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22章 家教问题

第222章 家教问题

    萧奇浑身一僵,有些难以置信地看了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苏凌。
  
      “你确定?”萧奇问道。
  
      “我都在他的面前吃过大亏,我少的那根手指头就是因他而起,萧奇,你按我说的做,我还会骗你不成?苏
  
      少是你我都得罪不起的。”叶耀重重地说道,“面子什么的,现在狗屁都不是,你看你是想要保命还是要保面
  
      子,你考虑清楚。另外,赶快把手机还给苏少,我和苏少还有话说。”
  
      萧奇表情变得凝起来,立即把手机递给了苏凌,心里面思潮起伏,惊疑不定,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上次见到叶耀,得知他少了一根手指头,询问他是什么原因,叶耀只说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丢了一根
  
      手指头,他们追问是谁,他却避口不谈,万万没有想到,叶耀得罪的那个不该得罪的人居然就是眼前的这个
  
      乡下小农民!
  
      后悔,愧疚,恐惧,紧张……
  
      各种念头席卷而至。
  
      洛心月一直注意着如意郎君的一切,轻声问道:“萧奇,你怎么了?”
  
      “没……没事。”萧奇摇了摇头,看了看苏凌,发现他已经挂了电话。
  
      “你的绝对是真品,这一个乡下种田的,怎么可能有真品呢?”洛心月自信满满地说道。
  
      一旁的洛方说道:“你以为你给谁打电话呢?你那朋友是谁啊?猖狂的很呢,还两百万呢,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还给你送两百万的名贵山水画?你自己也不撒泡尿照照是个什么德行。”
  
      洛超也道:“咱们就让他继续吹。”
  
      这时,洛老太太突然说道:“我已经看到了,这是真品,这是膺品。”
  
      洛老太太所指的真品,正是萧奇所赠!
  
      “吹,继续吹,我奶奶可是看字画古玩方面的行家,你拿个假东西,也敢把她老人家糊弄过去?”
  
      “洛清秋这是故意带了个白痴回来逗我们的玩儿的吗?”
  
      “真相了!呵呵!”
  
      洛方更是一脸轻蔑的在苏凌和洛清秋面前转了一圈,然后问道:“姓苏的,现在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就在所有人把矛头指向苏凌,而且在讥笑他的时候,萧奇突然间说道:“实话给大家说吧,我的这个,才是
  
      膺品!苏少的这个,才是真品!”
  
      哗啦!
  
      全场哗然,一个个都呆若木鸡,瞠目结舌地看着萧奇。
  
      什么?我们没有听错吧?这是在搞什么飞机?
  
      萧奇主动的自己送的是膺品?
  
      天呐,他们俩是什么关系?这是在拍戏吗?
  
      纵是洛方那么的嚣张,平时主知那么多,这种时候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奇这是赤果果的打洛老太太的脸啊。
  
      就算你送的是假的,人家洛老太太都说你的是真的了,你就给人家一点儿面子呗。
  
      今天可是人家的八十大寿寿宴啊,你就这么不给人家面子?
  
      洛心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轻声问道:“萧奇,你是不是说错了?”
  
      “我没说错。”萧奇来到自己的那副画的面,突然间一把抓了过去,“嘶啦”一声,将那副八十多万购得的《溪
  
      亭纳秋图》就此撕烂,“我的这副画,就是假的,苏少所赠,才是汪之瑞的真迹!”
  
      萧奇再一次把话说得清楚,并且态度十分的坚定,话音刚落,来到苏凌的面前,恭敬地道:“苏少,对不起
  
      ,刚刚冒犯了你,给你添麻烦了。”
  
      洛清秋笑了。
  
      更多的看客却是惊呆了。
  
      而洛超、洛方兄弟俩却是想死的心都有。
  
      不是说好了一起欺负洛清秋一家的吗?怎么突然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洛老太太何尝不知道苏凌所赠就是真迹,但这时候总得顾及一下人家萧公子的面子啊,却没有想到她替萧公
  
      子说话,结果却被萧公子打脸,老太太脸色难看,羞愧之极,想要发作,可是眼前这人却是萧家的萧公子,
  
      以如今洛家的势力,在人家萧家面前,连渣渣都不是。
  
      洛老太太狠狠地看了苏凌和洛清秋一眼,今天让我老太婆受如此奇耻大辱,都是拜你们所赐,这笔账,我就
  
      记下了!
  
      苏凌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萧公子能够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哪有什么错?”
  
      他又扭过头,看向了洛方,轻声道:“萧公子,刚刚这洛家人都说我是一条狗呢,你对我这般客气,你就不
  
      怕别人看你笑话?”
  
      萧奇猛然间扭过头,面色不善地看了洛方一眼,最终还是望向洛家老太太,道:“洛老太太,洛家的小辈都
  
      只有这么一点素质吗?家教方面还是有不少的问题啊,我现在严重怀疑洛心月的家教问题,所以我打算撤销
  
      我刚刚提出的亲事。”
  
      一语惊起千层浪!
  
      人家萧家萧公子就是自信,就不把你们洛家放在眼里。
  
      提个亲,就让你们受宠若惊,现在说撤销就撤销,根本就不用询问你们同不同意。
  
      洛家人一个个都面有悲愤之色,可是他们又敢说什么呢?
  
      人家萧公子摆明了替这个姓苏的说话,也就是在替洛清秋出气!过来参加寿宴的宾客也都纷纷看热闹一般看
  
      着这一幕,事情的反转已经极具有戏剧性了
  
      洛心月听了这话,剪水般的秋瞳里面瞬间就变得红润,她咬着薄唇,痛苦地看着心上人,凄楚地说:“萧奇
  
      ,我不是那样的人……”
  
      萧奇哼了一声:“你不是那样的人又是哪样的人?洛方就是个混混流氓,洛超也不是什么好鸟,还有你们这
  
      一代的,基本都不怎么样,反正我是怀疑你们的家教有很大的问题。”
  
      刚刚洛心月处处针对苏凌和洛清秋,这时候萧奇纵是再有胆子也不敢再去交好洛心月。
  
      洛心月脸色苍白,两行泪水立即淌落下来。
  
      洛超、洛方兄弟二人脸上涨的通红,双拳紧握,却是一语不发。
  
      “洛方!”
  
      洛老太太突然暴喝一声,“你快向你姐夫认错!”
  
      明眼人都知道现在找麻烦的人是谁,也不知道刚刚是打了个什么电话,萧家的萧公子对苏凌的态度完全判若
  
      两人,看来这个苏凌的身份非同一般!
  
      绝对不是眼前所看到的乡下普通小农民那么简单!
  
      洛方脸色通红,左看看右看看,想着刚刚对苏凌所说的那些话,他只想在地里找个缝钻进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洛方的身上,洛方羞愧之极。
  
      正当洛方迟疑间,洛老太太突然“砰”地一拍桌子,愤怒地道:“咱们洛家,除了你没有教养,还有谁没教养
  
      ?你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啊!你还不快去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