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15章 人善被人欺

第215章 人善被人欺

    苏凌和爷爷回到家里的时候,徐佳忆最后一个炒菜起锅,端上桌子。
  
      陆茂正陪着陈砚在客厅里玩的正欢,看着就像是在泥水里泡过的二人,陈砚“啊”的一声,扑向陆茂的怀里,
  
      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二人。
  
      “你们这也太拼了吧。”陆茂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没办法去帮忙。”
  
      徐佳忆端着菜走了过来,说道:“你们赶快去洗一下吧,饭菜已经做好了,就等你们吃饭呢。”
  
      苏凌这才看到那一桌子的饭菜,点了点头。
  
      冲洗干净出来,闻着那饭菜的香,苏凌食指大动,坐上桌子,大快剁颐。
  
      刚刚吃完了饭,外面传来摩托车的声音,来的是乔宏伟。
  
      乔宏伟甫一进门,表情凝重地说道:“今天晚上下半夜估计还会有大暴雨,就怕那河堤筑的不够啊。”
  
      王楚河道:“看能不能撑到明天一早吧,到时候再叫人过去。”
  
      乔宏伟看向苏凌:“苏凌,我倒有个别的办法,一直这样筑河堤也不是办法,我看天气预报,这雨不是一天
  
      两天下了就不下了的。”
  
      苏凌点了点头,雨势太猛,山上下来的洪水很大,一直筑河堤,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总不只要一下大雨,
  
      村民们就会一直过去筑堤吧?”
  
      “乔书记你说。”苏凌问道。
  
      “放弃,转移村民到安全的地方。”乔宏伟道。
  
      “你这是什么办法?”苏凌皱起了眉头,“你难道真的要让全村今年颗粒无收的吗?”
  
      “现在全村的水田都是属于你的了,所以我才过来和你商量,问问你的意思。咱们村这两百多亩地,也没有
  
      多少收成,你老是这样请人筑堤,估计到时候花费的钱更多,依我看还不如把水田放弃掉,先让大家能够好
  
      好活着。”乔宏伟道,
  
      “你不是说四百块钱一亩吗?我去和大家商量商量,给你便宜一些,降到两百,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的。”
  
      “不行。”苏凌有着极强的大男子主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答应给四百块钱一亩,我就不能打折
  
      扣。乔书记,河堤那里,我来想办法。你去根据今天晚上的暴雨情况来转移村民到安全的地方。”
  
      “你想啥办法啊?”乔宏伟急道,“你有什么办法吗?水火无情呀,你难道还能让老天爷不下雨吗?”
  
      苏凌摇了摇头:“我又不是雨神,我哪有这个本事?你赶快去忙你的。”
  
      乔宏伟无奈叹息,只能转身离开。
  
      做为村支书,在老百姓的人身遇到危险时,他肯定会首先想办法转移老百姓。
  
      乔宏伟刚走,王楚河就问道:“你打算怎么弄?”
  
      苏凌摇了摇头,苦笑道:“还能怎么弄?只能祈祷老天爷不下雨了。”
  
      王楚河道:“小乔说的也有道理,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选择性的放弃。”
  
      苏凌点了点头,道:“再看吧。”
  
      陆茂和徐佳忆二人什么也没有说,但是看着苏凌忧心忡忡的模样,他们俩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注定是个不眠夜,天果然降起了大暴雨。
  
      苏凌站到门口,看着漆黑如墨的四野,望向河边,却惊奇的发现河边那里居然好像有不少的人在忙碌着什么
  
      。
  
      苏凌大吃一惊,回身穿上雨具,朝着那边飞奔而去。
  
      等苏凌赶到河边的时候,发现河边已经有了不少人正在忙碌,那河堤已经筑高了好大一截,雨势虽然很猛,
  
      可是这些村民却在拼命地干着,以至于苏凌的到来,他们都没有注意。
  
      苏凌内心无比感动,这种时候,他还能说什么呢?
  
      天空雷声滚滚,时不时的一道闪电劈下,暴雨如注,河水“轰轰”的流淌。
  
      苏凌二话不说,立即投身到筑堤事业当中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忙碌,雨势渐小,河堤又往上筑了半截,洪水基本已经控制住。
  
      这些村民这才转过身各回各家。
  
      待得众人散去,这才看到村支书乔宏伟和赵刚几个村干部。乔宏伟来到苏凌的面前,笑呵呵地说:“这全部
  
      是村民们自发的,我也不知道他们会这样。”
  
      忙碌了大半夜依然无比兴奋的赵刚也说道:“放心,大家都说不收工钱。”
  
      苏凌点了点头。
  
      一直到天亮,一直下的都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早晨的时候,天空也开阔了许多。
  
      苏凌骑着三轮车,穿着雨衣便往鹿鸣镇而去。
  
      原本徐佳忆说要开车送他,苏凌说路上不好走,他这辆豪车的实用性还不及他的三轮车。
  
      苏凌在银行门口停好车,取下雨衣,刚刚走了进去,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美女对着一个农民工指责道:“喂
  
      喂喂,你等一下,你脚上怎么那么多黄泥巴啊,你在外面把鞋子弄干净再进来,或者直接打赤脚。”
  
      苏凌低头看了看,脚上虽然是有些泥巴,但也不至于说有太多,身上的衣服也被雨水打湿,不住的滴水,就
  
      算是进去,最多也只是有点儿滴水,算不得什么,转了一个方向就要走进去。
  
      可是那银行美女却立即横在他的面前,一脸不耐烦地道:“还有你,我刚说的你没有听到吗?你浑身湿漉漉
  
      的,脚上尽是泥巴,你把里面的地弄脏了怎么办?你来打扫卫生吗?”
  
      苏凌道:“我脚上没什么泥巴。”
  
      “没有?”银行美女已经彻底把苏凌归为了贫穷农民工一个等级,说话的时候非常的不客气,满是鄙夷,“你
  
      眼睛还不好使吗?而且你低头也可以看看,脚上脏兮兮的,你看不到吗?”
  
      银行里面的工作人员和办事人员纷纷扭过头望向这边,看到站在门口脏兮兮的二人,眸子里面都闪过一丝不
  
      屑。
  
      另外一个农民大爷乖乖去把脚上的解放鞋给脱了下来,正准备打着赤脚进,苏凌却一把将他拉住,道:“大
  
      叔,你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这样?”
  
      农民大爷摇头叹息一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吧,脱鞋就脱鞋,又没多大个事情,银行里面的地面那
  
      么干净,要被我踩脏了,他们的确也不好拖地,小伙子,算了算了,谁叫咱们过来求别人办事呢?你也把鞋
  
      子脱了,快些进去把事情办了就走喽。”
  
      农民大爷说罢,便朝着里面走去。
  
      苏凌显得有些无奈。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一些人,因为善良,而总是被人欺负。
  
      别人欺负你,本身就毫无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