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24章 伊少亲至

第224章 伊少亲至

    洛清秋“噗哧”一声,清丽的脸蛋上有着春花般灿烂的笑意,道:“爸,那你觉得他是什么呢?”
  
      洛北川摇了摇头。
  
      任晓莉拍了自家男人一下,道:“清秋,你别听你爸的,他就是个榆木脑袋,脑子不开窍。我觉得小苏是做
  
      什么的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怎么在洛家呆下去,这回可是把老太太、大哥他们都得罪狠了。”
  
      洛清秋面无惧色,十分坦然地说道:“这都不是重点,现在的重点是我们现在去吃什么。爸,你应该经常在
  
      外面吃饭吧,钟秀县城现在都有什么好吃的,快带我们去吃点儿呗。”
  
      说着洛清秋便发动车子,缓缓的驶了出去。
  
      远处有不少纷纷望向了这边,侧目观看,指指点点。
  
      大厅里面。
  
      洛老太太气的浑身颤抖,她专横一世,以前老头子在的时候都得礼让他三分,儿孙辈也给她留足了面子,今
  
      天莫名其妙的就被一个外面来的混小子给羞辱了,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
  
      “妈,你别往心里去,没事的。”长子洛北山安慰道。
  
      “是啊,妈,你息怒,洛北川一家终究要从我们洛家脱离出去的,他们也不在洛家呆下去,理他干什么?”次
  
      子洛北河也安慰道。
  
      洛超已经被扶了起来,脸色苍白,极是难看,坐在椅子上,腹部的疼痛感依然强烈,气的不轻,牙关紧咬,
  
      眼睛里面仿佛要喷出火似的。
  
      洛方的母亲心疼地看着两个儿子悲惨的模样,“哇”的一声,哭着扑到老太太面前,哭天喊地地叫道:“妈啊
  
      ,洛北川一家欺人太盛,他们虽然打的是洛方的脸,可都是做给我们看的,打的都是洛家人的脸啊,说白了
  
      都是打的您的脸啊,这口气我们怎么能咽,怎么能忍啊?他们简直太过份啊,那乡下来的,简直你的两个孙
  
      儿做主啊,你看他们多可怜啊,呜呜吗……那就是个刁民,动不动就出手打人,一点素质都没有,妈,你要
  
      替我们做主啊!”
  
      在场诸人都深刻地体会到刚刚的那种羞辱感,此时有人主动的把矛头指向洛北川一家,其他人也都纷纷站出
  
      来附和,直言洛北川一家霸道蛮横不讲道。
  
      那姓苏的农民工有萧公子的支持,不太了解其背后的身份,但洛北川一家三口,他们却是知根知底,一时之
  
      间,洛北川一家三口都给安上了无数的罪行,什么在公司里面吃回扣,而且拉帮结派,还有什么公车私用,
  
      挪用公款,甚至都说洛北川在外面养小老婆……
  
      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洛北川一家的罪行是罄竹难书、罪大恶极。
  
      洛老太太听了这些话,更是气的得不轻,怒喝道:“怎么之前就没有听你们说过呢?这个孽障,孽障!有生
  
      之年,我非得把你赶出洛家!”
  
      这时,萧奇正好走了过来,听到老太太的说话,不由说道:“老太太,把他们赶出洛家,只怕你们到时候要
  
      后悔啊。”
  
      洛老太太道:“萧公子,我这一辈子做的任何事情都不后悔。”
  
      萧奇点了点头:“行吧,老太太已经下了决断,那我也没什么意见,我回来也是再和老太太你说一遍,以前
  
      我还觉得洛家未来大有可为,现在看来,现在的洛家,已经是洛家的巅峰了,至于我和洛心月的婚事,也就
  
      算了吧。”
  
      萧奇扭过头看了一脸悲伤的洛心月一眼,一句话都没有多说,转身便离开了。
  
      萧奇正欲走开,大厅的门口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人,为首的一个却是一个穿着唐装的老人,跟在这老人旁边的
  
      却是一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人。
  
      “钱老?古玩一条街的钱老居然到这里来了?”
  
      “谁把钱老请过来的?难道钱老也是来参加洛老太太的寿宴的?”
  
      “伊少爷,荆南四八公子之首的伊枫伊少爷也来了!”
  
      “这什么情况?连伊少爷都亲自光临,这是给了洛老太太多大的面子啊?”
  
      “刚萧奇萧公子说什么,现在才是洛家的巅峰?连伊氏集团的伊枫少爷都来参加她的寿宴,这洛家是要上天
  
      了啊。”
  
      随着钱老爷子和伊枫的出现,现场再一次炸开锅了。
  
      萧奇惊讶地迎了过去,主动地伸出手,叫了声“伊少”。
  
      伊枫环顾一下四周,没有看到苏凌的身影,最后把目光落到洛老太太的面前。
  
      不仅是洛家人,就是洛老太太也有些恍神。
  
      在他们的眼里,无论是钱老还是伊少爷,那都是站在荆南市顶高层的人物,犹其是伊少爷,在场的人基本和
  
      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如今他的出现,难道是来参加老太太的寿宴,以求将来友好合作的吗?
  
      洛老太太在长子洛北山的搀扶下急步朝着伊枫和钱老迎了上去。
  
      “伊少爷,钱老,二位大驾光临,实在是让我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洛老太太激动地说道。
  
      伊枫眉头一皱,道:“我们是来办事的。”
  
      “哦?”洛老太太一愣,“伊少爷有什么事尽管直说。”
  
      “我的一个好兄弟说这里有一对明代万历年间的琥珀玉杯,他说是赝品,洛老太太非得说是真品,所以我就
  
      把古玩一条街的泰山北斗钱老爷子给请过来鉴一鉴,东西在哪里,拿出来给钱老爷子看一看吧。”
  
      伊枫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众人的心里更是掀起千层浪。
  
      谁这么大的能耐,一句话就能够让伊少爷亲自去请钱老过来做鉴定?这该是有多大的面子啊。
  
      刚刚对那对琥珀玉杯感到怀疑的就是那个姓苏的农民,难道这伊少爷也那个小农民给请过来的?
  
      这……未也太玄幻了吧?
  
      洛老太太一直堆满笑容的脸上突然间一僵。
  
      老太太早就看出那是一对赝品,只不过是顾及到孙子的面子,所以强行指鹿为马,颠倒是非黑白。
  
      这东西哪里敢给钱老去鉴定啊?
  
      老太太不知道如何接话,洛北山看着老太太颤抖的身子,赶忙扶住,上前说道:“伊少爷,请问你的朋友是
  
      谁?”
  
      伊枫道:“我的朋友是谁你们自己猜不到吗?你们就别拖延时间了,我都把钱老请过来了,你们赶快把东西
  
      拿出来鉴一鉴,可别耽误我们的时间。”
  
      洛老太太迎着伊枫凌厉的目光,心中惴惴难安,说道:“那东西已经收起来了,我已经看过,是真品,就不
  
      用麻烦钱老再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