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04章 针锋相对

第204章 针锋相对

    昨夜的事情,原本还让徐佳忆心里面有些愧疚,但是随着秦烨对她的威胁,心思玲珑的她瞬间就让她把事
  
      情想的透彻,也不会太过于纠结和愧疚。
  
      现在二人的气氛融洽了许多,她和苏凌聊了几句,转过身便上了楼,进到昨天晚上苏凌休息的客卧里面,仔
  
      细的查看了一番,果然找到了一个针孔摄像头,她默默地扣了下来,丢到马桶里面,用水冲走。
  
      徐佳忆刚刚回到楼下,门外便传来汽车的声音,不消一会儿,陈劲松就进来了,跟他一起的,还有打扮极其
  
      妖娆的靳若冰。靳若冰上身是一件抹胸长裙,脖颈下一大片的雪白,秀发如瀑,浑身香喷喷的,就像一朵盛
  
      开的百合花。
  
      靳若冰高高扬着下巴,高傲的就像一只白天鹅,俨然她成为了这间房子的主人。
  
      要是以前,徐佳忆看到靳若冰这样,肯定会狠狠的瞪她一眼,但是现在她倒挺喜欢这样的事情发生,热情地
  
      对靳若冰说道:“哟,若冰也来了呀。”
  
      靳若冰微笑着说道:“是啊,十分凑巧,正好遇到了,陈哥说今天中午有好吃的,我就厚着脸皮过来了,佳
  
      忆,今天有贵客,你做了什么好吃的啊?”
  
      靳若冰的美眸落到苏凌的身上,柳眉一扬,轻声说道:“哟哟,这不是那个神医嘛,你咋在这里啊?过来给
  
      谁看病的呢?佳忆,你身体不舒服吗?还是小砚又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苏凌笑了笑,道:“大家都很好,我就是过来看一看陈哥和徐姐,没别的什么意思,言缺言大师呢?还在荆
  
      南吗?”
  
      靳若冰道:“他日理万机,业务繁忙,怎么可能像某些毫无出息的人一样一直呆在一个地方啊?,
  
      苏凌点了点头,扭过头看了徐佳忆一眼。
  
      徐佳忆默不作声,而是对陈劲松道:“昨天晚上不回来,也不给我说一声,下那么大的雨,打这么大的雷,
  
      都没有考虑一下我们娘俩?”
  
      陈劲松淡淡地说:“也就只是打个雷,多大点儿事,楼顶都有避雷针,怕什么?现在公司正是忙的时候,我
  
      有那么多的事,也不可能天天顾及到你们俩,你们要学会自己成长。”
  
      靳若冰点头道:“是啊,陈哥说的很对,昨天晚上也只是打个小雷,雨大风大,但雷不怎么大,佳忆,陈哥
  
      真是宠你啊。”
  
      徐佳忆娇哼一声,一副顾及家里有贵客,不跟他多说的态度,起身便去厨房忙碌。
  
      靳若冰看了苏凌一眼,起身道:“我去给佳忆帮忙,你们俩在一起好好聊聊。”
  
      在转身的刹那,靳若冰特意看了陈劲松一眼,飘过一个媚眼。陈劲松的目光一直跟着靳若冰,直到走了好远
  
      ,他才收回目光,扭过头看到苏凌,发现他正盯着自己。
  
      陈劲松尴尬地笑了笑,说:“以后有时间呀,要经常过来,屋里屋外的瞧一瞧看一看。”
  
      苏凌微笑着点了点头:“今天在屋前屋后看了看,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不过陈哥,我发现你好像有些问
  
      题了。”
  
      陈劲松一怔:“我有啥问题?”
  
      苏凌道:“你的心变了,要不我给你号一号脉吧。”
  
      “不用不用。”陈劲松连连摇头,“我能有什么问题呢?我身体好的很,前段时还去做过体检,医生说我身体
  
      好的很呢。”
  
      陈劲松特意的与苏凌保持了一定的距离,发现苏凌还盯着自己,不由挪了挪屁股,道:“我先去上个厕所。”
  
      看着陈劲松离去的背影,苏凌能够感觉到他真的变化了,也许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回头仔细想想,他和陈劲松之间的关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当初苏凌给他儿子治病,他也给了相应的报
  
      酬,两边也不相欠。
  
      也就是说,如果让陈劲松知道我把他老婆给睡了,他绝对会和我翻脸!
  
      中午,几个坐在一起吃着饭菜。
  
      陈劲松虽然很是热情,但苏凌明显从陈劲松的举手投足间已经显得有些生份,具体这个生份的原因,苏凌不
  
      好评判。
  
      倒是靳若冰,好像与苏凌天生的八字不合,总是想方设法的针对苏凌,时不时的冷嘲热讽一番。
  
      苏凌从来都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人,靳若冰每一枪每一炮,他都能够迅速的做出反击,一时之间,让桌子上面
  
      的火药味变得浓了许多。
  
      最后还是陈劲松及时打圆场。
  
      桌上几人的关系十分微妙,苏凌和徐佳忆之间有床上关系,陈劲松和靳若冰有床上关系,而徐佳忆和靳若冰
  
      又是最好的闺蜜。陈劲松特意拿出一瓶飞天茅台,与苏凌喝了两杯,但因为兴致却却,最后都放下杯子。
  
      正吃到一半的时候,桌子底下,一只脚突然间伸了过来,在他的小腿上面轻轻蹭了几下。
  
      这是勾引!是挑逗!
  
      苏凌一惊,尽管隔着裤子,依然能够感受到那只脚的嫩滑和小巧,微微一紧,扭过头看了看对面的靳若冰和
  
      旁边的徐佳忆。
  
      这是什么情况?这是谁的脚?
  
      徐佳忆不是那样的女人,而靳若冰……这美女虽然是辣,但典型的和我八字不合,她不可能这么大胆的挑逗
  
      自己。
  
      正当苏凌准备借机低头去看的时候,那只小脚突然间退了回去。两个女人不动声色,十分坦然,好像谁都没
  
      做,又好像谁都有可能。
  
      有点儿刺激!
  
      肯定是徐姐,没有想到徐姐居然还有这样的一幕,想到昨天晚上徐佳忆在床榻上的奔放以及热情现在做出这
  
      么大胆的挑逗,是完全有可能的。
  
      在苏凌的怀疑中,他们也吃的差不多了,徐佳忆突然说道:“劲松,今天趁着苏少和若冰都在这里,我想请
  
      他们做个证明。”
  
      陈劲松抬头看了看妻子,淡淡地说:“你说吧。”
  
      徐佳忆道:“我想和你离婚。”
  
      陈劲松面不改色。
  
      靳若冰倒有些吃惊,一双清澈的杏眼瞬间变得亮若星辰,盯着徐佳忆。
  
      “可以。”陈劲松没有半点儿难受的意思,相反还有一副如释重负的感觉,“离婚可以,我也可以给你价值五
  
      千万的资产和现金,但是我要陈砚。”
  
      徐佳忆摇头说:“砚儿一直是我在带着,他和你之间没有半分的感情,他跟着你,你拿什么照顾他?给他打
  
      个尖酸刻薄的后妈?”
  
      说到这里,徐佳忆特意看了靳若冰一眼,继续说道:“你出轨,你对不起我和他,你凭什么要让砚儿跟着你
  
      ?我不答应的,如果你一定要抢,我们可以看法院怎么判。”
  
      “出轨?”陈劲松眯起眼睛看着她,“你有证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