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13章 天选之子

第213章 天选之子

    “噗哧……”
  
      洛清秋被苏凌给逗的笑出声来,笑靥如花,春光灿烂,顿使周围公园里的清晨美景都丧失了颜色。
  
      “快说,是什么?”洛清秋问道。
  
      “一副山水画,据说非常值钱。”苏凌说道。
  
      “好吧,你反正够专业,你觉得行就行吧,我奶奶就喜欢这些玩艺儿。”洛清秋道,“这回我是第一次把你带
  
      到我们家里见家长啊,你可得给我长点儿志气。”
  
      “收到!媳妇儿!”苏凌大声地说道。
  
      洛清秋听了这声叫唤,心里就像涂了蜜一样甜腻,说要去跑步了,便挂断电话。
  
      “苍天啊,大地啊,我不想吃狗粮啊。”
  
      陆茂悲天怆地的声音又在身后响起。
  
      苏凌扭头一看,却见到陆茂拄着根拐杖就出来了,一脸悲戚地望着天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苏凌心念一转,走到陆茂眼前,眼珠子骨碌碌地打量了他一圈。
  
      陆茂微感讶异,低头一看,奇道:“你干啥?你撒狗粮是为了吃狗肉吗?”
  
      苏凌一脸坏笑地问道:“你给人家办事,人家给你开多少钱的工资啊?”
  
      陆茂一愣:“我哪里知道你给我开多少钱的工资?你是老板,工资还不随你开。哦,对了,我这腿骨折,算
  
      工伤吗?我可是为你而伤的,你可得给我补偿,工资还不能少。”
  
      苏凌道:“你还装。”
  
      “纳尼?”
  
      陆茂惊诧莫名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苏凌道:“装,你就继续装!”
  
      “我装什么了啊?”陆茂一愣一愣的,聪明的他眼珠子一转,回想起刚刚苏凌打电话的对象,一双眼睛瞬间瞪
  
      的滚圆,“苏凌,你不会是怀疑我给清秋姐说什么了吧?”
  
      “难道不是?”
  
      “天打雷劈,五雷轰隆,我要出卖了你,我……”陆茂情绪激动,连忙说道。
  
      这时天空突然间“轰隆”一声响,雷声滚滚,乌云密布,好像要下雨了。
  
      “这……”
  
      陆茂都快要崩溃了,仰头望着上天,“我靠,老天爷,你特么给我开玩笑的吧?”
  
      “啪啦!”
  
      天空又是一声惊雷。
  
      这段时间,梅雨季节,雨水太多,经常打雷下暴雨。
  
      陆茂发现没办法和苏凌再沟通下去了。
  
      “苏凌,我总算知道我为什么处处不如你了,连老天爷都帮你,我还有什么话说?你是天选之子吗?”陆茂欲
  
      哭无泪。
  
      “你今天才知道?”苏凌一脸坏笑地问道。
  
      “我疯了。”
  
      陆茂眼皮一翻,拄着拐杖转过身,却看到陈砚,眼睛顿时一亮,“咚咚咚”的走了过去,叫道:“哟嘿,小砚
  
      砚,你醒了啊,要打雷了哦,快叫你妈妈收衣服喽。”
  
      “叔叔,你怎么有三只脚啊?”陈砚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功夫,转过身,看着妈妈,“妈妈,妈妈,你给我讲
  
      的三角猫,是不是就是叔叔这样的啊?”
  
      全场是轰然大笑。
  
      陆茂再一次崩溃。
  
      没过多久,天空又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河里都涨水了。
  
      苏凌总算是找人要到了那个美女交警何韵的手机号,交给了陆茂,这才让陆茂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拿起
  
      手机,独自坐在那里,开启了他的撩妹模式。
  
      徐佳忆昨天晚上在这里半宿没睡着,这时候外面下暴雨,她又抱着孩子去补觉。
  
      苏凌陪着爷爷王楚河摆上车马炮,开始大杀四方起来。
  
      以前苏凌和王楚河的棋艺旗鼓相当,互有胜负,但因为苏凌体内真元之气的充沛,对周围事物的敏感度,王
  
      楚河完全不是他的对手,每一把都输的十分干脆。
  
      临近中午,雨越下越大,山上的水尚着屋后的羊沟里流到了远处的河里,水田里面都积满了水,整个村子里
  
      都变成了汪洋一片。雨实在是太大,到处都是积水,乔宏伟带着几个村民们,扛着锄头拿着锹,披着蓑衣顶
  
      着斗笠,冒着大雨在四处疏导流水。
  
      水一旦积的太多,那些田坎、沟渠全部会给冲垮,一些大水塘里也会把堤给冲的不成模样,对村子的损失巨
  
      大。
  
      雨势依然迅猛,照这个趋势如果下到明天早上,整个大洼村一定会变成一个汪洋大海。
  
      爷爷王楚河站在门口,眺望远处,说道:“这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样下下去,会出问题。”
  
      苏凌道:“我看乔书记他们也在想办法疏导水,但这雨太大,河里的水流过不来。”
  
      王楚河进到偏屋,拿了一把锄头,道:“河里长满了水草,严重影响流水的速度,大水漫过河堤,他们这几
  
      个人,根本解决不了问题,而且还很危险,这样也不是办法,必须要把河堤给堵起来,你快去拿几个口袋,
  
      咱们过去帮忙。”
  
      苏凌不假思索,赶忙过去拿了家伙,和爷爷二人穿好防暴工具,冲入暴雨之中。
  
      乔宏伟正站在河边望着上面不断往下冲的洪水,心急如焚,偏偏又没有办法。
  
      天空乌云密布,看天气预报,接下来还有更大的暴雨,照此下去,河水流不过去,漫到田里,到时候会将刚
  
      刚种下去没多久的秧苗都给泡住,如果水还不及时疏导的话,这些秧苗将全部腐烂。这也就代表着,整个大
  
      洼村,今年颗粒无收。
  
      农民种地就是为了种点儿粮食,如果连吃的都没有,那可是要出大麻烦的。
  
      乔宏伟打电话向上级汇报了这边的情况,这时候上级正是焦头烂额,鹿鸣镇已经有好几个村子都遭遇同样的
  
      洪涝灾害,有一些村子直接淹起来了,上级领导正在想办法转移老百姓以及贵重物品,根本无暇顾及这边。
  
      为了让大洼村村民今天有吃的,乔宏伟知道现在只能靠自己。看到苏凌和王楚河冒雨前来,他立即迎了上去
  
      ,激动地道:“老王,你这么大年纪了咋还来了呢?”
  
      “我不来能行吗?河水漫堤了,小乔,你赶快把村民都叫过来赶忙把河堤给筑起来啊。”王楚河急着说道。
  
      “我已经赵刚他们去叫了。”乔宏伟叹息一声,“这都有好一阵了,基本都没人来。”
  
      王楚河眉头一皱。
  
      在不远处,有七八个早先就跟着过来的村民正在忙碌着疏导河水。
  
      可这条河那么长,河堤那么宽,暴雨又那么大,单凭这几个人,怎么可能拦的住河里的水呢?
  
      王楚河表情凝重,道:“乔书记,你得想办法,动员全村青年壮汉过来,雨越下越大,下到天黑,我们如果
  
      不把河里的水控制好,今年一颗粮食都收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