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26章 各怀鬼胎

第226章 各怀鬼胎

    任晓莉完全就是为了女儿着想。
  
      想自己当初费了好大的功夫才从那个穷山沟沟里走出来,后面嫁给了洛北川,条件渐好,也想着把父母给接
  
      出来,结果他们说在乡下住惯了,不愿意出来。
  
      没有想到女儿又要嫁到那个穷山沟沟里面去,任晓莉怎么都不会答应。
  
      “妈,不管你同不同意,这事儿你管不了。”洛清秋扬了扬下巴,傲然说道,“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任晓莉气的正想发作,但想到这个女婿好像也有几分人脉关系,今天他们能够扬眉吐气,全都是他的功劳,
  
      而且这里是公众场合,把话说的太难听也不好,只能叹息一声,闭目不语,表示自己与女儿就此杠上了。
  
      洛北川的性格比较佛系,这也是他能够在洛氏企业这么艰难的环境中也能够生存下来的根本原因,他这时打
  
      着圆场,道:“我们还是要支持女儿,只要女儿高兴,什么都好说。”
  
      洛北川望向苏凌:“小苏,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呢?”
  
      苏凌说:“我打算在咱们村子里开个诊所,每天为村里人治病疗伤,悬壶济世。”
  
      洛北川道:“你不打算找份体面点儿的工作?”
  
      苏凌道:“做医生难道不体面吗?”
  
      洛北川说:“你毕竟是个中医,现在这时代,中医真的不行,现在医院里面基本都看不到中医门诊。”
  
      苏凌道:“中医是我大华的历史瑰宝,传承几千年,我坚信中医一定胜过西医。”
  
      洛北川看着苏凌目光熠熠,极其的坚定,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道:“那行吧,你自己觉得可以就行
  
      。”
  
      第一道加工的大锅烧鸡已经给端了上来,浓郁的汤汁、清亮的鸡肉、袅袅的香气……看起极其有食欲。
  
      苏凌他们的心思给转移到了烧鸡上面来开始拿起筷子大快剁颐起来。
  
      吃的正欢,突然间洛北川的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他拿起一看,表情顿时僵住了。
  
      “怎么了?”任晓莉问道。
  
      “妈正在医院抢救,情况不妙。”洛北川凝重地说道,“我得过去看看。”
  
      “好端端的怎么突然间送到医院去了呢?”任晓莉不解地问道。
  
      老太太病重,他们做儿孙们的理应过去,要不然到时候那些人都不知道会用多少口水把他们淹死。
  
      饭也没办法再吃,洛清秋他们一行立即往县医院赶过去。
  
      医院里,洛家的儿孙辈都在急救室门口等候。
  
      洛老太太还有公司的六成股份,她死则死矣,但股份可得分清楚,要不然到时候公司就会发生内乱。
  
      做为如今洛家家主的洛北山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此时站在那里,忧心忡忡,心里面暗暗祈祷母亲千万不要有
  
      事。
  
      老太太的身体一直很好,一直以来连遗嘱都没有立。
  
      老太太如果没有个交待就这样死的话,以洛家那几个人的性格,肯定会马上闹腾起来,到时候把老太太的股
  
      份一瓜分,谁也占不到便宜,最终洛氏企业就会彻底的分家了。
  
      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都已经说老太太的情况非常危险,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毕竟都是八十岁高龄。
  
      洛北山扭过头看了看旁边的这些弟弟妹妹们,他这一辈有两个弟弟,四个妹妹,除了洛北川不占洛氏企业的
  
      股份之外,其他的人都有股份。
  
      而且这一个个各怀鬼胎,心思玲珑,一天到晚都盯着老太太的那点儿股份,只望着老太太在百年之际能够多
  
      捞点儿好处。
  
      洛北川突然间想到当年康熙爷临死之前,九龙夺嫡的悲哀。
  
      如今他们六兄妹,何尝不是如此呢?
  
      兄妹众多,却毫无半点儿兄妹之情,大家在一起,也都戴着面具在交流,貌合神离,各怀鬼胎,公司里面明
  
      争暗斗的非常厉害。也许这就是伊少爷所说的“格局”问题吧,都在想着争权夺利,谁还会去想家族企业的发
  
      展问题呢?
  
      这时候,洛北山突然比较怀念起老三洛北川来,他在公司里面低调行事,不与人争,不与人吵,不争权夺利
  
      ,平时工作兢兢业业,偏偏这么一个好人,大家还处处针对挖苦,良心在哪里呢?也许现在能说得上话的也
  
      就只有老三洛北川吧?
  
      正在这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扭头一看,正是老三一家。
  
      洛北川心急如焚,到了跟前,问道:“大哥,妈的情况怎么样?”
  
      正在这时,旁边一个女人尖声说道:“你还好意思问妈的情况怎么样,妈这样还不是被你们一家人给气的?
  
      你们怎么还有脸过来啊?”
  
      洛北川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而是望向了大哥。
  
      “正在抢救,情况不妙,医生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洛北山表情凝重地说,“原本是好端端的,突然间妈气
  
      血攻心,晕了过去。”
  
      说话间,洛北山又看了看那个其貌不扬的苏凌一眼。
  
      这小子,能量真是不小,居然能够让伊少亲自前来帮助还他清白。
  
      “就是被你们一家人给气的。”二妹洛北湘眼眶红肿地叫道,“洛北川,你们一家人就是凶手,要不是你们一
  
      家人在那里惹事,妈怎么会气成这样?”
  
      “二妹,你少说两句行吗?”洛北山冷声说道,“妈成这样,怪得了人家老三吗?明明就是我们自己家里人不
  
      争气。”
  
      洛北湘鼻子一酸,“呜鸣”痛哭起来。
  
      苏凌扫了扫旁边诸人,一个个都面色不善地看着他们。
  
      犹其是那洛超和脸已经肿得老高的洛方,看他们的眼神就像是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样怨毒。
  
      这些人,真是莫名其妙。
  
      这时,抢救室里走出来一个戴着眼镜的医生,一行人赶忙违了上去。
  
      “医生,我妈的情况怎么样?”洛北山关切地问道。
  
      “唉,情况非常不妙,岁数太大了,我们还在全力抢救,但估计机会非常渺茫。”医生说道。
  
      这话刚出,一个个都呜呜痛哭起来。
  
      洛北川的心里也是一阵发酸,眼眶当即红润,着急之下,他突然间扭过头看向苏凌,道:“小苏,你不是医
  
      生吗?你不是中医很厉害吗?你快想想办法救救你奶奶,你奶奶可不能死啊。”洛清秋也说道:“是啊,苏凌
  
      ,你医术超绝,你去帮奶奶看看。”
  
      洛超、洛方二人欲言又止,的的确确是被苏凌给整怕了。“一个乡下的土郎中,他会治病吗?”洛北湘冷声说
  
      道,“洛北川,你们一家人到底安的什么心啊,是不是妈死了,你们心里就舒服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