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33章 憋屈的靳若冰

第233章 憋屈的靳若冰

    苏凌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更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看到仇人吃憋,他会毫不客气的捧腹
  
      大笑,并且恰到时宜的落井下石。
  
      靳若冰看着苏凌一副无奈的模样,而且一双眼睛专往她的一些特殊地方瞄,她想动一动把腿并拢,刚准备起
  
      身,脚踝处的疼痛让她直接都流出眼泪。
  
      此时靳若冰的手上如果有一把枪的话,她绝对不会顾及场合,毫不犹豫的对苏凌开上一枪,哪怕和他拼个同
  
      归于尽。
  
      气极的靳若冰没有手枪,手里正抱着个lv的包包,抱了起来便朝着苏凌砸了过去。
  
      苏凌一拳挥出,正好将这那个包包给打飞了出去,顿时包里面的东西四散而开,各种小瓶小罐,口红唇膏化
  
      妆镜全部给飞了出去,在地下滚的老远。
  
      在这些物件里面,却有一些非常明显的四四方方写着“杜蕾斯”的东西。
  
      在太阳光的照耀下,非常的明显。
  
      这个女人,居然把套随身带,这是为了方便,随时随地都来一发的吗?
  
      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一个大美女坐在地下,有几个人还是打算过来把她给扶起来的。
  
      一对男女,还有一个孩子,又在民政局门口,很自然的就想着他们是小两口闹矛盾了。
  
      “年纪轻轻的,孩子都有了,吵什么架呢?”有一个岁数较大的大爷说道,一双浑浊的老眼睛看扫了扫靳若冰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美女,来,我扶你起来,现在男人都靠不住,干脆趁早离了算了。”有一个年轻点儿,看起来却有些猥琐的
  
      男人主动的伸过一只脏兮兮的大手,主动的要搀扶靳若冰,突然间目光一扫,看到地下散落的几个“杜蕾斯”
  
      ,突然眯起了眼睛,瞬间恍然大悟,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对靳若冰道:“美女,是不是这小子欠你钱啊?我
  
      最讨厌白嫖的家伙,占了便宜居然不给钱,哪有这样的事情?”
  
      靳若冰见这猥琐男越说越离谱,她实在是有些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扭过冰寒刺骨的眼睛看着那个猥琐
  
      男,叱喝道:“滚!”
  
      猥琐男一怔:“喂,美女,我可是好心帮你呢。这家伙嫖你了不给钱,我帮你讨……”
  
      “滚啊!”靳若冰尖叫一声,把那个猥琐男吓的浑身一个激灵,嘴巴里嘟囔了几句,刚走两步,又退了回来,
  
      把地下的几个“杜蕾斯”给捡了起来放进口袋里面,然后哼着曲儿大摇大摆的离去。
  
      靳若冰的胸都快要给气炸了,颇具规模的地方更是剧烈起伏着,再加上脚踝的疼痛,又看了看眼前老大爷正
  
      用一副怪异的表情打量着自己,实在是让她有种发疯的感觉。
  
      偏偏苏凌还在面前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这简直太憋屈了,她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啊?
  
      老大爷围着靳若冰转了两圈,然后看向了苏凌:“小伙子,你媳妇给你戴绿帽了?”
  
      苏凌道:“大爷,她不是我媳妇。”
  
      “哦,那就是她给别人戴绿帽了。”老大爷说道,“这种女人,你隔他远点儿,你看着丹凤眼,眉宇之间都透
  
      着一股子的不安份,整天就只靠着一副漂亮的皮囊在外面勾引男人。”
  
      “好的,大爷,我知道啦。”苏凌特意加大声音说道。
  
      “你滚!你滚!你滚啊!”靳若冰在地下大喊大叫,委屈到了极点。
  
      老大爷又居高临下地看了看她的大长腿,再叮嘱苏凌两句便朝着远处走去。
  
      苏凌看着受到无尽委屈的靳若冰,道:“你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吗?这就是!靳若冰,我提醒一下你,
  
      你最好你的那个叫言缺的男朋友给你看一看,否则遭遇血光之灾,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苏凌说罢便抱起陈砚,大摇大摆地朝着远处走去。
  
      靳若冰气的乱挥胳膊,眼眶发红,想着自己居然被这个混账东西给摆了一道,实在是憋屈。
  
      正在这时,陈劲松从里面跑了出来,看到靳若冰这般狼狈的模样,而且路边还有不少人都在对着她指指点点
  
      ,心知不好,跑了过去,慰问一番,把她给背了起来,朝着车子走去。
  
      “若冰,你怎么了?”陈劲松一边跑一边问道。
  
      “姓苏的欺负我,你不在这里的时候,他就欺负我,呜呜……”靳若冰委屈地哭出声来。
  
      陈劲松把靳若冰放在车上,安慰一番,转过身,正好看到徐佳忆从苏凌手里接过孩子正准备离开。
  
      陈劲松叫唤了一声,走了过去,站在二人的面前,看着徐佳忆,说:“徐佳忆,咱们好聚好散,陈砚归你,
  
      五千万再加一套房子一部车归你,我也算是做到人至义尽,你为什么还非得要这样做?”
  
      徐佳忆道:“我怎么做了?难道比你叫那么多人去抢儿子做的还过份?”
  
      陈劲松眉头一皱:“我给你说了无数遍了,那件事情不是我安排的。”
  
      “不是你难道是白王爷做的?”徐佳忆目光平静地反问道,“如果不是苏凌村里的村民帮忙,天知道现在砚儿
  
      是个什么情况,你不承认也不要紧,如果你说是别人做的,拜托你去调查一下,你们白玉堂不是很厉害吗,
  
      不是号称在荆南无所不能吗?你把事情真相调查清楚告诉我。”
  
      “我现在正在调查。”陈劲松说道,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车子,“苏凌为什么要把若冰推倒在地,现在脚肿的跟
  
      馒头一样,还当众羞辱她,这是人做的事情吗?苏凌,我一直当你是正人君子,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一个只
  
      会欺负女人的小人。”
  
      “陈总,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靳若冰真实情况如何,你去调查调查。”苏凌冷声说道。
  
      “事情我肯定会调查清楚。”陈劲松道,“苏凌,你不就仗着伊氏集团吗?咱们走着瞧。”
  
      陈劲松丢下这句话,最后再看了儿子一眼,转过身便离开。
  
      徐佳忆看着远去的车子,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道:“总算是自由了,苏凌,谢谢你!”
  
      “佳忆姐,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以后就只叫我的名字吧。”徐佳忆道,“中午没什么事吧?我请你吃饭!”
  
      徐佳忆目光清澈地看着他,又补充了一句:“难道不应该和我一起庆祝一下?而且……你是不是应该替我将来
  
      的安全考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