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34章 死期

第234章 死期

    时间尚早,还没有到吃饭的时间,苏凌跟着徐佳忆来到她的新房。
  
      这是荆南市的一个高档小区,虽然不是属于别墅区,但这小区的房价在荆南市绝对是属一属二的,小区环境
  
      一流,物业一流。
  
      进到这间已经装修好的房子里面,徐佳忆说道:“这套房子是我之前投资买的,买的时候才现在价格的一半
  
      ,装修好了也从来没有住过,从来没有想到这地方居然成为了我的新家。”
  
      徐佳忆笑靥如花,把孩子放了下来,便去把各个房间里的窗子门都打开透气。
  
      苏凌也没闲着,用着特异功能的他开始在各个房间里巡荡,查看是否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徐佳忆在卧室里面的窗帘打开,扭过头,看到站在门口的苏凌,不由微微一笑,问道:“苏大师,可有看出
  
      什么问题来?”
  
      苏凌摇了摇头:“很干净。”
  
      徐佳忆道:“风水格局如何?”
  
      苏凌道:“暂时没有看出什么异常。”
  
      徐佳忆说:“门口的指纹锁我给你也留一个吧,以后还过来的时候也方便一些。”
  
      苏凌脑海里面顿时浮出一些邪恶的念头,笑眯眯地道:“姐,你这算是给我留门吗?”
  
      徐佳忆俏脸一红,啐道:“你别瞎想,我才没有那样的想法呢?”
  
      “姐,你一个女人带个孩子也挺不容易的,并且你还那么年轻,有一些想法也是正常的,我能理解,我以后
  
      会时不时的过来,或者你有需要的时候,直接给我打电话,我随叫随到。”苏凌嘴巴花花,充满戏谑调调侃
  
      之意,脸上的那贼兮兮的笑容更能说明他的某些心思。
  
      徐佳忆是个极品,她可不是夏红,她热情、主动、大方,毫无半点儿的拘束,整个人就像一团火,与夏红的
  
      隐忍、羞涩大相径庭。
  
      徐佳忆的俏脸更红,但是嘴上却不认输,说道:“你就不怕被洛清秋发现?”
  
      提到洛清秋,苏凌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道:“你咋在这种时候提起清秋姐啊?”
  
      “我只不过陈述了一件事实。”徐佳忆说道,“洛清秋很在乎你,我可是听说她不喜欢你在外面拈花惹草,她
  
      性格又那么的强势,要让她发现你以后天天往我这里路,估计她会过来一把火把我这房子给烧了。”
  
      苏凌叹息一声。
  
      以洛清秋的性格的确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到时候会闹得自己鸡犬不宁。
  
      苏凌问道:“姐,我也不瞒你,像清秋姐这种,我应该怎么办?你给提个主意呗,你们都是女人,相互间应
  
      该了解一些。”
  
      徐佳忆道:“很简单啊,你就要让她不能离开你,满脑子里就是你,不就行了?”
  
      苏凌问道:“哪要怎么样才能做到呢?”
  
      徐佳忆狡黠一笑,道:“这个得你自己琢磨,我也没有经验,你就看你自己是在什么情况下对一个女人念念
  
      不忘的。”
  
      “这不一样啊,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和女人不一样。”苏凌摇头说。
  
      “原理是一样的,你看女人需要什么。”徐佳忆摆了摆手,说到这里,似乎是有些害羞,绕开苏凌就要出去。
  
      苏凌却回身抱住了她……
  
      陈劲松的别墅里。
  
      靳若冰扑在陈劲松的怀里,呜呜痛哭,断断续续的把今天在民政局门口发生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眼泪就像
  
      断线的珍珠一般簌簌而淌。
  
      陈劲松抱着她扭伤的脚踝,涂抹着正红花油,房间里充斥着刺鼻的药味。
  
      陈劲松安慰了好一阵,却没有任何的效果
  
      陈劲松也不安慰了,而是切入主题地问道:“苏凌说你血光之灾?”
  
      “嗯。”靳若冰道,“这就是他下的诅咒,他刚说,我就崴倒了,呜……”
  
      “这事情不是小事。”陈劲松表情严肃地说道,“你给言缺打个电话问一问,苏凌在这方面还是有些道行的,
  
      他说有血光之灾,肯定还是有可能的。”
  
      靳若冰突然间就不哭了,惊骇地问道:“真的吗?可是我还是觉得是他给我下的诅咒。”
  
      陈劲松惊疑不定,道:“不管是不是他下的诅咒,你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你还是给言缺打电话,让他帮你
  
      化解。”
  
      靳若冰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陈劲松又问:“你包包里面放着的几个套是什么情况,这东西你都随身带的吗?”
  
      靳若冰早就想好了说辞,道:“这不是之前放在包包里面的吗?这几天都没有用了,我也就没拿,所以就在
  
      包包里面。”
  
      陈劲松没有多想,点头道:“行吧,你别想太多,这段时间你好好在家里养病,找言缺把你的血光之灾化解
  
      掉,苏凌那里我会去想办法。”
  
      靳若冰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轻轻“嗯”了一声,说:“苏凌实在是太可恶,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苏凌不是一般人。”陈劲松道,“对付他只能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等言缺此行出去把要找的东西找到后,
  
      回来就能够收拾他了,先让他蹦哒几天。”
  
      靳若冰想到当初和言缺的约定,刚刚还悲伤难过的表情渐渐有了一丝微笑,颔首。
  
      “问问言缺,他什么时候回荆南?”
  
      “我等会儿问一问,按他的时间约定,估计也就在最近一个星期了。”
  
      “等他回事,事情就好办的多了。”陈劲松道,“明天咱们去把证给领了,最近公司里面的事情比较多,可能
  
      不会一直陪着你,我帮你去找个保姆。”
  
      “不需要。”靳若冰摇头道,“徐佳忆都不要保姆,我也不需要,我没有那么娇气。”
  
      陈劲松放下她的玉足,过去洗了把手,便驱车回公司。
  
      靳若冰则拿起手机,拨通言缺的电话。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死在这里了。”电话刚一接通,靳若冰便嗔道。
  
      “你怎么了?”言缺平静地问道。
  
      靳若冰把今天的经历给言缺讲了一遍,最后说道:“我实在是受不了那个姓苏的家伙了,你这次回来一定要
  
      弄死他,我要看到他死!”
  
      言缺道:“你再忍忍,过两天我就回来,我回来之日,就是苏凌的死期!”
  
      靳若冰应了一声,又说:“抢孩子的事情已经按你的要求做了,他们也都开始怀疑,而且相信很快就能够调
  
      查清楚了。”
  
      言缺道:“没事,你放心吧,你现在还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