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89章 何韵

第189章 何韵

    鹿鸣镇是个小镇,而且四周绝大多数都是一些村子,随着现在小车越来越多,骑摩托车的都是一些老人,
  
      所以摩托车办车牌、拿驾照的人极少。
  
      苏凌虽然会开三轮车,而且也买了三轮车,但两证全无。
  
      前面有几个交警正在路边查摩托车,有好几辆无证摩托车都被查在旁边,几个农民工正在强行挤着笑脸的给
  
      交警说着好话,请求交警放过他们一马。
  
      这些交警也非常会选位置,正在一个拐弯处,而且两边都是联排的店铺,车子驶过来他们就能够看得清清楚
  
      楚,想躲都没地方躲。
  
      苏凌心知不妙,正准备调转车头,前面的一个女人就在对他招手,让他把车子驶过去。
  
      而且一边叫着她就已经快速走了过去,迅速的伸手过去把他的车钥匙给取了下来,捏在手里。
  
      苏凌发现这女人居然长的非常好看。
  
      她约莫二十三四岁,肌肤白皙如玉,粉嫩的脸颊吹气可破,精致的鼻梁,纤细的蛾眉,一双秋泓般的眸子却
  
      有着一丝冰冷之色,身材极其火爆。
  
      “美女姐姐,通融一下呗。”苏凌嘻嘻笑道。
  
      “驾驶证。”美女道。
  
      “等下你是什么人啊,看你也没穿警服。”苏凌道。
  
      “我是志愿者,今天帮助警队执勤的。驾驶证拿出来。”
  
      “没有。”
  
      “行驶证。”
  
      “也没有。”
  
      “两证全无,你也敢上路?”美女冷冷地说道,“你们的车子已经被扣押了,下车!”
  
      一脸冷漠,毫无半点可以商量的余地。
  
      陆茂突然从车厢上跳了下来,走到这美女面前,笑眯眯地道:“姐姐,你长的很好看呢,你叫什么名字?留
  
      个电话,加个微信呗,其实我想泡你。”
  
      苏凌错愕地看着陆茂,有些奇怪,这小子真是不怕死,老虎的屁股也敢摸?
  
      美女面寒如霜,冷冷地看着陆茂,道:“你走开,要不然我可以抓你了。”
  
      “抓我?我又没犯法?你不是志愿者吗?你怎么还能抓人呢?你没有搞错吧?你该不会是从没上过班吧?”陆
  
      茂一本正经地说道。
  
      一语中的。
  
      美女何韵的的确确是没出过校园,今天还是第一天上班,家里人给她介绍了一份志愿者的工作,让她过来体
  
      验一下,磨砺一下,结果刚刚出来,遇到的第一个无证无牌驾驶的,居然还是两个流氓。
  
      何韵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但还是知道怎么对会流氓的,手里依然紧紧握着车钥匙,冷冷地说:“下
  
      车。”
  
      不远处一个男交警发现这边遇到了问题,当即走了过来。
  
      何韵赶忙说道:“齐叔,这辆三轮车无证无牌。”
  
      姓齐的交警道:“那还说什么,直接车子被扣押了。喂,你还坐在上面干什么,赶快下车。”
  
      陆茂对付小姑娘还可以,但现在出现了一个颇有虎气的中年大叔,只得缩了缩嘴巴,特意还看了看这个很好
  
      看的女人,扭过头望向了苏凌。
  
      苏凌叹息一声,只得下车,那姓齐的交警立即过去把车子推到了旁边,从何韵的手里接过钥匙,便没再理会
  
      苏凌他们。
  
      像这种交警扣押无证车辆并不是属于没收,回头去交警大队把车子给弄回来,然后把相应证件办齐也就行了
  
      ,只不过多花一点钱而已。
  
      不过对于现在的苏凌和陆茂来说,他们俩不能回村了。
  
      而且两人手里都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
  
      “怎么办?”陆茂看着苏凌,一脸无奈地说道。
  
      “倒霉。”苏凌显得有些无奈。
  
      “这帮交警简直太过份了,就只知道欺负我们这种普通小老百姓。”陆茂愤愤地说,狠狠地瞪了何韵一眼。
  
      陆茂的声音引起何韵的注意,她转过身,柳眉倒竖,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呢?国有国法,家有家
  
      规,交警上街查车,是按着《交通法》来执勤公务的,无论是高官富商,还是普通老百姓,法律面前,人人
  
      平等。你们驾驶的机动车无牌无证,这就是违法的,有权扣押你们的车辆。”
  
      义正辞严,字字矶珠,原本就很漂亮的脸蛋上平添了一股英气。
  
      “切,说的那么好听。”陆茂讥诮地一笑,满是不屑。
  
      齐姓中年交警不耐烦地看着陆茂,道:“建议你别闹事,你要有意见,可以去向我们的上级去举报投诉。”
  
      陆茂恨的牙痒痒的,以他以前的性格,他此时真的要在这美女身上占个便宜,然后拔腿就跑,他们也追不上
  
      。
  
      但想着苏凌在,现在真不是惹事的时候,只能忍了下来。
  
      陆茂清楚,就算要把车弄出来,也是等着从交警大队把车弄出来,而不是现在这种场合。
  
      苏凌和陆茂二人走了一截,正在路边拦车,一辆面包车停了下来,车窗放下,正是钱子浩和方雨。
  
      “你们是打算回去吗?”坐在副驾驶的方雨轻声问道。
  
      “嗯。”
  
      “你们车呢?”
  
      “被交警收了。”苏凌答道。
  
      钱子浩“噗哧”一声笑出声来,道:“苏凌,你好歹也是大老板啊,怎么还骑三轮车呢?三轮车还连车牌都不
  
      上呢,你的胆子真够大的呢,听说你认识不少大人物呢,这时候他们怎么不亲自送你回去呢?这些交警怎么
  
      还敢拦你的车呢?”
  
      钱子浩的话语之间尽是讥诮之意。
  
      苏凌能屈能伸,能这种跳梁小丑,根本就没必要放在心上,越是把他当回事,他就越是会在眼前晃,做一些
  
      恶心的事,说一些恶心的话。
  
      “哐!”
  
      苏凌好欺负,可不代表陆茂就好欺负,听到钱子浩语气不善,他提腿就是一脚踢在面包车门上用力。
  
      过猛,那面包车门的质量也不怎么样,直接被他这一脚给踢了个坑。
  
      方雨大惊失色,伸车头看了看,尖声叫道:“你怎么这样呢?你把我们的车踢坏了。”
  
      “什么?”
  
      钱子浩怒了,赶忙从车上跳了下来,走过来一看,眼睛里面仿佛要喷出火来似的,怒瞪着陆茂,道:“你……
  
      你给我修车。”
  
      “修你老母!”
  
      陆茂回怼一句。
  
      刚刚面对交警只能忍着,我对付你这种垃圾,我还要跟你客气吗?
  
      钱子浩再也不能忍了,抡起拳头就朝着陆茂招呼过去。
  
      陆茂在市里就是在外面混的,没少跟人打架,身手极其灵活,见到钱子浩的拳头招呼过来,他身子一偏,一
  
      只手闪电般的伸过去抓住钱子浩的头发,用力一扯,钱子浩的头部一歪,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是一脚踢在他
  
      的大腿上。
  
      “啊哟”一声惨叫,钱子浩单膝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