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21章 撞车了

第221章 撞车了

    洛清秋走到苏凌的面前,又轻轻扯了他一下,问道:“你看出什么了吗?”
  
      苏凌笑了笑,站直了身躯,深深地看了洛方,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难道没听到吗?还需要我重复一遍是不是?”洛方哈哈大笑,趾高气扬,气焰嚣张之极,“我说
  
      你刚刚凑在这副画面前的时候好像一条狗啊,哈哈哈。”
  
      “哦,这样啊。”苏凌点了点头,看着洛方说道,“原来你是一条狗,你不说我还没看出来呢。”
  
      洛方一怔,怒道:“王八蛋,你说什么呢?”
  
      洛清秋怒道:“洛方,怎么说话的呢?”
  
      洛心月突然开口道:“行了行了,你们俩能别吵吗?今天可是奶奶的寿宴,那么多的客人,你们是想让别人
  
      过来看我们洛家人出丑的吗?”
  
      说着,洛心月特意深深地看了看如意郎君,叱喝道。
  
      洛清秋道:“心月姐,是洛方说话太难听。”
  
      洛心月道:“洛方比你小,他不懂事,你难道也不懂事?”
  
      洛清秋正欲说话,这时萧奇却对苏凌说道:“你是叫苏凌吧?”
  
      苏凌点头。
  
      萧奇道:“你盯着这副《溪亭纳秋图》看了这么久,是有什么不妥吗?”
  
      苏凌点头道:“确实有些不妥。”
  
      萧奇眼睛一亮,问道:“这画有什么不妥?”
  
      苏凌道:“其实非常不凑巧,我今天给老太太赠送的,同样也是汪之瑞的《溪亭纳秋图》。”
  
      说着,苏凌就缓缓的在黑色塑胶袋子里面取画。
  
      萧奇眼睛倏地一亮,表情变得极其精彩起来。
  
      “不会吧?这小子是在找虐吗?明知道萧公子拿出的是真迹,他居然还敢把手里的为膺品拿出来丢人现眼?”
  
      “又是《溪亭纳秋图》?哈哈,这是什么意思?”
  
      “这小农民脑子没问题吧?”
  
      “看他的意思,人家萧公子拿出来的是膺品喽?人家萧公子什么人啊,这种场合会拿膺品吗?”
  
      旁边尽是一些调侃戏谑的声音,一脸玩味地看着苏凌。
  
      洛清秋早知道苏凌备了礼物,而且声称绝对不会让她失望,到头来居然和萧家的萧公子拿着一模一样的东西
  
      出来。
  
      洛清秋想到同为荆南四少八公子之一的叶耀叶公子在苏凌的面前都恭恭敬敬,估计这姓萧的也不知道苏凌的
  
      真实身份吧?
  
      洛清秋好整以暇地看着苏凌,非常期待等会儿看到这帮人大跌眼镜的场面。
  
      苏凌把他手里的《溪亭纳秋图》的真迹缓缓展开,在众人面前展示一番,的的确确与萧奇的那副画一模一样
  
      。
  
      洛方上前说道:“姓苏的,你拿个膺品出来干什么?赶快给我丢垃圾筒去!”
  
      洛心月也说道:“清秋,奶奶过寿,这就是你们备的礼物?一副膺品画?还撞车了?”
  
      洛清秋昂然道:“凭什么你就一口咬定我们的就是膺品?萧公子的难道就一定是真品吗?”
  
      洛心月“嗤”地一声冷笑,扭过头望向奶奶,微笑着说道:“奶奶,您是这方面的行家,您快过来看看,到底
  
      谁的是膺品?”
  
      洛老太太赶忙让人拿到近前给她瞧。
  
      萧奇这时却扭过头问苏凌:“你这画是多少钱买的?”
  
      苏凌摇了摇头:“不是买的,一个朋友送的。”
  
      “哈哈。”不等萧奇说话,洛方在旁边直接笑出声来,“这么贵重的东西说送就送?牛都被你吹上天了吧?”
  
      洛超也说道:“你一个乡下的农民,随随便便一个狐朋狗友送的也也拿到这里来给奶奶当寿礼,你真是胆大
  
      包天啊。”
  
      洛方附和道:“可不是吗?看都不用看,绝对是膺品!奶奶,你就不费心费神的在这里看了,姓苏的这副画
  
      肯定是假的!”
  
      洛老太太恍若未闻,自顾自地研究着他那副画。
  
      苏凌自信满满,问萧奇:“萧公子这画又是多少钱买的呢?”
  
      萧奇道:“这是去年我在京城的一个拍卖会上拍得的这副画,当时也没花多少钱,也就八十多万。”
  
      苏凌奇道:“明末清初汪之瑞的《溪亭纳秋图》只值八十多万?我打电话问一问。”
  
      苏凌说着摸出手机,拨通了叶耀的电话。
  
      叶耀迅速的接通,恭敬地叫了声:“苏少,有什么指示?”
  
      苏凌道:“叶少,你上次给我送的那副《溪亭纳秋图》给洛老太太做寿礼的,非常不凑巧,撞车了。”
  
      叶耀毫不犹豫地说:“普天之下,只有我赠送给苏少的是真品,其他所有的都是膺品。”
  
      “是啊,我也相信叶少。”苏凌声音故意放的很大,“我刚问了,他说这画是去年在京城的一场拍卖会上以八
  
      十万的价格拍到的。”
  
      “八十万?”叶耀失声笑道,“八十万的《溪亭纳秋图》真迹?这人是谁,你把电话给他,我倒要好好地问问
  
      他,他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八十万就能买得到汪之瑞的《溪亭纳秋图》?”
  
      叶耀明白苏凌的意思,就是要请他帮着收拾那拿膺品的人呢。
  
      苏凌笑道:“哪你说这东西现在市场是什么价?”
  
      “最低两百万!”叶耀的声音很大,而且苏凌这时候还刻意的把手机开出了免提,“一点儿市场行情就不懂,
  
      居然还在外面敢说是真品!苏少,你放心,我给你的绝对是真品,谁要不信,我马上把古玩一条街的钱老爷
  
      子给你请过去。”
  
      苏凌这时对萧奇道:“萧公子,要不你和我朋友说说看,他要请教你怎么花八十万买到汪之瑞的《溪亭纳秋
  
      图》的真迹?”
  
      说话音,苏凌把手机递向了萧奇。
  
      萧奇低头扫了扫,看到上面显示的“叶耀”二字,再想到刚刚听到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这一刻,瞬间明白对
  
      方是谁。
  
      叶家可是典型的古玩世家,论古玩的存储量,都可以搞一个博物馆了。
  
      如果这副画真的是从叶耀的手里出来的话,那就绝对是真品!也就是说,他萧奇去年在京城拍卖会花八十万
  
      购得的《溪亭纳秋图》是膺品!
  
      同为八公子之一,但是也有混得好,混得不好的。
  
      像叶耀就是属于他们这个圈子里小有名气的人物,而他萧奇,普普通通,八公子能够把他拉进去,完全就是
  
      为了凑个数。
  
      论这方面的专业知识,萧奇更是远远不及叶耀。
  
      萧奇看了苏凌一眼,内心极其的惊讶,还是拿起了手机,再按了一下免提,把手机放到了耳边,道:“我是
  
      萧奇!”
  
      “我靠,是你啊,你小子找死啊,你赶快把你的膺品给收起来,另外立刻迅速马上给苏少认错。”叶耀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