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31章 给点颜色瞧瞧

第231章 给点颜色瞧瞧

    整个大洼村的年轻劳动力几乎都出动了,全部抄着农具,气势汹汹,从几个有门的地方冲了进去,不消一
  
      会儿便将这十几个青年给赶了出去,一个个连滚带爬的上了车,一溜烟的跑远了。
  
      屋子里,惊魂未定的陈砚嚎啕大哭,徐佳忆抱着孩子不住的安慰。
  
      这行人就是过来抢陈砚的,罪魁祸首正是陈劲松!
  
      这帮人还是低估了大洼村村民的反应速度和团结性,原本以为叫上一二十号人过去,气势和理由摆足这些人
  
      也不会把他们怎么着,结果大出他们所料,最终铩羽而归。
  
      屋子里面十分的滚乱,村民们又帮着收拾一番,好在是王爷爷身体没有受到伤害,陆茂身上也只是稍微有点
  
      儿擦伤,腿上的断骨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村民们刚刚散去,镇派出所的警察就过来了,对现场的情况进行了解,并且屋子四周都装了摄像头,公安民
  
      警在取证之后开始立案侦查。
  
      苏凌和洛清秋赶回来的时候,事情基本已经结束。
  
      苏凌先是向乔宏伟他们感谢一番,然后来到徐佳忆的面前,问道:“徐姐,是陈劲松叫的人吧?”
  
      徐佳忆抱着已经哭累了睡着的陈砚,摇了摇头:“我刚打电话问了,他说他不知道。”
  
      “这你也相信?”苏凌沉声问道,“现在除了陈劲松会过来抢孩子,还有谁?”
  
      “我也觉得是他。”
  
      “他同不同意明天去拿离婚证?”
  
      “他也同意了。”徐佳忆道。
  
      苏凌有些愤怒,这些人都冲到他家里来抢人了,这还得了?
  
      苏凌让徐佳忆放心,他会找人来处理这件事情,不管幕后主使是谁,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善罢甘休。
  
      苏凌摸出手机,走了出去,拨通了龙虎门门主沈重的电话。
  
      几分钟过后,苏凌刚刚走进来便看到了洛清秋。
  
      “你刚才的模样好可怕。”洛清秋柔声说道,“别人家的事情,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呢?”
  
      “徐姐和陈劲松离婚,是他们的事情,但那些跑到我们家里来抢人,这就是我们的事情了。”苏凌厉声说道,
  
      “这帮人简直胆大包天,不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瞧瞧,他们真以为我这房子是菜市场呢?”
  
      洛清秋点了点头:“你找的谁?”
  
      “一个朋友。”苏凌说。
  
      “龙虎门沈重?”
  
      “是的。”苏凌点了点头,“听说荆南的地下势力他最厉害嘛,过来抢人的都是一些混混,他们龙虎门要调查
  
      起来也不难。”
  
      “如果不是混混呢?”洛清秋说道,“白玉堂有荆南市最大的安保公司,那些人如果是安保公司的保安呢?”
  
      苏凌一愣,觉得洛清秋说得有道理。
  
      混混是可以装出来的,也就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而且他们还说是帮他们老板抢儿子,安保公司的老板也就是
  
      陈劲松啊。
  
      “先让沈门主帮着查一查看吧。”苏凌叹息道。
  
      “昨天在我奶奶的寿宴上也没有见你那么着急,怎么刚刚那么激动呢?我还是喜欢看你自信的模样,你自信
  
      ,才让我觉得踏实,你这么莽撞,容易给人发现弱点。”洛清秋关切地说。
  
      “嗯,我知道。”苏凌点了点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洛清秋突然甜甜一笑,问道:“中午吃什么,我都有些饿了,早上为了赶路,我都没吃东西呢。”
  
      忙了大半天,已经是十一点多钟。
  
      苏凌去操持着饭菜,不消一会儿,就弄出几个精致小炒,几个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恢复如初。
  
      中午,陈劲松和靳若冰坐在西餐厅里吃着东西。
  
      餐厅里放着舒缓的音乐,美女服务员在各个卡座之间穿梭着。
  
      陈劲松割了一块牛排放进嘴巴里面,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说道:“今天一早,有人去找徐佳忆抢陈砚
  
      ,你知道吗?”
  
      靳若冰愣了一下,道:“谁去抢陈砚?我不知道啊。”
  
      陈劲松道:“我也很奇怪,徐佳忆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把我也给弄傻眼了,我都答应把陈砚给她
  
      ,我千吗还要去抢呢?”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抢了孩子做来筹码来威胁你呢?”靳若冰突然说道。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吧。”陈劲松叹息一声,“难不成是伊氏集团?”
  
      “完全有可能。”靳若冰道,“在荆南,白玉堂和伊氏集团一直都是死对头,各占半壁江山,而今伊氏集团与
  
      龙虎门交好,陷白玉堂于困境,他们得知你和徐佳忆之间正因为孩子的事情而闹矛盾,所以就想趁你病要你
  
      命,把你整垮,也就让白玉堂丧失了一员猛将,对他们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你分析的有道理。”陈劲松点了点头,疼爱地看着她,伸手过去撩了撩她额际的秀发,“还是你好,在我遇
  
      到麻烦的时候,总是能够帮我分析问题。”
  
      “我也只是瞎说而已。”靳若冰羞涩地说。
  
      “明天我就和徐佳忆拿离婚证了,后天我们就和你把结婚证拿了,从此以后,谁也不会分开我们俩。”陈劲松
  
      道。
  
      “徐佳忆能给你的,我一样能够给你。”靳若冰应了一声,“劲松,你若不弃,我便生死相依。”
  
      “生死相依。”陈劲松的眸子里面尽是绵绵的情意。
  
      这时,西餐厅里走进来了一个对年轻男女,二人在侍者的带领下,刚好坐到他们的旁边。
  
      “秦烨,你吃什么?”年轻姑娘拿着菜单,轻声问道。
  
      “你随便点吧,我都可以。”秦烨淡淡地应道,转过身,看到了坐在旁边的靳若冰,瞳孔突地一缩,低头间看
  
      到了靳若冰黑色丝袜包裹着的性感美腿,十指突然间紧了紧。
  
      靳若冰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而是与陈劲松说着一些简单的话。
  
      林恬儿点了两份牛排,递给了侍者,笑眯了眼睛看着秦烨,道:“你回国这么久了,想约你出来吃个饭真是
  
      难啊。”
  
      秦烨道:“前段时间比较忙。”
  
      林恬儿道:“现在忙完了吗?”
  
      秦烨说:“还没。”
  
      “哦。”林恬儿应了一声,又问,“那你的工作落实了吗?要不我给我爸妈说说,去我们林家企业上班吧,以
  
      你的能耐,绝对可以给你一个高职高薪,不会比你在国外的工资低。”
  
      秦烨摇了摇头:“林氏,太小。要么白玉堂,要么伊氏,再不会有第三个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