金牙大手一挥,豪气干云地说。
  
      叶耀低声道:“苏少,这一百万已经到手了,没必要和他再去赌。”
  
      苏凌笑了笑:“没事,不过一百万嘛,输了就当刚刚没打赌的,那就这么定了,一百万!”
  
      在场的人表情又变得精彩起来。
  
      如果说刚刚苏凌选中的那个陶俑是运气好的话,那他这个木佛像真的就不值钱了。
  
      一堆烂木头,哪怕是汉代的宝贝,也不值钱啊。
  
      “嘿,他们俩算是杠上了,这回苏少输定了。”
  
      “可不是么?这一堆烂木头,值什么钱呢?”
  
      “苏少有点儿意思,一百万在他的眼里屁都不是,霸气,过瘾,我顶他!”
  
      一个个都对苏凌豪气应赌大为赞赏,但对打赌的结果,他们心里已经有了一杆秤。
  
      犹其是钱老先生特意过来研究了一下这尊木佛,同样摇了摇头,说:“这木佛似乎是晚清的宝贝,至今也有
  
      差不多两百年,如果没有烂,还值一点钱,但现在嘛……最多值五千块钱。”
  
      钱老先生的一句话顿时让佟金牙乐开了花。
  
      这一百万,那基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
  
      刚刚还想着要白白花费一百万,没想到这么快就赚回来了。
  
      苏凌笑道:“钱老,这回呀,您可看走眼了哦,这尊佛像,可不简单呢。”
  
      佟金牙暴喝一声:“放屁!你好大的口气,你一个熊瞎子,居然敢说钱老先生看走眼?不过奉承你两句,你
  
      真把你当行家了啊?是不是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洪水你就泛滥啊?”
  
      在古玩一条街上,钱老先生是绝对的权威人士,他都说这东西不值钱,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居然还说钱老
  
      先生看走眼,这也太猖狂了些。
  
      钱老先生也微微不悦,道:“年轻人,可别话说太满了啊。最近十年,我就没有看走眼过,你倒是让我看看
  
      ,这东西有多么的不简单。”
  
      苏凌微微一笑,把那尊木佛放在桌上,轻轻拍了拍那佛肚,说:“钱老,这佛像从外表来看,确实不值钱,
  
      就是一堆废烂木头,不过这东西的不简单之处,就是内有玄机啊。”
  
      钱老奇道:“内有玄机?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些。”
  
      苏凌看了佟金牙一眼,道:“佟掌柜,两百万块钱赶快准备好了,我还有事,赶时间呢,等会儿收钱了就要
  
      走了哦。”
  
      佟金牙道:“在这条街上,还怕我抵赖吗?你先别猖狂,你亮出东西我们看!”
  
      苏凌点了点头,双手捧起这个木佛像,突然间双手一用力,“啪”的一声,这尊佛像应声裂开。
  
      这小子,这是要玩什么呢?
  
      打赌就打赌,怎么还要毁东西呢?
  
      就在众人惊愕的时候,可是他们看到苏凌扳开的那木佛里面突然迸出一块红光,在里面,有一块殷红如血的
  
      物什。
  
      房间里的光线并不算很明亮,而且木佛也只裂开了一小半,但那红光在厅堂里是那般的夺目、耀眼。
  
      这一瞬间,满屋皆惊,甚至连呼吸都已经停止。
  
      他们一个个都死死地盯着那个木佛像的腹中,那一篷耀眼殷红的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