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30章 全村行动

第230章 全村行动

    洛清秋毫不犹豫的删掉短信,然后把这个号码给拉入黑名单。
  
      可是刚刚过去了几分钟,手机上提示收到一封邮件,尽管她知道这是秦烨发过来的,但还是出于强烈的好奇
  
      心,想要看一看这段视频里面的内容究竟是不是和苏凌有关系。
  
      洛清秋登录邮箱,点开邮件里面的视频。
  
      视频里面的内容正是那个电闪雷鸣的晚上,昏暗的屋子里面,一男一女在床塌上疯狂缠绵。
  
      这段视频洛清秋看到过,前段时间在网上也有这样的一些照片,正是徐佳忆和一个男的缠绵的画面。
  
      可是这段视频却有些不一样,因为在后面接着就是第二天早上,苏凌从那栋别墅里走出来,在小区里面散步
  
      的画面。
  
      短短几分钟的视频内容,要给洛清秋传递的内容也十分清晰。苏凌大清早的出现在徐佳忆的别墅里面,这说
  
      明了什么?这说明前一天晚上苏凌就住在这里,而视频里面比较模糊的男人,大概率是苏凌!
  
      洛清秋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想着苏凌把徐佳忆给带回到大洼村的家里,两人关系极好,原来早就搞到床上去了啊。
  
      洛清秋把视频保存了下来,然后把邮件删掉,把秦烨的邮箱也给拉黑。
  
      洛清秋心里面思潮起伏,想到苏凌一直都在骗着自己,她的心里就很难受。
  
      “单凭这个视频并不能证明什么。”洛清秋说服了自己,“而且那些背景都是有可能的,秦烨别有用心,我为
  
      什么要相信他?”
  
      洛清秋说服了自己,翻过身看了看床下面已经熟睡了的苏凌,伸手把灯关上。
  
      洛清秋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间一个翻身,却发现自己身上压了个东西,不由伸手摸了摸,猛然间发现情
  
      况不对,睁开眼睛,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苏凌居然跑到她床上来了,而且二人以一种极其暖昧的姿势抱在
  
      了一起。
  
      洛清秋一惊,“啊”的一声,赶忙推开苏凌,跳下床来,仔细检查了一下自己,衣服还算完整,不由舒了一口
  
      气。
  
      苏凌醒了过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坐了起来:“怎么了?”
  
      洛清秋羞红了脸问道:“你怎么跑我床上来了?”
  
      苏凌四下看了看,一脸迷茫地说:“是啊,我怎么跑你床上来了?咦?我明明睡地下来的啊,难道我梦游了
  
      ?”
  
      说话间,苏凌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衣服还在,要不然……唉,生米
  
      煮成熟饭,哪可怎么办哦?”
  
      洛清秋俏脸更红,羞的无地自容,叫道:“你赶快下去!”
  
      苏凌“哦”了一声,慢条斯理地从床上爬了下去,扭过头看着洛清秋那可人的模样,问道:“我是说做了一个
  
      梦,梦到我在一片海棉世界里面躺着,手里抓着一团海棉……原来是这么个情况啊。”
  
      洛清秋抱起枕头便砸了过去,就怪昨天晚上睡的太晚,结果这家伙跑到床上来了都不知道,便宜都给他占完
  
      了。
  
      正在这时,苏凌的手机铃声响起,摸出一看,是陆茂打过来的。
  
      “喂,陆茂,啥事儿呢?”苏凌接通电话,眯着眼睛一边打量着洛清秋一边说道。
  
      “你在哪里?赶快回来,出麻烦了。”陆茂着急地叫道。
  
      “什么事你好好说。”
  
      “外面来了七八辆车,下来了一二十个人,一个个都是五大三粗的,现在要过来抢小砚呢,王爷爷正在门口
  
      和他们说话,徐姐抱着小砚躲在屋里,我腿脚不便,你快想想办法。”陆茂着急地说道。
  
      “抢孩子?”苏凌整个人清醒了许多,双腿一蹬便站了起来,“是陈劲松带人过来的吗?”
  
      “我也不知道啊,反正门口好多人,我估计王爷爷拦不住了,他们都要往里面冲啊。”陆茂说着突然一声尖叫
  
      ,“完了完了,他们冲进来了,王爷爷拦不住,不行了,哪怕我已经骨折了,我也和他们拼了,苏凌,如果
  
      我战死了,你记得告诉我说,说我是见义勇为死的……行了,不说了,我要去拼命了,啊啊啊,我的小韵韵
  
      啊。”
  
      陆茂还没有挂电话,电话里就传来“哗啦啦”的声音。
  
      苏凌有些着急,立即拨通了赵刚的电话。
  
      现在尚只有清晨五点多钟,赵刚还没有醒过来,好半天才接通电话,听了苏凌的讲述,他挂断电话,二话不
  
      说,在村里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然后抄起家伙,夹上摩托车,便朝着苏凌家里冲去。
  
      在那七八辆车驶进村子的时候,乔宏伟就已经知道了,并且已经叫了几个村民靠拢过去。
  
      可他们还没有走到,这些人就直接推开王楚河,破门而入。
  
      乔宏伟心知不妙,叫道:“苏凌家里遇麻烦了,我们怎么能置之不理,大家伙赶快叫人拿家伙,我们先过去
  
      救人。”
  
      如今的大洼村在经历了几件事情之后早就已经铁板一块,犹其是苏凌这边,以村支书、村防暴主任为首的都
  
      对他极是拥戴,如今他的家里出了事情,就没有一个人会置之不理。
  
      乔宏伟他们几个人冲到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哗啦”的声音,而且还有女人的尖叫声,他不由一急,正
  
      要进去,却发现门口站了三四个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让开!”乔宏伟叫道。
  
      “你是谁?”
  
      “我是大洼村的村支书乔宏伟,你们是干什么的?居然居然敢入室行凶,请你们立刻出来,滚出大洼村。”乔
  
      宏伟严肃地说道。
  
      “村支书是吧?”那青年说道,“你最好走一边去,我们替我们老板过来接他儿子回家,怎么?不可以吗?”
  
      “哪屋里面怎么会有打架的声音?”
  
      “这里面的都是一群人贩子,他们不愿意交出我们老板的孩子,难道还和他们好言相说?”青年环抱着双臂,
  
      趾高气扬地说。
  
      “这家人我们了解,不可能是人贩子。”乔宏伟听到屋里的呼喊声更大,天知道再耗一会儿下去里面会出什么
  
      事情,不由叫道:“乡亲们,这些人都欺负到咱们大洼村里来了,咱们把他们给赶出去,打伤了由我负责!”
  
      这时赵刚他们也骑着摩托车过来了,沿路上还有不少的人拿着扁担、铁锹冲了过来,不消一会儿间,就来了
  
      近百人,全部一拥而上。
  
      那青年发现情况不对劲,不由有些害怕,往后退了两步,但嘴巴上却还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村啊!村支书
  
      还帮人贩子说话,难道你们这一村都是人贩子?”
  
      “人贩你老母!”
  
      赵刚性子火爆,没有理会,抄起手里的板砖便招呼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