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93章 查不查?

第193章 查不查?

    第193章查不查?
  
      方雨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睡着,而且梦里她又来到了那个小树林,然后又遇到了那个人,那个人依然很狂暴,
  
      很野蛮,粗鲁地撕烂了她的衣服……
  
      他是谁?
  
      方雨用尽全力想要看到他是谁,但小树林里面实太黑,她看不清楚,她只能感觉到,这是一个很强壮、很有
  
      力的男人。
  
      而且……这种感觉是在钱子浩身上完全找不到的。
  
      “小雨,小雨……”
  
      耳边突然响起急促的叫唤声,方雨睁开眼睛,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庞。
  
      “妈……”方雨感觉喉咙有些发干,“你找我?”
  
      “你怎么了?做恶梦了吗?”方母柔声问道,“天都亮了,怎么还做恶梦?”
  
      方雨撑着床板坐了起来,发现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回想起刚刚梦里的一切,好真实。
  
      “我也不知道。”方雨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发现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
  
      “你爸在外面听到你在屋里乱喊乱叫,急着把我叫了进来。”方母慈爱地看着女儿,“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妈,我挺好的。”方雨微微一笑,下了床。
  
      “有什么事就给妈说,听到没有?”
  
      “嗯。”方雨笑着点了点头,“我要上厕所。”
  
      方雨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看到父亲还在门口守着,不由对着他甜甜一笑,叫了声“爸”便迅速的朝着门外茅
  
      厕跑去。
  
      方雨心里面疑云丛生,为什么老是做同样的梦?
  
      大洼村的清晨格外的美丽,山间有着薄薄的雾气萦绕,鸡犬都跑出笼,在外面相闹嬉戏。
  
      屋子里的大水牛一阵一阵的哞叫,一根根烟囱都冒起了袅袅青烟。
  
      怨灵之气尽失的屋子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虽然破除了怨灵之气,但苏凌破财可不少。
  
      尽管千年血玉完好无损,但那块价值四百万的翡翠彻底丧气了灵气,变面了一件普通凡物。
  
      破一个怨灵之气,损失巨大。
  
      这一刻,苏凌才深刻地体会到什么叫花钱如流水。
  
      以前觉得买药材很贵,特别是一些名贵药材,每次都花费一百多万。
  
      但这回破一个阵,就花费四百多万,要是再有人给他布个更厉害的阵,岂不是要花费更多的钱?
  
      苏凌第一次发现手上有一千多万就可以高枕无忧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不想惹别人,偏
  
      偏有人想要惹他啊。一千多万,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他不仅要挣更多的钱,还要提升自己的实力,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也没有人会想着来弄他了。
  
      “想啥呢?”同样早起的陆茂跑到他的面前,拍了他一下,叫道。
  
      “没事,想着院子里的药材怎么还没有发芽。”苏凌说。
  
      “你当你浇的是神仙水哟,这么快就发芽?”陆茂叫道,“走啦走啦,出去拿毫子,我还没有吃过野生鳝鱼呢
  
      ,走吧,拿搞回来宰了中午搞鳝鱼火锅吃。”
  
      苏凌过去提了个胶桶,和陆茂朝着远处的水田走去。
  
      田里的秧苗青油油的,微风拂过,沙沙作响,与沟里流里的
  
      叮咚声交织在一起,就像一曲优美的乐章。
  
      他们到达第一个取毫子的点,惊奇的发现,毫子不见了。
  
      “咦?什么情况?”陆茂诧异地叫道。
  
      苏凌脸色也比较凝重,说道:“看来这人是盯着我们了。”
  
      陆茂赶忙跑到第二个地方去看,依然没有东西。
  
      最后把七八下毫子的地方都看完了,一个毫子都没有。
  
      “我靠,你不是说不会有人偷的吗?还真的有人偷啊,这都是第二次了。”陆茂难于置信地说,“大洼村这么
  
      大,这人是怎么知道咱们把毫子下在这些地方呢?他要想吃鳝鱼,自己过来下啊,或者咱们给他几条不行吗
  
      ?为什么非得要过来偷呢?”
  
      苏凌低着头想了一阵,仔细检查了一下现场,没有任何的问题。“算了,别埋怨了,咱们回去。”苏凌摸出手
  
      机,拨通了赵刚的电话,把这件事情给他讲了一遍。
  
      刚刚爬起来还不怎么新鲜的赵刚听说这事,大为震惊,声称马上叫人去调查,一定给苏凌一个满意的答复。
  
      回到家里,爷爷看着他那空空如也的胶桶,道:“是不是又被人给提前弄走了?”
  
      苏凌点了点头。
  
      陆茂道:“爷爷,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偷了我们的毫子?”
  
      王楚河摇头道:“我哪里知道?我只知道村里的那些人,旦让他们尝到甜头之后,他们就会再来一次的,但
  
      他们绝对不会来第三次。”
  
      “为什么?”陆茂道。
  
      “在一个坑里摔过两次跤,难道还不重视一下?”王楚河道,“这个人不查出来,以后你们别下毫子了。”
  
      “这人的胆儿真肥。”陆茂骂骂咧咧地叫了几句,“要让我抓到了,我揍的他满地找牙。”
  
      门外有摩托车的声音,赵刚忙不迭地跑了进来。
  
      “苏凌,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情好查,大洼村就只有屁股大一块地,谁家有什么,谁家早上去哪里了非常好
  
      调查,我已经让人去注意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赵刚兴冲冲地说。“七八个新毫子,也不是那么
  
      容易处理的。”陆茂说道,“这种人就应该抓出来千刀万剐。”
  
      一个多小时后,赵刚接到几个电话,刚刚还十分兴奋的表情这时候有些蔫巴。
  
      “赵主任,什么情况?”陆茂问。
  
      “该查的都查了,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谁家都没有问题。”赵刚一脸苦恼,“我让他们还在仔细的调查,再过
  
      一会儿,定能查他个水落石出。”
  
      过了十几分钟,又接到几个兄弟打过来的电话,没有任何的问题。
  
      赵刚有些急了,向苏凌立下了一个保证书,跑出了小院。
  
      一个多小时后,赵刚回来了,脸色很是难看。
  
      “查到了吗?”陆茂问道。
  
      “全村家家户户都查过一遍,就只有一户没查。”赵刚说道,“丁力那边,没办法查。”
  
      陆茂直接说道:“为什么没办法查?”
  
      赵刚没有回话,而是望着苏凌:“怎么办?”
  
      苏凌沉吟了一下:“他们家里有没有人?”
  
      赵刚道:“应该有人,他们母子俩你也是知道的,平时基本都看不到人。”
  
      苏凌道:“可以过去查一查。”
  
      赵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惧色:“真的要查?”
  
      苏凌道:“要不然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赵刚还是不愿意和兰婆婆这样的人打交道,心里面有些发颤,道:“要不……报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