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97章 滋生

第197章 滋生

    徐佳忆是前几天无意间,看到闺蜜靳若冰的手机才知道她和丈夫陈劲松之间的事情。
  
      也难怪这段时间周末的时候,陈劲松总是说在加班,而且靳若冰怎么都约不到,原来他们俩已经搞到一起。
  
      后来徐佳忆仔细回忆和靳若冰的种种事情,他细思极恐,越发的觉得靳若兰是别有目的,后来特意去调查了
  
      一下,发现靳若冰和言缺之间的男女朋友关系完全就是演出来的。
  
      之前徐佳忆就奇怪言缺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会和靳若冰在一起,靳若冰只是一个普通人,而言缺却是国内的
  
      知名人物。
  
      徐佳忆叹息一声,道:“我儿子陈砚的那个战国红玛瑙手链也是靳若冰送的,她当时就别有目的既想害死我
  
      儿子,又想挑拨我和劲松之间的夫妻关系,这次她回来之后,不止一次的背着和我去撩劲松,劲松原本是个
  
      极克制的男人,我现在想来,应该是着了言缺的道,不知道言缺使用了什么巫法,彻底让劲松迷失,靳若冰
  
      所求的,肯定就是我们的钱靳若冰跟我是十几年的闺蜜,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
  
      拿到他们开房的证据,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苏凌静静地听着他的讲述,深为同情这个女人,柔声安慰道:“没事的,我会去找陈哥谈一谈的,那言缺现
  
      在还在荆南吗?”
  
      徐佳忆摇头道:“我不知道,已经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他了。”
  
      苏凌道:“徐姐,你把孩子照顾好,尽量的别和陈哥去争去吵。”
  
      徐佳忆感激地看着他,美丽动人的眼眶里有着盈盈的泪光,道:“苏神医,真的是太感谢你了,你是我认识
  
      的最有本事的人,我相信你一定能够治好劲松的。
  
      “陈哥现在在哪里?”苏凌问道。
  
      徐佳忆摇头。
  
      苏凌摸出手机,翻了一阵,拨打陈劲松的电话,可是响了好一阵之后,对方依然没有接通。
  
      徐佳忆说:“他这段时间晚上基本都不接电话,有时候接我的电话也是很不耐烦,所以我现在都不怎么敢和
  
      他打电话了。”
  
      苏凌想了想,便把电话打到了龙虎门门主沈重那里。
  
      沈重接通电话,恭敬地叫了声:“苏少。”
  
      苏凌道:“沈先生,这么晚了打扰你了,真是抱歉。”
  
      沈重说:“苏少客气了,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我非常乐意为苏少效犬马之劳。”
  
      认识吧?
  
      苏凌道:“沈先生严重了,白玉堂的陈劲松陈先生,你应该
  
      沈重道:“陈总当然是认识的。”
  
      苏凌道:“我现在有点儿事情要找他,可是怎么都找不到,麻烦沈先生帮帮忙,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我再
  
      亲自去找他。”
  
      沈重道:“苏少放心,给我半个小时,一定把他的准确信息告诉你。”
  
      苏凌道了声谢,便挂断电话。
  
      徐佳忆道:“要不先去我家里去坐一坐吧,我儿子还一个人在家里。”
  
      苏凌点了点头。
  
      徐佳忆立即发动车子朝着家里驶去,进到屋里,陈砚依然还在熟睡,徐佳忆稍微放心了一些,这才给苏凌倒
  
      了杯茶水。
  
      明亮的灯光下,苏凌这时候才看清楚徐佳忆的模样,一袭黑色的性感连体长裙,裙摆很短,一头乌黑的秀发
  
      随意的扎起,额际两边有两绰秀发坠落下来,模样楚楚,气色并不怎么好,真是我见犹怜。
  
      苏凌安慰道:“徐姐,这件事情会过去的,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你得注意身体,孩子可都指望着你的呢。”
  
      徐佳忆鼻子一阵阵发酸,眸中泪光闪烁,含着红润的小嘴默默地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苏凌打量了一下屋子四周,一切还算正常,并没有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
  
      手机铃声响起,苏凌还以为是沈重打过来的,摸出一看,居然是陆茂。
  
      “苏凌,你啥时候回来啊?”陆茂说道。
  
      “有点儿事,说不清楚。”苏凌说道,“怎么?你莫不是还在等我吧?”
  
      “等你个鬼,我还指望你这个神医回来给我配药,让我能够快点儿好起来呢。”陆茂叫道,“不知道怎么回事
  
      ,你不在家里我心里总不踏实,刚刚有个小美女过来找你了呢,说是叫方欣,我让她回去明天再来的。”
  
      苏凌应了一声,方欣那小浪蹄子找自己准没好事。
  
      他看到有沈重的电话打进来,立即和陆茂挂断,接通沈重的电话。
  
      沈重道:“苏少,陈劲松已经查到了,今天下午他进山了。”
  
      “进什么山?”
  
      “柴溪峰。”沈重道,“好像是和朋友去里面游玩了,山里面的手机没信号,联系不上,现在这个点估计要进
  
      去找他,比较困难,柴溪峰属于风景区,里面的较多的民宿,现在也不确定他住在哪里,但里面其实并不大
  
      ,明天是能够回来的。”
  
      苏凌点了点头,再没有多说什么,向沈重道了声谢,挂断电话。苏凌开着免提,刚刚沈重的话,徐佳忆听得
  
      清清楚楚。
  
      徐佳忆的恨绪比较低落,黯然神伤地说:“他肯定和靳若冰去山上双宿双飞去了。”
  
      苏凌道:“徐姐,我们不用把什么事情都朝最坏的方面去想,如果靳若冰只是为了陈哥的钱,这说明陈哥无
  
      论去哪里暂时
  
      还是比较安全的,只要我能见到陈哥,无论言缺给他下了什么鬼东西,我都能够解除。等陈哥清醒过来的时
  
      候,他就会看清楚靳若冰,到时候会更加信任你。”
  
      “但愿如此。”徐佳忆说道。
  
      天空突然间一道闪电,接着就是轰隆隆的雷声,倾刻间瓢泼般的大雨倾酒而下。
  
      一道霹雳吓的徐佳忆浑身一颤,赶忙起身到楼上去看儿子。
  
      苏凌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雨景,心想老天爷也是摆明了不想让我回去啊。
  
      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给洛清秋打个电话,让她来接我,然后去她那里住一晚上,两个人的关系如果能够再
  
      进一步的话,那就太好了。
  
      苏凌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早先在夏红那里体验到那事儿的妙处,所以现在对一些漂亮的女人犹其的敏感。
  
      徐佳忆是标准的御姐,这一身着装再加上她身上的那股独特的成熟气息,对苏凌有着极大的精神和视觉上的
  
      冲击,这时候她站窗前,一旦想到了某些东西,脑海里面顿时就像滋生的野草一般疯狂的生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