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32章 落井下石

第232章 落井下石

    林恬儿依然面带微笑,说道:“你说的有道理,林氏这种庙还是小了一些,秦烨,我觉得你应该去伊氏。”
  
      “哦?”秦烨的目光转到了林恬儿的身上,“为什么?”
  
      “我听说白玉堂迟早会被伊氏给吃掉,如今伊氏和龙虎门交好,已经开始合作了。”林恬儿轻声说。
  
      “可是我恰好看好白玉堂。”秦烨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意。
  
      “这样吗?”林恬儿的美眸转了转,“其实白玉堂也不错。”
  
      秦烨扭过头看了靳若冰一眼,犹其是她那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美腿,更是让他看的眼睛放光。
  
      下午,大洼村里极其的炎热,火辣辣的太阳焦烤着大地。
  
      苏凌给陆茂配制了一份药,然后逗着陈砚玩了一会儿,最后被洛清秋拉着要去看赵爷爷。
  
      路上,苏凌为洛清秋撑着太阳伞,朝着河边走去。
  
      洛清秋看着无尽的秧田,道:“现在整个村子的秧田都是你的了?”
  
      “是啊,村民们都不愿意种地,既然这样,我就全部承包了呗。”苏凌说道,“那时候河堤漫水,眼看着秧田
  
      都要淹了,村里的人都不愿意出动,我只能采取这样的手段。”
  
      “反正你钱多,你随便吧。”洛清秋道,“我觉得你不会亏,每年米价都在上涨,谷价肯定也会上涨,而且乔
  
      书记不是说你筑坝的钱,上面会给你补贴的吗?”
  
      “是啊,好像说是这两天会有上面的领导到村里来巡查呢。”苏凌说道,“我一直都在说把诊所弄起来,可是
  
      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唉,天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忙,一会儿消停的时间都没有。”
  
      他原本还计划今天去看一看夏红姐的,现在计划又泡汤了。
  
      “是你自己爱折腾。”洛清秋挽着他的胳膊迈着轻盈的步伐,玉腿在眼前一晃一晃,极是动人。
  
      苏凌长叹一声,也没好多说什么。
  
      “你丢毫子的那案子,你破了没有?”
  
      “找谁破去啊?我现在都不敢放毫子了。”
  
      “那想吃野生鳝鱼怎么办?”
  
      “买呗,反正也吃不了多少。”苏凌说道。
  
      “这事儿你就不查了?”
  
      “查不到,何必浪费时间去查?”苏凌摆了摆手。
  
      说话间,二人已经到赵奶奶家里。
  
      陪着赵奶奶聊了会儿天,临近傍晚的时候,苏凌他们便往河堤边走去。
  
      河边微风吹拂,河水上升了好大一个截,水流也很湍急,河边柳树都给水浸泡了一大截,柳条都垂在河水里
  
      面。
  
      一群鸭子朝在河里面嬉戏着,“呱呱”地叫喊,极是热闹。
  
      “哟,我的乖孙女回来了啊。”赵爷爷看到洛清秋,笑呵呵地叫道。
  
      “外公,今天咋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这还早啊,天都快黑了。”
  
      “以前你都是天黑才回来的呢。”
  
      “河里涨水了,鸭子找不到吃的,只能早点儿赶回来。”赵爷爷笑呵呵地说。
  
      翌日清晨。
  
      洛清秋一早开车去上班,苏凌陪同徐佳忆去办理离婚手续,同时也起一个保镖的作用,担心在路上,又有人
  
      突然间抢孩子。
  
      九点钟,他们到在市民政局门口的时候,陈劲松也带着靳若冰来了。
  
      靳若冰一看到徐佳忆和苏凌就有一肚子的气,阴阳怪调地说道:“哟,你们感情不错啊,是不是打算离婚之
  
      后立即就拿结婚证的啊?”
  
      徐佳忆淡淡地道:“你们难道不是一样吗?”
  
      徐佳忆丢下这句话,让苏凌带着孩子,便朝着民政局大门走去。苏凌直接把靳若冰给过滤掉,逗着孩子。
  
      靳若冰也靠在车上玩着手机,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正在这时,苏凌的手机铃声响起,是沈重打过来的。
  
      “苏少,经过我们的调查,去大洼村抢人的事情,好像并不是咱们道上的混混,具体是谁,我们暂时还没有
  
      查到,初步怀疑有可能是白玉堂的安保公司员工。”沈重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陈劲松指使保安过去抢人喽?”苏凌问道。
  
      “是的,基本是这么怀疑。”
  
      “好的,麻烦了。”苏凌应了一声。
  
      “我还会安排人继续调查,有新的消息我会再告诉你。”沈重说。
  
      苏凌应了一声,便挂断电话。
  
      一旁的靳若冰听得清清楚楚,说道:“喂,姓苏的,我告诉你啊,抢陈砚的事情和劲松没有任何关系。”
  
      苏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有没有关系,警察自然会调查清楚,你这是什么意思?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放屁。”靳若冰怒声道,“我只是提醒你们可别血口喷人。”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你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苏凌一边逗着孩子一边打量
  
      了靳若冰一眼,这女人,长的倒是一流,但就是脾气臭了些,就应该被万人骑!
  
      “是呀,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和徐佳忆之间有没有上床,你们自己心里清楚。”靳若冰冷嘲热讽道。
  
      苏凌扭过头看,看向了靳若冰,发现她的额头上有一团红色的细线一样的东西,道:“我提醒一下你啊,你
  
      可能马上就会有血光之灾,你自己还是要多加注意一些。”
  
      “切,吓唬谁呢。”靳若冰不屑地说道,戴上墨镜,甚至都不愿意多看他一眼,朝着远处的阴凉处走去。
  
      靳若冰走的有些急,又踩着恨天高的高跟鞋,脚上一个不小心,身子一歪,“噗嗵”一声,整个人直接歪倒在
  
      地,手里的手机也给丢得老远,脸色苍白,惨痛不止。
  
      苏凌笑道:“我就说吧,你偏不听,遭报应了吧?”
  
      “你滚远点。”靳若冰不客气地怼了一句。
  
      脚崴了,疼痛不已,动都不敢动。
  
      陈劲松也还没出来。
  
      并且靳若冰穿着短裙,下面是薄薄的肉色丝袜,此时正以一种特殊的姿势面对着苏凌,正好将某些不该呈现
  
      的地方呈现在了苏凌的面前。
  
      更感到羞耻的是这家伙居然睁大眼睛盯着自己看,没有半点儿避讳。
  
      “你……你不许看!”
  
      靳若冰着急地叫道,赶忙伸手去拉了拉短裙,同时将另外一条腿给缩了缩,可是这一缩,那崴了的脚更痛,
  
      她不由“咝”的一声倒抽一口凉气,眼眶红润,泪水就快要淌出来了。
  
      “你说不许就不许看吗?我凭什么要那么听你的话?”
  
      苏凌早就看这女人不爽,今天他吃憋,岂能放弃大好落井下石的机会,“我不仅要看,我还要光明正大的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