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199章 狂风暴雨

第199章 狂风暴雨

    在这种情况下,苏凌很自然的就会往某些方面去想。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暖昧起来。
  
      苏凌知道自己如果真的睡在这里面的话,干材烈火的真有可能发生一点几什么,虽然他也很期待发生一点几
  
      什么,但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徐姐,没事的,我就在隔壁屋里。”苏凌露出阳光般灿烂的微笑,“两边的门都不关,你有任何的事情都可
  
      以叫我,我会第一时间赶到。”
  
      徐佳忆有些失落,还是点了点头:“谢谢你,你真是个大好人,每次都麻烦你。”
  
      苏凌笑说:“你就别给我发好人卡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苏凌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关门,客卧的门也没有关。
  
      外面雷声渐小,雨声也渐歇,苏凌辗转难眠,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就是徐佳忆那温柔曼妙的身段、知性优雅的
  
      成熟气质,浑身就像火烧的一样。
  
      而在另外一间屋里,徐佳忆同样睡不着觉,也许是刚刚和苏凌的接触,突然间撩拨住她心底深处的那一根弦
  
      。
  
      她想到了陈劲松,自己不嫌弃他岁数大,嫁给他,全心全意的相夫教子,换回来的是他居然和我最好的闺蜜
  
      勾搭在了一起,鬼迷心窍的把我给甩开,而今他和靳若冰大胆的去双宿双飞,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瞬
  
      间就让徐佳忆感到有些不值。
  
      默默地为这个男人付出那么多,值得吗?
  
      凭什么就只能你出轨,我就不能出墙呢?
  
      人家苏凌处处比你优秀,家里出了那么多的麻烦,你什么都做不了,还是人家苏凌帮助自己的呢。
  
      苏凌年轻,而且有能力,前途不可限量,陈劲松你那般待我,你在外面有女人,就不允许我在外面有男人吗
  
      ?
  
      徐佳忆是个成熟的女人,她刚刚从苏凌的身体反应能够知道他的想法,此时外面雷雨交加,估计也难于入眠
  
      吧?
  
      泪水浸湿了徐佳忆的枕头,身边的陈砚已经熟睡。
  
      徐佳忆缓缓地坐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然后朝着旁边屋子里走去。
  
      苏凌突然间听到很轻的脚步声,猛然间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纤细的黑影来到他的床前。
  
      苏凌的心脏“噗嗵噗嗵”狂跳,仿佛随时都会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似的,他紧紧地抿着嘴巴,呼吸更加的急促。
  
      来了,她来了……
  
      黑暗中,两人的目光对视着,虽然看不见对方的眼睛,但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目光。
  
      徐佳忆终于拉开了薄毯的一角,身子缓缓的缩了进去,钻进苏凌的怀里。
  
      苏凌的身体直接僵硬了,乖乖哟,这有点儿刺激啊,这么一个尤物怎么那般的主动?
  
      热血沸腾,脑子里面尽是一些胡乱的思绪。
  
      徐佳忆娇小的身子不住的往他怀里钻,她小声地说:“我怕打雷,我过来和你睡。”
  
      感受到那股馨香,还有她惹火的娇躯,苏凌感觉自己都要兴奋的晕过去了。
  
      “不行不行,我要淡定,我要控制我自己,色即是空,色即是空……”
  
      苏凌心里面默默地念着,可是越念越是难受,“妈蛋,念个屁啊念,人家都主动投怀送抱了,我要再矜持下
  
      去,人家都得怀疑我的取向问题了。”
  
      苏凌把心一横,张开右臂,将徐佳忆搂在怀里,就在这一刻,一个柔软的嘴唇便亲动的亲吻过来,贴在了他
  
      的嘴上。
  
      苏凌再没有客气,手立即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游过她滑腻的肌肤,用力的抱紧,最后滚在了一起……
  
      屋外狂风吹,雷声如战鼓滚滚。
  
      屋里小船摇,船桨吱吱又呀呀。
  
      一刻无际的草原上,还有露球滚动的草地,都在苏凌的脚下驰骋、徜徉。
  
      马儿唏律律轻鸣,白鸽扑棱棱展翅。
  
      这一夜,春风风度花开。
  
      这一晚,秋梦乱了几回。
  
      巫山深处,白云朵朵,细雨轻飞。
  
      翌日,苏凌幽幽转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旁边已经没人,独留淡淡的馨香。
  
      昨夜雨疏风骤,沉醉就饮美酒,意犹未尽,回味无穷。
  
      卧室的门尚是敞开着的,听到有陈砚在楼下叫妈妈的声音。
  
      苏凌穿好衣服下了楼,却看到徐佳忆刚刚将几份早餐端上餐桌,扭过头看到苏凌的时候,她微微有些尴尬,
  
      说:“你醒的正是时候,我刚做好了饭,你洗漱完毕过来吃吧,你的衣服已经给你洗了正在烘干,吃过饭就
  
      应该穿了,洗漱的用具都是新的,已经给你备好在盥洗室了。”
  
      苏凌点了点头,道了声谢,目光特意在徐佳忆的身上扫了扫。今天的徐佳忆穿着一套白色的连体收腰贴身衣
  
      裙,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呈现出来,下面是黑色的丝袜,平添一股独特的成熟韵味。苏凌的脑海里情不自禁的
  
      浮现出昨天晚上的事情,喉咙里咽下一口口水,转过身朝着旁边的盥洗室走去。
  
      再出来的时候,徐佳忆已经坐在那里给陈砚喂食,她对着苏凌笑了笑,很自然的指了指面前的食物,示意他
  
      过来吃。
  
      早餐十分精致,两块热面包,一杯酸奶,两个荷包蛋,还有一碗小米粥。
  
      对于苏凌这种乡下人来说,这样的生活还是有些不习惯,昨天晚上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十分的坦然。
  
      “等会儿我和陈哥联系一下。”苏凌说道,“我得当面看到他才知道是什么情况。”
  
      “嗯,麻烦你了。”徐佳忆撩了撩额际垂下的秀发,刮到精致的小耳朵后面,将一勺吹过的粥吹到儿子的嘴巴
  
      里,“不过不知道他今天能不能回来,昨天晚上下了那么大的雨,看新闻说市里的公路上都涨水了,山里的
  
      公路也都被冲坏。”
  
      苏凌道:“这么厉害?不过昨天晚上的雨确实很大。”
  
      苏凌在口袋里摸了摸,没有发现手机,回想了一下,奇道:“咦?我手机呢?”
  
      “在那边充电。”徐佳忆指了指旁边的电视柜上,“早上才来电,我看你手机没电了,就给你充上了。”
  
      “谢谢徐姐。”苏凌笑了笑,低头喝了一口粥,偷偷瞄了瞄徐佳忆,发现这女人的侧边脸颊真是好看,真是越
  
      看越美丽。
  
      这样的极品,陈劲松居然都不珍惜,那靳若冰虽然长的也不赖,但论气质,可比徐佳忆差远喽。
  
      妈蛋,真搞不明白,为什么都对成熟的姐姐们感兴趣,难道是因为被方雨伤透了心,所以现在都喜欢成熟点
  
      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