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90章 贱成习惯了

第190章 贱成习惯了

    方雨尖叫一声,惊慌失措,推开车门,跳了下来,指着陆茂,颤声叫道:“你……你赶快松手!你再不松手
  
      我报警了啊。”
  
      “啪!”
  
      陆茂不仅没有松手,反手还在钱子浩的脸上抽了一记耳光,“我让你嘴贱,我让你嘴贱!”
  
      钱子浩怒吼一声,正要跳起来再干架,可是陆茂紧紧地抓着他的头发,用力一拽,他的身子不稳,当场趴倒
  
      在地,下巴都磕到地板,火辣辣的疼。
  
      陆茂提腿又一脚踢在他的身上,吐了一口口水,怒声道:“以后嘴巴干净点!如果再这样,信不信老子打烂
  
      你的一嘴烂牙!”
  
      陆茂粗鲁,狂暴。
  
      方雨拿起手机正要报警,可是看到陆茂望过来的凶狠目光,她顿时受惊,不敢再动,只能乞求地看着苏凌,
  
      道:“苏凌,你就放过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不这样了。”
  
      钱子浩爬了起来,对着方雨愤怒地吼道:“谁特么让你求别人了?你是不是贱啊你?我们做错了什么,你还
  
      要向别人求饶,你个烂货,你是不是贱成习惯了?”
  
      方雨的眼眶倏地一下便红了,哽咽地看着钱子浩:“子浩,你怎么这样说我?”
  
      “我这样说你怎么了?你就是贱货。”钱子浩恼怒地吼道,刚刚被陆茂打了一顿,心里面更有一肚子的火。
  
      害怕陆茂又过来打他,只能把怒气撒在方雨的身上。
  
      “子浩,我们回家。”方雨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脉脉含情地看着他说道,用似水柔情化解他的熊熊怒火。
  
      他们今天上午刚刚在民政局领了结婚证,方雨本以为子浩是真心爱他的,而且她的计划也才刚刚开始,却不
  
      想结婚证还没有捂热乎,钱子浩就对他恶言向相,而且当众骂出这么难听的话。
  
      方雨心里委屈,却也无可奈何。
  
      家丑不敢外扬,这都是自己屋里的一点事情,告诉别人,是想让别人笑话自己吗?
  
      钱子浩重重地哼了一声,狠狠地瞪了陆茂一眼,本想说话,可是到口的话又给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转过走到
  
      了车上,迅速的离去。
  
      “呸!”
  
      陆茂吐了一口口水,满是不屑。
  
      苏凌在路边拦了一辆跑出租的面包车,二人上了车,与司机师傅谈了个价格,往大洼村而去。
  
      车上,陆茂依然愤怒地叫道:“苏凌,那家伙和你有仇吗?”
  
      “之前是有点儿过节,他是我们村里的恶霸,以前老针对我。”苏凌笑了笑。
  
      “这样的人还能忍他吗?要敢欺负老子,老子见一回打一回。”陆茂怒道,“苏凌,现在我在你的身边,我倒
  
      要看看谁还敢欺负你。”
  
      “谢谢你的好意。”苏凌笑着说。
  
      愤怒的钱子浩把车子开的飞快。
  
      坐在旁边的方雨感到心惊肉跳,手里紧紧抓着头顶的拉手,叫道:“子浩,你慢点儿,路上车多,危险。”
  
      脸颊已经肿起的钱子浩定定地望着前方,目光凶狠,不发一语,油门用力的往下踩,引擎盖里的发动机“隆
  
      隆”作响,车子在公路上左扭右甩,不住的超车。
  
      方雨刚开始还能忍受,但是随着钱子浩的车子甩的越来越厉害,她只感到心里面一阵不舒服,胃里面有种翻
  
      涌的感觉。
  
      “子浩,你能慢点儿吗?我……我要吐了……”方雨脸色苍白地看着他说道。
  
      “你就那么怕死吗?要死一起死,哈哈,哈哈哈,我就是死也要拉着苏凌给我垫背,我才不死呢,苏凌那王
  
      八蛋都没死,我为什么就要死呢?我不会死的,我绝对不会死的,嘿嘿嘿,哈哈哈。”钱子浩阴森森地笑说
  
      着。
  
      方雨听的毛骨竦然,她知道子浩是受刺激了,一旦他被刺激到的时候,就会有些不正常。
  
      方雨的心里面突然涌出一个想法:“钱子浩的脑子好像是有了问题,保不准下次他又受了什么刺激,把车开
  
      太快出车祸死了呢,我要趁着年轻,把他手上的钱多捞点过来,给他买几份保险,受益人都填我,他要死了
  
      ,我还能从保险公司得到一笔钱……”
  
      方雨正打着如意算盘,突然间车子猛地一甩,她“哇”的一声,把头伸出车窗外,“哇哇”呕吐起来。
  
      方雨之所以愿意和钱子浩领证结婚,就是看中了他手上的钱。厂房卖了几十万,而且还有钱东怀给他们留下
  
      来的钱,如今在大洼村虽然没有以前那么风光,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钱家在大洼村依然还是属于顶级的有
  
      钱户。
  
      对于方雨来说,弄钱才是她的首要任务,其他的,都不重要。原本以为还可以搞一下直播平台的,结果直播
  
      平台突然间被封禁,平台老板都被抓了,堂姐方欣如今都躲到外面,说要等风声过了再回来。
  
      方雨不甘自己就在乡下做个村姑,看着身边的同学一个个都比自己活的好,她的心里面就有着强烈的不平衡
  
      。
  
      她没有学历,没有技术,更不愿意去工厂里面打工每个月领一点死工作,她琢磨许久,目光只找到这么一个
  
      来钱快的手段。
  
      钱子浩,一直都不是她的菜。
  
      她与钱子浩好,就是为了她的钱。
  
      以前是,现在更是!
  
      钱子浩一路都是高速行驶回到大洼村。
  
      车停到钱家门口,知道儿子今天领证的钱母早早的在厨屋里准备大餐,听闻车子的声音,她喜孜孜地迎了出
  
      来,却看到儿子黑着一张红肿的脸,不由有些惊讶,扭头看向儿媳,问道:“小雨,子浩这是咋的了?他的
  
      脸怎么了?”
  
      方雨叹息一声:“运气不好,被撞了。”
  
      钱母诧异地道:“唉,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我还以为被谁给打了呢?自己不小心撞了,还对我板着个脸,咱
  
      们不理他。小雨,你们的结婚证拿了吗?快拿出来给妈看看。”
  
      方雨温婉一笑,从包包里取出老红色的结婚证递给了钱母,钱母翻来覆去地看了一遍,脸上堆满了笑容,连
  
      连点头:“好啊,好啊,我儿子子浩总算是成家了啊,我还以为他这辈子要打光棍呢,明天你们陪我去看看
  
      你爸,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方雨见钱母高兴,当即笑眯眯地凑了过去,挽着她的胳膊,道:“妈,结婚证拿回来了?你是不是要表示表
  
      示啊?”
  
      “当然要表示,妈早就给你准备了,哈哈。”钱母哈哈大笑,转身进到屋里,迅速的拿出一个红包出来,递给
  
      了方雨,“这是妈的一点点心意,你收下吧。你们结婚办喜酒时时候,妈还有大红包。”
  
      “谢谢妈!”
  
      方雨笑着张开双臂,紧紧地和钱母抱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