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09章 饱汉不知饿汉饥

第209章 饱汉不知饿汉饥

    “你说什么?”
  
      陈劲松的声音突然拔尖,“我叫人?我叫的什么人?”
  
      “一个年轻人,拿着您的至尊名片。”孙校长颤抖着说。
  
      “你放屁!”
  
      陈劲松怒吼一声,“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带走我儿子!你们……你们真是饭桶!”
  
      孙校长脸色苍白,旗袍紧裹着的一圈一圈肥肉都跟着在颤抖起来,她恐惧到了极点,嘴巴里吱吱唔唔半天也
  
      没有说出话来。
  
      “你们要不给我把人找回来,你们这个幼儿园就直接可以撤了!白玉堂从不养饭桶!”
  
      陈劲松丢下这句话便愤怒的挂断了电话。
  
      孙校长浑身发麻,脸色难看,扫了扫眼前几个瞠目结舌看着自己的学校老师,半晌,才吐出了两个字:“完
  
      了。”
  
      人海茫茫,他们又不是专业的侦探,到哪里去找人呢?
  
      另外一边,陈劲松怒不可遏,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大口水。
  
      正在楼上欣赏着即将属于自己一切的靳若冰闻声赶忙跑了下来,关切地问道:“陈哥,出了什么事吗?”
  
      陈劲松看向靳若冰的时候,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轻轻摇头,说道:“小砚被他们给带走了。”
  
      靳若冰心中暗喜,但还是问道:“为什么呢?”
  
      陈劲松道:“苏凌利用我给他的至尊名片,骗得幼儿园的校长信任,把孩子带走的。”
  
      靳若冰美眸转了转,走过去,凑过身子,在陈劲松的脸上亲吻了一下,柔声说道:“陈哥,没事的,徐佳忆
  
      能给你的,我都能够给你,而且,我给你的一定会比她给你的更好更多。”
  
      陈劲松心中感动,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无限感概道:“没有想到,最后还是你对我最好,最后能够陪在我身
  
      边的居然是你。”
  
      靳若冰偎在他的怀里:“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陈劲松道:“我和徐佳忆离婚后,马上就和你结婚,孩子不要就不要了,只要能够和她离婚,只要能够和你
  
      在一起,一切都是值得的。”
  
      车子驶了一个偏僻的位置停了下来,徐佳忆把儿子紧紧的抱在怀里,泪水哗啦啦地往下淌,这是劫后余生的
  
      喜悦。
  
      过了一阵,徐佳忆这才把目光投向了苏凌,感激地说道:“苏凌,真的感谢你!真的非常感谢你!如果不是
  
      你,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苏凌道:“佳忆姐,这些客套话就别说了,谁对谁错,谁好谁坏,我还是分得清楚的。”
  
      徐佳忆点了点头:“现在仔细想想,如果不是你,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有没有地方去?”苏凌问道。
  
      “有倒是有,不过那都和陈劲松有关系。”徐佳忆想了想,看了看怀里的孩子,“我现在不想去,我怕他们抢
  
      小砚。”
  
      “那就是没地方去,姐,回大洼村,我建了新房,你去那里住完全没有问题,空气又好,而且也不会有外人
  
      打扰。”苏凌说道。
  
      徐佳忆想想自己如今的确没有去处,而且也没有个依托,最亲的丈夫和最好的闺蜜对她的背叛,使她觉得自
  
      己身边再没有任何可以信任的人,除了跟着苏凌,再无去处。
  
      而且反正已经突破了那层关系,现在她已经变相的是苏凌的女人,跟着他,总是对的。
  
      徐佳忆默默地点了点头,把陈砚交给了苏凌,便驱车朝着大洼村进发。
  
      两个多小时后,一辆豪华宾利驶进大洼村,顿时引起了极多人的注意。
  
      一些稍微在外面有点儿见识的人都知道这车高档豪华,当看到车子停在苏凌家门口的时候,大家也觉得比较
  
      正常。
  
      那个之前让他们看不起的穷小子苏凌,早就已经不是他们高攀得起的了。
  
      王楚河和陆茂都在家里,当他们俩看到徐佳忆的时候,王楚河倒十分淡定,给徐佳忆泡了一杯茶水,然后默
  
      默的走到一边,不发一语。
  
      而陆茂原本还饱受着断腿的折磨,突然间看到徐佳忆的时候,他的眼睛立即直了。
  
      苏凌上楼给徐佳忆指了一间房,帮着拖着箱子上面,徐佳忆抱着孩子上楼到房间里面去收拾。
  
      苏凌刚刚下楼,陆茂便对苏凌招了招手。
  
      苏凌莫然其妙的走了过去:“啥事儿?”
  
      陆茂对他竖了个大拇指,然后说道:“我现在算是见识到你的厉害了,我说你楼上怎么搞那么多房间呢,原
  
      来你是想打造一个大大的后宫的啊?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啊,这回可好,找了个女人,连儿子都带回来了,
  
      真是省心啊。”
  
      苏凌笑道:“这样是不是让你这只单身狗心里特别不平衡?”
  
      “可不是吗?”陆茂苦着个脸道,“这就叫饱的饱死,饿的饿死,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我活了二十多年,连
  
      女孩的小手都没有牵过,你却都已经有了一片大花园了,你说我心里能平衡吗?”
  
      苏凌强忍着笑意,说道:“要不要我把那个叫何韵的交警美眉联系方式给你找到?你这段时间正好在家里养
  
      病,你有时间可以泡一泡人家。”
  
      陆茂眼睛倏地一亮,一脸认真地说道:“苏凌,你可是男子汉大丈夫,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可不能出
  
      尔反尔。”
  
      苏凌道:“这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微信还有电话我都可以帮你拿到,但能不能泡到,可得看你的本事了
  
      。”
  
      “我有个前提条件。”陆茂说道。
  
      “什么条件?”
  
      “你不能和她接触。”陆茂说,“你太优秀了,是个母的都会喜欢你,你要天天在她的眼前晃,哪里还有我的
  
      什么事?”
  
      “噗……”
  
      苏凌当场笑喷,“行吧,我就当你是拍我马屁的,这个马屁我喜欢!行了,我去给你配药,希望你能够快些
  
      恢复起来。”
  
      苏凌早就有了治疗陆茂断腿的药方,虽说不能一次性让他的断腿恢复如初,但多吃几副这样的药,恢复的绝
  
      对会比正常时间要缩短许多。
  
      陆茂叫道:“你等等。”
  
      “还有什么事?”
  
      “我手机没电了,帮我把充电器拿过来一下。”陆茂指了指沙发另一头的充电线。
  
      苏凌二话不话,抄起便朝着陆茂丢了过去。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叫唤的声音,苏凌走了出去,却看到正是村支书乔宏伟。
  
      乔宏伟见到苏凌,立即迎了上来,叫道:“小林子,我可算是把你找到了,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的中药
  
      种子呢。”
  
      苏凌一拍额头,恍然道:“哎哟,乔书记不催我倒给忘记了,种子我已经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