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08章 苦肉戏

第208章 苦肉戏

    徐佳忆驱车来到私立国际幼儿园,找到班主任袁老师,说要把陈砚带走。
  
      袁老师认识徐佳忆,知道她就是陈砚的妈妈,但还是说道:“徐小姐,非常抱歉,刚刚陈砚的爸爸打电话到
  
      园里了,你不能带走你的儿子。”
  
      徐佳忆说:“我是陈砚的母亲,我为什么不能带走?”
  
      袁老师道:“我知道你是他的母亲,但校领导吩咐过,我也没办法,现在孩子也不在我的班上。”
  
      这家私立国际幼儿园同样也是属于白玉堂产业,陈劲松做为白玉堂的大股东,完全有权力操纵这里的一切。
  
      徐佳忆道:“我儿子在哪里?”
  
      “无可奉告。”袁老师说道,“徐小姐,请您就不要为难我了,我只是一个打工的,有很多事情我们也只是按
  
      领导的意思办事。”
  
      “你们这是违法的。”徐佳忆道。
  
      “有没有违法我也不知道。”袁老师摇了摇头,“这是校领导的意思,你是不是和陈先生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
  
      问题?我觉得你还是去找陈先生好好谈谈,我现在也不知道陈砚去了哪里。”
  
      徐佳忆鼻子发酸,泪珠儿簌簌而淌,委屈到了极点。
  
      原本坐在车上等候着的苏凌在看到幼儿园名字下面有“白玉堂”三个字就心知不妙,果不其然,他赶忙下车,
  
      走了过来,看着徐佳忆委屈的模样,也没有说话,而是暗暗给她一个眼色,然后将一张名片递了过去,道:
  
      “是陈先生安排我过来接陈砚的,请问他在哪里?”
  
      袁老师并不知道苏凌和徐佳忆是一路人,再看到苏凌拿出来的这张名片上面正是写的“陈劲松”的名字,顿时
  
      变得恭敬起来。
  
      做为白玉堂的员工,自然知道这张卡代表着什么。
  
      这张名片,可不是谁都有的,代表着在白玉堂旗下的任何一个门店都能够享受至尊的服务,而且只有和
  
      陈劲松关系非常亲近的人才会拥有这张名片,代表着谁拿出这张名片,就代表着是他亲自过来。
  
      袁老师确认名片没错,恭敬地道:“请随我进来。”
  
      苏凌摇了摇头:“陈先生急着见孩子,请立刻把孩子给我带走。”
  
      袁老师应了一声,转过身迅速的朝着里面走去。
  
      徐佳忆看着苏凌,正欲说话,苏凌却打断道:“等会儿继续演下去,把他们哄骗过去,把孩子带上车之后,
  
      就不用演了。”
  
      徐佳忆明白苏凌的意思。
  
      他就是要利用这张名片的特殊身份把陈砚给领出来。
  
      徐佳忆一脸感激,但强行控制住自己的表情变化,微微颔首。过了几分钟,一行三四个人牵着抱着陈砚走了
  
      出来。
  
      陈砚一看到徐佳忆,立即叫起了“妈妈”,探过身子要扑向徐佳忆。
  
      可是陈砚被一个穿着旗袍、体态有些臃肿的中年女人给紧紧的抱在怀里。
  
      “小砚,小砚……”徐佳忆哭喊着要扑过去,可是却被为袁老师他们给推到了一边,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男人
  
      走了过来,拦在她的面前。
  
      徐佳忆声嘶力竭的叫喊着,可是被几个幼儿园的老师给死死地拽着,根本就不给她冲过去的机会。
  
      陈砚也泪流满面地哭喊着。
  
      那个抱着孩子的臃肿旗袍女人似乎是这个幼儿园的校长,她在袁老师的介绍来到苏凌的面前,恭敬地道:“
  
      是陈先生叫您过来带走孩子的吧?”
  
      苏凌一脸冷漠,摆出一副高傲的模样:“需不需要我再拿出东西给你瞧瞧?”
  
      “不用不用,这东西假不了,也没有人敢做假。”校长连连摇头笑说,“来,少爷,跟着这个叔叔去找爸爸,
  
      叔叔会带你去找爸爸的。”
  
      “我要妈妈,我要妈妈……”陈砚哭喊着叫道,两行泪水肆无忌惮的从他的眼睛里面淌了出来,任他如何挣扎
  
      ,校长还是把苏凌给到苏凌。
  
      苏凌伸手抱住,按住陈砚乱抓的双手,根本就没有理会校长一行人,而是朝着不远处的车子走去。
  
      “小砚,小砚……”
  
      徐佳忆连哭带嚎地跟着追了过去,一副要从苏凌的手里把孩子抢出来的架式。
  
      论演技,徐佳忆是一流的。
  
      演的十分逼真。
  
      幼儿园的一行人没有任何的怀疑。
  
      “校长,这女人真可怜啊。”袁老师无比同情地说道,“小砚还这么小,就要离开他的妈妈,他这以后怎么过
  
      啊?”
  
      “这不是你操心的事,天下可怜的人那么多,你哪里同情的过来?要怪就只能怪他生在这样的家庭里面,父
  
      母闹矛盾,害的都是孩子。”校长冷冷地说,“行了行了,走吧,这个烫手山芋总算是送出去了,事情没办好
  
      ,陈总发怒,你我的饭碗都保不住,出了这里,你到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工作去?你是打工的,我同样也是打
  
      工的。”
  
      袁老师点了点头,再深深地看了徐佳忆和陈砚哭喊的模样,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的鼻子有些发酸,这一幕让
  
      她的眼眶有些湿润。
  
      “走啊,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你是不是还打算过去帮忙阿?”
  
      校长拉了袁老师一下,催促道。
  
      袁老师应了一声,正在她准备转过身的时候,她看到远处,苏凌抱着孩子进到副驾驶室里面,然后孩子的母
  
      亲直接过去拉开驾驶室的车门钻了进去。
  
      袁老师叫道:“校长,情况不对啊。”
  
      臃肿的女校长紧紧地皱着眉头:“有什么不对的?”
  
      袁老师指了指远处的已经发动的车子,道:“他们……他们好像进一辆车了。”
  
      “什么?”女校长立即转过身,却看到那辆宾利已经驶离现场,通过前挡风玻璃正好看到驾驶室的徐佳忆和副
  
      驾驶位的苏凌抱着陈砚。
  
      女校长的脑子里面嗡的一下突然间懵圈了,有些难于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他们这是什么意思?”
  
      “校长,我感觉他们俩好像是一伙的啊。”旁边有老师说道。“是啊,刚刚孩子妈妈给我们演了一场苦肉戏啊
  
      。”
  
      “校长,这事情有些问题,你要不要给陈总打电话确认一下?”
  
      跟在校长旁边的几个老师也发现情况不对劲,纷纷表示怀疑。
  
      校长赶忙迅速的摸出手机,翻了几下,拨通也陈劲松的电话。
  
      “陈……陈总……”校长的声音都在颤抖起来。
  
      “孙校长,有什么事?是孩子妈你们搞不定吗?你们这么一点事情都搞不好吗?没有我的允许,孩子不允许
  
      给任何人!”陈劲松阴沉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陈总……您刚刚没有叫人过来带走少爷吗?”孙校长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