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06章 我觉得你有病!

第206章 我觉得你有病!

    徐佳忆根本就没有理会靳若冰的风凉话,一脸感激地看着苏凌。
  
      陈劲松眸子微微闪烁了一阵,盯着苏凌,平静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苏凌道:“我这人说话向来讲究一个证据,我没有证据,我也不会对你们做出这样的评价。”
  
      他摸出手机,点了两下,找出一段文章,念道:“6月17日,你们俩在万豪酒店的318房间开房,同宿一夜,
  
      用了两个避孕套;6月19日,下午三点到四点,你们俩同样在万豪酒店订了一个钟点房,用了一个避孕套;
  
      6月20日,你们俩一同开车前往荆北市的坛子沟旅游景区,你们住那里的景区酒店……”
  
      苏凌缓缓地念出了好几个两人开房的时间地点,极其的准确。陈劲松脸色有些不自在,他有些想不明白,苏
  
      凌是在哪里弄的这些资料,偏偏这些东西又十分的准确。
  
      陈劲松做事十分的小心,他就是担心被人抓到这方面的把握,所以他每去一个地方开房,都想办法把所有的
  
      记录都给抹了的,哪怕就是进酒店的视频摄像头,都给抹的干干净净。
  
      这个苏凌……是怎么准确无误的了解这些信息的?
  
      徐佳忆原本还是感激的表情,此时突然间变成了无比佩服和崇拜,泪水盈盈的她刚刚还感到绝望,这一刻,
  
      苏凌的这些信息,给她燃起了极大的希望。
  
      靳若冰也有些吃惊,事情的反转,原本让她以为胜券在握,此时好像出现变数。
  
      苏凌好像还没有念完,特意把手机的屏幕展示给了陈劲松,缓缓地说道:“后面我就不念了吧,我相信这些
  
      肯定不会有假。我就很奇怪了,你们俩明明做了这些事情为什么非得要反过来说徐姐的不是呢?她哪点儿不
  
      对了?你们俩还要这般针对她?你们最亲近的两个人一起来背叛她,你们可有顾及到她的感受吗?最们的无
  
      耻,真的刷新了我的三观!我替徐姐感到心痛。”
  
      “陈哥,你还是放手吧,陈砚和你在一起,非常的危险,虽然我暂时没有证据证明战国红玛瑙就和靳若冰的
  
      手段,但我想应该还是有所关联吧?”
  
      “行了,我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你们要有什么意见,尽管可以说。”
  
      “哦,对了,陈哥,我觉得你有病!”
  
      陈劲松并没有显得太过于惊恐,相反,他还出奇的平静,看了看苏凌和徐佳忆,最后把目光落到了后者的脸
  
      上:“原来你们俩都是窜通好了的?徐佳忆,你真是个马蚤狐狸精啊,你居然勾引苏少?你要和我离婚,该
  
      不会是要和他双宿双飞吧?你可以呀。”
  
      徐佳忆冷声道:“你又要反过来乱咬人了?”
  
      陈劲松点了点头,道:“行吧,离婚,我同意,儿子归你,成了吧?能够让苏少都支持你,我输的心服口服
  
      !我输的心服口服啊!”
  
      陈劲松点了几回头,最后都是一副认输的态度。
  
      徐佳忆再感激地看了苏凌一眼:“谢谢你,苏少。”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苏凌道,“我是乡下人,没啥文化,我只知道,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
  
      强行颠倒黑白,是不可能行的通的!”
  
      徐佳忆点了点头,心想你早有这些东西,就早点儿告诉我啊,刚刚差点儿把我给急死了。
  
      正在这时,陈劲松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陈劲松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地拿出手机,看到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迟疑了一下,还是接通,声音冰冷
  
      之极:“你好。”
  
      对方笑眯眯地说道:“陈总,你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陈劲松浓眉一扬:“你是谁?”
  
      对方说:“我是帮助你的人。”
  
      陈劲松说:“什么意思?”
  
      对方说:“陈总现在应该是遇到麻烦了吧,我这里有一段视频,十万块钱卖给你,你一定会非常感兴趣。
  
      陈劲松说:“什么视频?”
  
      听到“视频”二字,徐佳忆浑身一个激淋,刚刚恢复了一点红润的美丽脸蛋瞬间变得苍白若纸,她赶忙扶住旁
  
      边的靠背椅。
  
      对方说:“关于你老婆徐佳忆的,陈总,你头顶的帽子绿油油啊,哈哈,有没有兴趣呢?”
  
      陈劲松抬眼看了一下徐佳忆,这么多年看人的经验瞬间就能判定对方说的是真的。
  
      陈劲松说:“你加我微信,微信交易。”
  
      对方干脆利落的回答了一个字:“好!”
  
      然后,陈劲松干脆利落的挂断电话。
  
      不消一会儿,陈劲松点开微信,通过好友验证,对方先发过来两张照片,他点开看了看,立即微信转账过去
  
      十万块钱,然后一段长有两分多钟的视频发了过来。
  
      陈劲松点开,盯着手机,一语不发。
  
      徐佳忆心知这下完了,原本还占据主动优势,这下要变成势均力敌了,心头骨肉陈砚极有可能不会归自己了
  
      。
  
      想到自己要和儿子分开,徐佳忆就心痛若死,浑身颤抖起来。苏凌也发现情况不对劲,特别是徐佳忆,她居
  
      然在发抖。
  
      “徐姐,你怎么了?”苏凌关切地问道。
  
      不等徐佳忆说话,陈劲松便突然“嗤”地一声冷笑,似是自言自语一般地说道:“我的头顶帽子果然绿油油啊
  
      ,徐佳忆,苏凌,你们真会玩啊,昨天晚上雷电交加,你们俩玩的是不是很快活啊,这画面……啧啧啧啧…
  
      …徐佳忆,你和我在床上的时候,咱就没有见到你这么马蚤这么浪呢?你换着男人了,就发疯了?还有你,
  
      苏凌,玩别人的老婆,刺激吗?”
  
      苏凌一愣。
  
      徐佳忆强行撑着自己的身子,想要说话,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去。
  
      那个叫秦烨的,果然把视频给到陈劲松了。
  
      靳若冰突然呵呵一笑,走上前来,伸手拿过陈劲松的手机,看了上面的内容,惊道:“这是徐佳忆和苏凌?
  
      呵呵,我就说你们俩有问题吧?你们还不承认?这是铁证!铁证啊!这视频哪来的?难怪着急和你离婚呢,
  
      原来是有了新欢啊,我还以为是多么圣洁的女人,原来私底下也做出这么龌龊的事情啊?这叫什么?这叫做
  
      了女表子还要立贞洁牌坊!还说我无耻,你呢?你这叫什么?你这叫银荡你知不知道?我是勾引了陈哥,我
  
      好歹没结婚呢。你一个有夫之妇,居然勾引人家小男生,你这就是银荡!古时候是要浸猪笼的!”
  
      靳若冰冷笑连连,话语尖酸之极,仿佛要把徐佳忆给狠狠的踩在脚下,尽情的侮辱和发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