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38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第238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钱子浩原本就是属于体形魁梧的青年,而且手里拿着把菜刀,高高举起,还颇有几分唬人。
  
      方家人顿时有些害怕,不敢近身,方欣吓的转身就要走。
  
      就在这一刻,旁边屋子里一个身影扑了出来,接着钱子浩就飞了出去,“哐”的一声撞在桌子上,手里的菜刀
  
      脱手而出。
  
      众人皆惊,瞠目结舌地看着跳出来的人影,正是苏凌。
  
      钱母立即扑向了儿子,要去把苏凌扶上来。
  
      方家人立即过去抢了地下的菜刀,看着地下蜷缩在一起显得极其痛苦的钱子浩。
  
      方欣感激地看了苏凌一眼,这个男人,果然很靠谱,关键时刻,靠的住!
  
      方欣向前一步,指着钱子浩道:“钱子浩,我告诉你,你把我妹打成这样,我们已经报警了,要不了多久,
  
      警察就会过来,到时候你就等着去牢里陪你老爹去吧。”
  
      “滚!”
  
      钱子浩嘶吼一声,“贱人!滚远点!”
  
      正在这时,外面果然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钱子浩就像是受到极大的惊吓似的,尖叫一声,突然间跳了起来,拼命地朝着楼上冲去。
  
      可是刚刚跑了几步,身上疼痛的厉害,脚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钱母过去扶他。
  
      方家人却迅速扑了上去,要把钱子浩给按在地下,担心他等会儿又拿出个什么凶器出来。
  
      钱子浩动弹不得。
  
      不消一会儿,警方到来把现场控制下来,了解事情经过,然后就要把钱子浩带走。
  
      钱母哭喊的撕心裂肺,连叫自己的儿子是冤枉的,可是法律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可讲。
  
      外面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刚刚发生的一桩事情终于落下帷幕。
  
      方家平把女儿方雨给带了回去,苏凌也特意配制了一份药,交给了方家平给方雨喝了,回到家里的时候,爷
  
      爷已经做好了饭菜等着他的回来。
  
      饭桌上,苏凌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经过给爷爷讲了一遍,爷爷说道:“医者父母心,方雨这头以前那般对你,
  
      你居然能够不计前嫌,可见你确实已经长大了,以后完用不用爷爷替你操心什么了。”
  
      苏凌道:“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我的人生阅历尚浅,以后还希望爷爷给我指点迷津呢。”
  
      王楚河笑了笑,没有说话。
  
      第二天上午,苏凌便开始筹备中医诊所的事情。
  
      诊所说是筹备,其实非常的简单,就是去城里找人做了一副牌匾,牌匾上写了“春风诊所”四个行书大字。
  
      字迹宛如行云流水,笔走龙蛇,心正字正,丰筋多力,是一手不可多得的好字,正是出自于王楚河之手。
  
      牌匾需要有几天才能做得出来,苏凌和王楚河商量一番,最终定着六月十八春风诊所正式营业。
  
      苏凌行的是中医,而且也没有行医资格证,所开的诊所也没有开具相关证明,所以他还特意让人写了一个小
  
      牌子,准备到时候放在门口,提醒着往来问诊的人。
  
      牌子上只有两行字:“无证无牌,出了任何问题,概不负责;有缘无缘,治病医者本心,死生由命。”
  
      方雨小产之后,经过苏凌药物的调理,她的身体恢复的极其好,完全不会落下后遗症。
  
      同时,钱子浩因为故意伤人罪,面临着法律的制裁,其母实在是无辙,不愿意看宝贝儿子也重蹈丈夫覆辙,
  
      所以最后去找到方雨,愿意拿出三十万块钱做为赔偿。
  
      当然,这个三十万也是方欣在旁边“争取”过来的。
  
      三十万块钱的代价就是方家人不追究钱子浩的责任,而且钱子浩与方雨离婚。
  
      又过了一天,方雨亲自去了派出所一趟,不再追究钱子浩的责任,钱子浩也被顺利的从派出所里放了出来,
  
      而且刚刚出来就被钱母拉着到了民政局和方雨把婚给离了。
  
      自从其父钱东怀的事情之后,钱子浩就对警察极其的忌惮,夜里经常被梦里的警笛声给惊醒。
  
      钱子浩在派出所里被关了一天两夜,一直都处理担惊受怕之中,出来的时候精神都有些恍惚,离婚也好,赔
  
      偿也好,他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过的。
  
      回到家里,钱子浩又把自己锁在了屋里。
  
      这样的事情从来几家欢喜几家愁,钱子浩赔了夫人又折兵,但是方雨和方欣二人却是激动不已。
  
      晚上,方欣来到方雨的房间里面,激动地拍打了她一下,道:“怎么样?听我的总没错吧?现在你也获得自
  
      由了,钱也得到了,三十万啊!这得你挣多少年才挣得到啊,现在感觉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兴奋?”
  
      方雨点头道:“是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我看到卡上的余额变成六位数的时候,我也很高兴,虽然
  
      痛是痛了点儿,也遭了点儿罪,但看在钱的份上,这点儿痛又算得了什么呢?没钱才是人世间最大的痛苦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