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18章 一巴掌呼死

第218章 一巴掌呼死

    听着洛清秋那满是怨气的声音,苏凌微笑着问道:“难道咱爸不是老太太亲生的?”
  
      洛清秋叹息一声:“其实我也这么问过我爸,他说他的的确确是老太太亲生的。”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老太太那么针对咱爸,她肯定是有原因的。”苏凌说道。
  
      “我们也都知道有原因啊,偏偏就是问不出来什么原因,不说老太太,之前爷爷在的时候就对我爸不怎么样
  
      ,明明都是其他人犯了错,最后总是把责任推给我爸,唉,也真是难为了我爸,这些憋屈他也能够忍受,我
  
      都给他说过几次,让他自己出来做生意,他偏偏不听,整日忍气吞声的在那里耗着。”洛清秋一提到自家的
  
      事情就有无尽的怨言,嘴巴里面有倒不完的苦水。
  
      “也许咱爸也有难言的苦衷呢?”
  
      “谁知道呢?我也问过,他就是不说,就连我妈都不知道我爸是怎么想的,天天骂我爸,唉,不说了不说了
  
      ,一说就有一肚子的气。”洛清秋摇了摇头,拂开脑海中不开心的事情,又说道:“我可是提醒你啊,咱们家
  
      族里面就没有省油的灯,这一个个说话都非常的难听,而且他们踩死都是朝死里踩的,他们等会儿要说了什
  
      么难听的话,你要受住,明白吗?”
  
      “明白。”
  
      “你到底准备的是什么礼物?”洛清秋问道,“我奶奶喜欢古玩字画什么的,你说是一副古画,谁的画?是不
  
      是真迹?”
  
      “你放心吧,绝对会给你长脸,更会给咱爸咱妈长脸。”苏凌拍了拍面前的一个普普通通的黑色塑胶袋,“我
  
      什么时候让你失望过?”
  
      “又给我卖关子。”洛清秋嘟起了嘴巴,也没有过多的追问,“反正等会儿你见我眼色行事,能别说话就别说
  
      ,那些人,我真的是想想就头疼,要不是看着我爸妈可怜,我才懒得回去呢,他们愿意怎么折腾就由着他们
  
      去折腾。”
  
      看着洛清秋啐啐念的难受模样,苏凌突然间呵呵笑了起来。
  
      洛清秋的声音变得冰冷:“好笑?”
  
      苏凌点了点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话果然不假,想我的清秋姐多么英明神武的女豪杰啊,没想到在处理
  
      家务事情上面却像是个久居深闺的怨妇一样。”
  
      “你骂我是怨妇?”洛清秋的声音变得更冷,车子里面的温度骤降。
  
      苏凌面容一僵,摇了摇头:“没有没有,我只是打个比喻。”
  
      “好玩吗?”
  
      “不好玩。”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怨妇,你以后要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洛清秋欲言又止。
  
      “会怎么样?”
  
      “我还没想好。”洛清秋美眸一转,“反正你不许对不起我。“嘿嘿,姐,你说咱们关系都确定了,什么时候把
  
      车上了,把票也给补了啊?现在不是流行先上车后补票的吗?你觉得行不行?”苏凌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想的倒美,先过今天这一关再说吧。”洛清秋哼了一声,斜了他一眼,没再说话。
  
      两个多小时后,他们来到钟秀县。
  
      钟秀县位于荆南以西,以山川钟灵毓秀而出名,这个小县城的山林极多,四周都是绵延的群山,属于荆南市
  
      的贫困县城。
  
      而洛家,则属于钟秀县前三的大家族,虽说这样的大家族在荆南市也只能算个三流家族。
  
      也正是因为钟秀县山高路远,开发极难,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愿意跑到这边来投资建设,这也造成了如今钟秀
  
      县贫穷落后事
  
      洛老太太的八十大寿选择在钟秀县最为高档的“毓秀楼”而举行,这一天,钟秀县稍微与洛家有生意往来的老
  
      板都来到了毓秀楼,送上厚礼,向洛老太太贺寿。
  
      洛清秋泊好车,与苏凌进到酒店里面,当即朝着前面坐在太师椅上的洛老太太迎了上去。
  
      “洛清秋,你咋现在才来啊?奶奶今年八十大寿,你来这么晚,你未免也太不把奶奶放在眼里了吧?”旁边有
  
      一个年轻人挑衅性地说道。
  
      “洛方,现在很晚吗?才十点钟呢,不是说的寿宴十二点钟开始吗?”洛清秋反唇相讥。
  
      “哟嗬,几天不见,脾气再一次见涨啊,洛清秋,你自己回头看看,外面的宾客基本都到齐了,你做为洛家
  
      后人,现在才来,你说你配姓洛吗?”洛方回怼过去。
  
      “我不拿洛家的一分钱,不吃洛家的一颗米,我随我爸姓,我为什么不配姓洛,总不像某些人,一天到晚只
  
      是知道问这个要钱,问那个要业务,今天给洛家这里捅个篓子,明天在那里惹个祸事,这样的人,我觉得更
  
      加不配姓洛呢。”洛清秋的嘴巴很毒,对这种人说话也丝毫不给面子。
  
      这个洛方本就是洛家他们这一代典型的游手好闲二世祖,一天到晚就只会惹事生非,成事不主,败事有余,
  
      洛清秋说他还是有资格的。
  
      洛方脸色通红,怒道:“洛清秋,你说谁呢?”
  
      “洛方,你的脸咋这么红啊?怎么?莫不是你对号入座了吗?我可没有说你哦。”洛清秋一脸怪异地笑道。
  
      这时洛清秋的父亲洛北川走了过来,拉了女儿一下,道:“清秋,这样的场面,矜持一点,别乱说话。”
  
      看着父亲唯唯喏喏的表情,洛清秋可不是服输的主儿,故意拉高了声音说道:“爸,我已经足够矜持了,但
  
      偏偏就有一些人喜欢在我旁边叽叽歪歪,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这样的苍蝇,我会采取我一惯的作风,直
  
      接一巴掌呼死。”
  
      洛北川看了女儿一眼,叹息一声,没有说话。
  
      这时旁边已经有洛家人开始指指点点起来。
  
      “你们看你们看,这就是洛北川这个废物教出来的女儿,这素质,这德行,真是丢洛家人的脸啊。”
  
      “唉,这姑娘都二十好几了吧?一个大姑娘了,怎么还没嫁得出去哦。”
  
      “你们看到和洛清秋一起来的那男的没有,听说他就是洛清秋的男朋友呢,今天特意带回来见家人的呢。”
  
      “什么?这个穿一身地摊货的家伙,是洛清秋的男朋友?”
  
      “不是吧?这家伙黑不溜秋的,浑身上下都有一股子的土气,就像是乡下种地的农民呢,他是洛清秋的男朋
  
      友?”
  
      “哈哈,洛清秋都沦落到这一步了吗?要找农民工做男朋友?”
  
      周围,讥笑声音渐大,一个个都用着鄙夷的眼视看着苏凌,以及洛清秋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