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36章 家暴

第236章 家暴

    方欣刚走,苏凌就给村长乔宏伟打了电话,询问乔书记是否知道村里人在购买融资担保公司的产品。
  
      乔宏伟一听这话,不由哈哈大笑,道:“苏凌,这事儿我当然知道啊,而且我是积极支持的。”
  
      苏凌眉头一皱:“风险评估有吗?”
  
      乔宏伟拍胸脯道:“当然有啊,这可是市里领导点名称赞的公司,而且这家公司融的资都投向了新的房地产
  
      ,江山如娇的那个楼盘就是他们开发的,不可能有问题的。”
  
      苏凌以前没事的时候就经常看新闻,了解社会时事,虽然不是金融方面的专家,但他也知道一些套路。
  
      “乔书记,百分之二十的收益,这已经远超市场收益预期,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苏凌还是相信自己的感觉。
  
      乔宏伟道:“这个百分之二十收益不是一年的收益,是有存满五年的条件,这和那些骗子平台不一样,你就
  
      放心吧,我昨天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还特意的去打听过,都说非常安全,而且还投了不少钱,并且……你
  
      可能不知道这家融资担保公司的后面是白玉堂,在咱们荆南,白玉堂的强大,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听着乔宏伟胸有成竹的话,苏凌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提醒他要注意一些。
  
      乔宏伟拍胸脯说没事,然后说市里的记者这两天就会到村里来,让他务必留一天时间。
  
      苏凌答应说自己一定能在。
  
      挂完电话,苏凌起身去给陆茂配制了一份药液,递给了他,告诉他这段时间好好的调养,应该再过一个星期
  
      左右就可以去拆掉石膏了。
  
      陆茂惊喜不已,对苏凌竖了根大拇指,道:“苏凌,你真是神医啊,你说要开诊所的,什么时候开始搞起来
  
      ?就你这医术,估计到时候门庭若市,无数权贵政要都会请你出山治病,不过我想好了,你要成了神医,哪
  
      有你出山治病的道理,你可得要有自己的骄傲,就算是一个国家的总统也得亲自过来,如果非得要让你出山
  
      ,至少一亿美金的出场费,你看怎么样?哈哈。”
  
      苏凌笑说:“是不是还得专机专车接送?然后还得国际美女伺候?”
  
      陆茂眼睛一亮,对他竖了个大拇指:“这个可以有,什么国际超巨女明星,什么嫩模网红,还不都是你招一
  
      招的手的事情?哈哈,想想都刺激啊,苏凌,你还缺经纪人吗?要不我给你做个经纪人算了,工资咱们好商
  
      量,年薪一亿,税后。”
  
      苏凌拿起身边的抱枕便朝着陆茂砸了过去,笑道:“这有个枕头,趁早,你赶快睡会儿。”
  
      陆茂哈哈大笑,拿起手机,招了招手,道:“要不要来一把王者,让你见识一下我村服公孙离的厉害?”
  
      “没兴趣。”苏凌摆了摆手,“我出去给我爷爷帮帮忙。”
  
      苏凌过去拿了把锄头,走到屋后面的一个小院里。
  
      爷爷正在地里翻着土,赤着上半身奋力地挥舞着锄头。
  
      “爷爷,这地翻了种什么的?”苏凌叫了一声,过去帮忙。
  
      “种点儿白菜。”王楚河说。
  
      “我帮您。”苏凌说着便与爷爷并排站在一起,一锄头一锄头地翻土。
  
      过了一会儿,苏凌扭过头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爷爷,说道:“爷爷,心里还没有舒服点?”
  
      王楚河说:“不舒服又能如何?还不得好好地活着。”
  
      苏凌道:“这个情况比较特殊,如果他当初能够听我的,也就不会有这么个结局。”
  
      王楚河平静地说:“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其实人这一辈子,都是命中注定的。有些人,生下来就锦衣玉
  
      食,想的就是怎
  
      么把生活过的更好,而有一些人,却在一生下的时候,就在考虑怎么活着,这就是命。我可不相信什么众生
  
      平等,在这个社会上,众生是不可能平等。”
  
      苏凌深为认可,说道:“爷爷,您别想太多,任何时候,我都会陪伴在您的身边。”
  
      王楚河停下手里的活,笑看着苏凌,道:“从小到大,就你最让爷爷省心。”
  
      爷孙俩相视一笑,没有多说。
  
      正在这时,远处传来争吵叫喊的声音。
  
      苏凌和王楚河停下手里的活,侧耳细听,然后从后面走了出去,来到一个小山坡上,极目远眺,好像远处钱
  
      子浩家里那边有吵闹的声音,并且越来越多的人都朝着那边围去,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过去看看。”王楚河担心是那边出了什么事,习惯性的让苏凌过去,如果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他可以帮
  
      上一把。
  
      苏凌二话不说,便朝着钱子浩家的方向奔跑而去。
  
      苏凌赶到的时候,已经到了不少人,而且激烈的争吵声好像也停了下来。
  
      随着他的出现,村民们纷纷给他让了一条路。
  
      苏凌到了里面,却看到方雨被几个村民搀扶着,而且鼻青脸肿,秀发凌乱,衣衫也都被撕烂,几乎都能够看
  
      到胸前一大片的雪白以及诱人的沟壑。
  
      钱母泪流满面,直骂自己儿子的不是,不住地安慰着方雨。
  
      原来是方雨被钱子浩给打了。
  
      村民们指指点点,评头论足,纷纷都猜测着。
  
      “子浩这人我比较了解,平时还是比较温顺的,他敢对他新过门的媳妇打这种狠手,肯定还是因为方雨在外
  
      面不干净。”
  
      “我也觉得有可能,方雨之前骗了人家苏凌,现在又过来骗钱子浩,如今钱家成这个模样了,以她那不安份
  
      的性格,肯定在
  
      外面勾引野男人。”
  
      “我看未必,我觉得有可能是钱子浩的这里有问题,前段时间受大刺激了……”说这话的村民指了指自己的脑
  
      子。
  
      方雨的表情很是痛苦,脸色苍白,泪簌儿簌簌而淌。
  
      在几个村妇的搀扶下刚走了两步,突然间小腹处传来了一阵剧痛,“啊”的一声惨叫,她顿时蹲了下来。
  
      “呀……有血,有血啊……方雨是怀孕了吗?”
  
      有人最先看到方雨裤子上的血迹,开始有女人尖叫了起来。
  
      苏凌低头一看,方雨的裤子上果然有血。
  
      方雨小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