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05章 无耻的刷新三观

第205章 无耻的刷新三观

    徐佳忆出奇的平静:“还需要证据吗?”
  
      陈劲松看了看一旁的靳若冰和苏凌,到底还是顾及到外人,说道:“有外人在这里,我们俩就不说了吧。离
  
      婚我同意,但如果你非得要无理取闹,那我们就只能在法庭上见!”
  
      陈劲松说罢,根本就没有理会徐佳忆,扭过头看向苏凌,道:“苏少,真是抱歉,让你见笑了。”
  
      苏凌正欲说话,徐佳忆突然间站了起来,指着靳若冰道:“陈劲松,你真够执迷不悟的啊!你还要被这个狐
  
      狸精迷多久你才会死心?你醒醒吧!你睁大眼睛看看她,她究竟图的是你的人,还是你的钱!”
  
      “啪!”
  
      陈劲松猛地一拍桌子,“哗啦”一下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怒瞪着自己的女人,“你……别胡说八道!要离婚就离
  
      婚,别像个泼妇一样在这里乱喊乱骂,事情没有弄清楚就在这里瞎说八道,你知不知羞?你丢不丢人?我和
  
      若冰什么都没有,你别一天到晚在这里疑神疑鬼!”
  
      “什么都没有?呵呵。”徐佳忆冷笑连连,“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昨天晚上,你和靳若冰在山上双宿双
  
      飞快活吧?你们俩在外面开过多少次房,要不要我给你数落数落?你还想要儿子跟着你?你知不知道她是一
  
      个多么歹毒的女人?上次你儿子差点儿死了,都是被她害的,战国红玛瑙手链就是她送的,你让儿子认她做
  
      后妈,你还想要你儿子活吗?陈劲松,你不值得让人同情!你将来就是一无所有,也没有人会同情你!”
  
      陈劲松怒不可遏,额头上青筋直冒,挥手就要去抽她耳光,却被苏凌一把拉住。
  
      “陈哥,有什么事情好好商量。”苏凌劝说道。
  
      “苏少,你觉得我还没有和她好好商量吗?这段时间她就一直跟我闹,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情况,一天到晚
  
      就跟个妖精一样,怀疑这怀疑那,我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若冰现在给我推荐了一个业务,所以我和她
  
      走的稍微近一点,她就说我和若冰之间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若冰可是她的闺蜜啊,把她当亲姐妹,结果徐佳
  
      忆倒好,反过来还咬她一口,你说……唉,这样的女人,要了有什么用?我不让儿子跟着她,就是怕儿子跟
  
      着她之后,将来也学成这个模样,那他一辈子就全毁了。”
  
      陈劲松字字如针,扎在徐佳忆的心上,使徐佳忆感觉心脏都在滴血。
  
      “陈劲松,你总算是露出你的本来面目了,你嘴巴真是会说,到底是做销售的大老板啊,真了不起,我佩服
  
      !我真是佩服啊!”
  
      徐佳忆脸色苍白,“你一到周末就去和靳若冰在一起,你们俩在外面风流快活,难道我不知道吗?”
  
      “你拿出证据来!”陈劲松怒道,“你拿不出证据就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徐佳忆立刻拿出手机,找出几张照片,横在了陈劲松的面前,道:“这是不是你们俩一起进酒店的照片?”
  
      陈劲松粗略地扫了一眼:“区区一张模糊的照片,你就想证明这是我和若冰?”
  
      徐佳忆道:“你就等着狡辩吧,儿子,绝对不会跟着你,如果你非得要去争,那我就陪你争到法庭上面去。”
  
      徐佳忆态度十分的坚决。
  
      陈劲松也毫不认输。
  
      一直没有说话的当事人靳若冰突然说道:“这样闹,你们真的有意思吗?”
  
      她的目光落到徐佳忆的身上,眸子里有着无尽的痛苦,说道:“徐佳忆,一直以来,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最知心的闺蜜,现在看来,我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我和陈哥清清白白,你尽管可以去调取证据。我真的
  
      想不明白,我和陈哥在一起走的稍微近了一些,你就非得说我和他有关系,那你和苏凌走的近,那我们是不
  
      是应该怀疑你和他之间也有关系呢?”
  
      徐佳忆被靳若冰一下抓到重点,目光瞬间瞪了过去。
  
      靳若冰轻轻一笑:“我们从来都没有怀疑你,因为我们相信你,没有想到你唉,算了,不说了,陈哥,以后
  
      生意的事情,你就和他们联系吧,我就不插手了,另外,这饭也没什么好吃的了,我走了,真不知道我做错
  
      了什么,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还要这样针对我……”
  
      靳若冰摆出一副很伤心难过的模样,转过身,就要离开。
  
      “你等等。”
  
      陈劲松叫道,“我们得给徐佳忆把话说清楚,要不然咱们就是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何必去争呢?你们两口子的事情,你们就去争吧。我一番好心,在藏地给小砚求了
  
      一个战国红玛瑙手链,结果被反咬一口,咬自己的还是我最信任、最亲近的人,你说……这心里能好受吗?
  
      你们愿意怎么闹就怎么闹吧,我不管,我也不想管!”
  
      靳若冰情绪低落,一脸痛苦,走了过去,提着包包就要离开。
  
      徐佳忆气的浑身乱颤,她突然间觉得自己特别的无力,他们俩明明都已经搞在了一起,结果反过来把所有的
  
      矛头指向了自己,把自己说成了一个无情无义的女人。
  
      泪水从徐佳忆的眼眶里淌了出来,她咬着牙,狠狠地说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们这么无耻的人!你们真的
  
      是刷新了我的三观!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好呀,真是好呀!”
  
      徐佳忆连连点头,泪珠儿哗哗而淌,她又望向了苏凌,轻声说道:“苏凌,你说句公道话吧!”
  
      陈劲松也说道:“苏少,你说句公道话,我这日子真的是没办法过了。你说一个大男人,天天在外面忙事业
  
      ,结果一个女人天天在家里怀疑这怀疑那,不是查手机,就是去移动公司查通话记录,你说……你说这日子
  
      怎么过啊?我怀疑她有病,你是医生,你帮她治一治,看是不是什么鬼上了她的身让她精神失常?”
  
      陈劲松说话也非常的不客气,每一句话都像刀子一样扎在徐佳忆的身上,让这弱不禁风的美女遍体鳞伤,痛
  
      不欲生。
  
      她想说,却不知道说什么。
  
      苏凌说道:“陈哥,我觉得徐姐说的是对的,这件事情,你做的非常不对,而且,你和靳若冰,真的很无耻
  
      !”
  
      陈劲松面容一僵。
  
      刚走到门口的靳若冰也猛然间扭过头来,诧异地看着苏凌,美眸一转,丢下一句:“哟嗬,陈哥,你有没有
  
      发现,他们俩的关系非同一般呀,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查一查他们俩的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