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95章 行将就木的兰婆婆

第195章 行将就木的兰婆婆

    苏凌一拳击空,抬头看向门口的时候,突然间发现兰婆婆好像苍老了十岁。
  
      苏凌极为震惊。
  
      前几天兰婆婆头发尚是花白的,现在现在变成了一头银发,苍白若纸一般的脸色褶皱更多,更显单薄的身子
  
      佝偻的更狠,手里还拄着一根棍子,立在那里都在轻轻颤抖,仿佛一阵风都能把她刮倒。
  
      这才几天没见,怎么发么了这么大的变化?感觉兰婆婆已经有大半个身子都已经埋进土里。
  
      丁力过去扶住兰婆婆,艰难地跨过门坎,走了出来。
  
      兰婆婆浑浊的目光看了看眼前这群人,说道:“我儿没有偷你们的任何东西,我可以保证,如果你们非得要
  
      强闯民宅,那就只能从我们的身体上踩过去,我现在站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你们谁还想进来!”
  
      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刚刚丁力站在这里,兴许还可以用拳头解决,但现在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妪往门口一站,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
  
      。
  
      这要和兰婆婆发生冲突,就这身子,只怕折腾不了两下就嗝屁,原本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如果闹出人命,
  
      那事情可就变得复杂起来。
  
      苏凌看着风烛残年的老人,她那模样,不像是说假话,而且丁力虽然看起来比较蛮横,但他是个老实人,从
  
      来都不会说假话。他们说没偷,基本就是可以排除他们的嫌疑。
  
      苏凌想要进屋这栋神秘的土墙屋里去瞧瞧的愿望又破灭了。
  
      陆茂倒在地下,冷汗涔涔,极其痛苦。
  
      苏凌就算是想去争一争,说他们打伤了我兄弟,但刚刚就是陆茂自己冲上去的,更关键的是,就算让他们赔
  
      ,他们拿什么赔呢?苏凌看不懂丁力,更看不懂兰婆婆,今天这件事情,以自己的彻底失败而告终。
  
      最终只能让人把把陆茂给抬着回去。
  
      临走之时,苏凌特意看了兰婆婆两眼。
  
      瞧兰婆婆这模样,身体应该是出了严重的问题。
  
      前几天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照这么下去,只怕兰婆婆也活不过几天了。
  
      苏凌也跟爷爷学过动刀接骨的本事,但乡下环境差,技术上面,肯定还是及不上正规医院里的手术刀,立即
  
      让赵刚骑着三轮车,拖着陆茂和他来到镇卫生院,迅速的推进手术室。
  
      苏凌刚刚去收费窗口交了钱,迎面便看到高溪福高医生。
  
      身穿白大褂的高医生笑眯眯地迎了上来,主动地与他握了手,连连说道:“苏神医,好些日子没有看到你了
  
      ,你好!你好!”
  
      苏凌微微一笑:“高医生的伤没事吧?”
  
      高溪福道:“算是大难不死,把命给保住了。”
  
      高溪福得知苏凌的朋友骨折在手术室,高溪福立即去请最好的骨科专家来处理,安排妥当之后,便邀请苏凌
  
      到他的办公室坐坐,恭敬地给他泡了一杯香茗。
  
      高溪福坐在苏凌的对面,说道:“前段时间发生在苏神医身上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您真是妙手神医啊,实
  
      在是让我们这些的浸淫医学几十年的人感到汗颜啊,我们谭院长对你极为夸赞,英雄出少年啊,神医,绝对
  
      的神医,佩服,真的是佩服!”
  
      苏凌对这些奉承话已经变得十分淡定,端起茶水轻呷一口,道:“高医生不用对我这么客气,也别叫什么神
  
      医,我就一个普通人,你就直接叫我小苏吧。”
  
      高溪福道:“你完全配得上‘神医’之名,当今华国大地,只有中医之道,才有‘神医’之说,国医圣手孙诣修号
  
      称‘神医’,而李辛丑称为‘药王’,这是当今国内最顶尖的两位神医,我坚信不久的将来,你的神医之名,必须
  
      震惊海内外。”苏凌尴尬地笑了笑,没办法接话。
  
      高溪福停顿了一下,这才扯上了正式话题,说:“小苏,上次我出意外的那件事情,其实事先伊氏集团的伊
  
      少爷给我说过,让我注意一下,那段时间会有血光之灾,后来我向伊少爷打听过,得知是小苏你让他给我说
  
      的。”
  
      苏凌点了点头,道:“是记得有这么件事。”
  
      高溪福眼睛一亮:“真是感谢小苏你不计前嫌。小苏你会看面相?”
  
      苏凌想了想,答:“略知一二。”
  
      高溪福说:“你这哪里是略知一二啊,简直就是高明的相术大师啊,你能够一眼就看到我有血光之灾,这可
  
      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水平。”
  
      苏凌笑而不语。
  
      高溪福道:“小苏你医术超绝我就不说了,而且还会看相,风水之类的,肯定也是懂的了?”
  
      苏凌道:“高医生,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需要我帮什么忙?”
  
      高溪福尴尬地说:“我想请小苏去我家里看看。”
  
      苏凌问:“家里有什么异常吗?”
  
      高溪福道:“也没什么异常,就是想请你去看看,屋子的格局风水有没有问题,其实要说没异常吧我又觉得
  
      有些异常,自从我买了新房,装修入住之后,家里就没有安宁过,不是我家孩子感冒,就是我老婆生病住院
  
      ,到我身上,甚至差点儿把命都丢了,家里的老人信迷信,也去找了一些仙师仙婆去看过,没什么效果,所
  
      以就想请小苏你过去帮忙瞧瞧,你放心,绝对不会让小苏你白跑一趟,一定会按你的出场价支付相应的报酬
  
      。”
  
      苏凌笑道:“高医生太客气了。”
  
      高溪福道:“要不就今天晚上吧,我让我老婆在家里准备饭菜,晚上麻烦你就过去看看。”
  
      苏凌没有拒绝,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一事,问道:“我姐王雅莉家里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高溪福叹息一声:“知道了,我知道你也给她的父亲开过药,王雅莉也给我打过电话,把药方也拍给我看了
  
      ,我让他按着你的意思来做,可她偏不听,认为你的价格贵,最后……谁曾想出了这档子的事情呢,而且还
  
      和你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具体的我也不太了解。”
  
      苏凌笑说:“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不知道高医生和王雅莉是什么关系呢?”
  
      高溪福一愣,旋即笑眯眯地答道:“也就是普通朋友关系,之前她在外面卖房,我和她认识了,我现在买的
  
      那套房子,就是经她推荐的,价格房型都非常不错,这姑娘还是挺不错的,做事非常负责,性子也比较泼辣
  
      。”
  
      苏凌点了点头:“原来她还在外面卖过房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