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07章 天塌下来,我顶着!

第207章 天塌下来,我顶着!

    靳若冰针对完徐佳忆,满是不屑的目光又落到苏凌的身上。
  
      “姓苏的,你咋就这么牛叉呢?你说你是不是白眼狼啊,陈哥给了你多少钱啊,人家把你当贵客,你却送给
  
      他一你这都是做的些什么事,你是不是觉得人家陈哥老实就好欺负呢?见过卑鄙的,还从来
  
      没有见过你这么卑鄙的。怎么?不想奋斗了吗?是不是看着徐佳忆有钱,就想被她包养了,然后一辈子做个
  
      吹软饭的小白脸?”
  
      靳若冰原本和苏凌就八字不合,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有给他面子。
  
      苏凌笑了笑,扬了扬头,看着陈劲松,道:“这样的女人,你也喜欢?”
  
      陈劲松冷冷地道:“我做什么事情,还由不得你来指手划脚。这件事情咱们也不多说了,徐佳忆,如果你要
  
      上法庭,那咱们就在法庭上见,陈砚归谁,还不一定呢。”
  
      徐佳忆道:“我不要你的钱,儿子要归我。”
  
      陈劲松冷声道:“你想的倒是挺天真的,钱有儿子重要吗?”
  
      靳若冰环抱着双臂,将傲人的身段更加的突现了一些,也在一旁及时补刀,道:“陈哥,和他们说那么多干
  
      什么,这种女人,既不配得到钱,也不配得到陈砚,你真是太仁慈了。”
  
      说罢,靳若冰伸手挽着陈劲松的胳膊,似乎是特意在徐佳忆面前显摆自己胜利者的姿态。
  
      陈劲松点了点头:“若冰说的很有道理,徐佳忆,咱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走吧,去民政局把婚离了,和你
  
      在一起真没意思,我也早就受够你了,你带儿子,我真的很不放心,我现在很怀疑之前的那个战国红玛瑙手
  
      链是不是你们俩的阴谋,该不会就是苏凌你在哪里弄的这种不干净东西吧?我就说那天怎么那么凑巧就遇到
  
      你呢,而后还那么凑巧的你就会治呢?我找了那么多名医,他们都没有办法,我现在算是想明白了,这一切
  
      都是你们设计好了的,妙,真是妙啊!”
  
      陈劲松被靳若冰迷了心智,此时不断的给他们泼脏水。
  
      徐佳忆正要说话,苏凌却给她示意一番。
  
      苏凌严重怀疑陈劲松是被靳若冰给控制了,他的情况没有弄清楚,暂时也没有办法医治。
  
      从陈劲松这里做文章,肯定是不太可能。
  
      苏凌心里面早就有了对策,昂然道:“你们要联系起来欺负徐姐,那不好意思,我维护她!陈劲松,靳若冰
  
      ,如果你们想闹,我就陪你们闹!在荆南,我苏凌虽说也不是什么有权有势的大人物,但我好歹也认识几个
  
      有点权势的大人物,他们正好也和我也算是有点交情,我请他们帮个忙什么的,他们应该也不会拒绝!”
  
      苏凌这话说的不假,而且陈劲松心里也明白。
  
      单不说苏凌和伊氏集团伊泽川、伊枫的关系,就凭他和龙虎门的关系,陈劲松仅仅依靠身后的白玉堂,还无
  
      法和他们抗衡。荆南的商业虽说是伊氏集团和白玉堂扳手腕,但最后谁胜谁败,可都得看龙虎门的眼色,如
  
      果伊氏和龙虎门都因为苏凌的原因而联合在一起,那白玉堂就有大麻烦。
  
      陈劲松迟疑间,可是靳若冰却没有把苏凌放在眼里,她也了解过苏凌的背景,也就是一个小村医,能有多大
  
      的本事呢,就算他给人治过病,但那些人会因为欠他一份人情,而不顾数亿或者数十亿的商业损失?
  
      “姓苏的,你未免也太把自己当成葱了吧?”靳若冰依然冷笑连连,“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面子,不就会治
  
      个病嘛,天下会治病的人多的去了呢,你真以为你会点儿医术,你就把自己当成国医圣手孙诣修和药王李辛
  
      丑了?”
  
      跟这种女人说再说,估计也只是浪费时间和口水,苏凌自然没有惧色,而且你陈劲松原本就做的不对,你现
  
      在反过来非得要强词夺理,这在哪里都说不过去。
  
      徐佳忆现在好歹也是我苏凌的女人,你们欺负她,老子就要管!
  
      苏凌铁骨铮铮,夷然不惧,扭过头,对着徐佳忆道:“徐姐,收拾东西,我们走!他们要玩,我们就陪他们
  
      玩,天塌下来,我给你顶着!地塌陷了,我给你把坑填上!怕什么?”
  
      徐佳忆发现自己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就是昨天晚上的主动奉献,这个男人,简直太可靠了!
  
      心中的愧疚,心中的不安,现在荡然无存!
  
      以后,她就只跟着这个男人!无论贫穷还是富贵,她都愿意跟着这个男人同甘共苦!
  
      徐佳忆的眼眶里饱含着泪水,抿着嘴唇,重重地点头,转过身朝着楼上走去。
  
      没过多久,徐佳忆拖了一个大大的箱子下来,里面都是她最重要的一些东西。
  
      陈劲松看了徐佳忆一眼,没有半点儿不舍,最后看着苏凌,道:“苏凌,你别以为你后面有伊氏集团和龙虎
  
      门,我就会怕了你的!”
  
      苏凌过去帮着徐佳忆拉起一个箱子:“我没说你怕啊,你自己心里发虚,怨得了谁,你要有什么招式尽管使
  
      出来,我要接不上,就算我输!另外,陈劲松,我还是那句话,你有病,得治!”
  
      苏凌丢下这句话,对着徐佳忆一甩手,朝着门外走去。
  
      徐佳忆没有半点儿迟疑,没有半点儿怀念,跟着苏凌便走了出去。
  
      外面的车子声音响起,靳若冰着急地说道:“陈哥,他们要去接陈砚了。”
  
      陈劲松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似的,摇头说道:“他们接不走陈砚的!陈砚已经被转移走了!”
  
      靳若冰眼睛一亮,走过来抱着陈劲松,道:“陈哥,其实你也不用难过,孩子给她就给她呗,我可以给你再
  
      生一个。以后你让我天天陪一个别的女人的孩子在一起生活,我也不好过。”
  
      陈劲松搂着靳若冰娇小的身躯,摇了摇头:“如果我不能生了,怎么办?”
  
      靳若冰道:“这不可能,这才几年啊,你都能生陈砚,为什么不能再生?我一定可以给你生个儿子!”
  
      陈劲松宠溺地看着她,道:“他们让我难堪,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让他们就那么容易得到孩子岂不是对他
  
      们太仁慈了?”
  
      靳若冰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丝寒意,杏眼圆睁,惊骇地看着陈劲松:“你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