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45章 事情闹大

第245章 事情闹大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那片土墙屋走去。
  
      乔宏伟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在林记者面前强颜欢笑,恭敬地问道:“林记者,您这是要去哪儿呢?”
  
      “我听说你们村还有住在危房里的贫困户,前段时间下那么大的暴雨,住土墙屋不危险吗?”林记者一边走一
  
      边说着。
  
      “我们村的确有这么一家,他们住的的确是危房,我们村干部也去找过他们家,想帮助他们进行危房改造,
  
      可一来他们一分钱不拿出来,另外他们也不愿意搬,就愿意住那片土墙屋,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乔宏伟
  
      连忙解释。
  
      “哦?这样吗?”林记者有些意外,“这样的话,我干部的更应该过去问问,了解他们家究竟有什么困难?”
  
      林记者的脚步更是加快。
  
      不大一会儿,一行人走到那片土墙屋的前面,杂草丛生,墙屋坍塌,那扇常年紧闭着的厚重木门都已经腐烂
  
      不堪,一些角落里都能够看到探头探脑的硕大老鼠。
  
      林记者左右打量了一圈,眉头微皱,扭过头看向乔宏伟:“乔书记,这地方住的有人吗?”
  
      “有。”
  
      乔宏伟道,“性格比较怪异,我们想帮扶,可是这家伙根本就不配合。不大和村里人接触。”
  
      “不配合就不做了吗?”林记者问道,“人呢?我去问一问。”
  
      “林记者,这家人也有暴力倾向,建议您别靠近。”乔宏伟又说。
  
      林记者停下脚步。
  
      这时,正好门打开了,丁力扶着兰婆婆走了出来。
  
      母子二人的衣衫都十分破烂,兰婆婆佝偻着身子,满头银发,脸色苍白,气喘吁吁,显得极其虚弱,就是走
  
      过那个并不算太高的门坎都要儿子把她抱出来。
  
      二人的身上也有一股浓郁的死气,使得林记者他们看到了都忍不住露出恐惧之色。
  
      “兰婆婆,丁力,这位是县里的林记者,她亲自过来慰问你们的生活情况。”乔宏伟说道,“你们要有什么想
  
      法,都提出来。”
  
      兰婆婆默不作声,浑浊的眼睛仔细盯着林记者,然后抬了抬手:“林记者下来体察民情了是吧?我还以为当
  
      官的都不管人间疾苦了呢?记者大人,你过来吧,我有好多话要给你说。”
  
      乔宏伟可不敢让林记者冒险,扬声叫道:“兰婆婆,有什么话你现在就说,你还怕我们听不到吗?”
  
      兰婆婆突然笑了笑,只是盯着林记者。
  
      林记者发现自己到这里来是一个极大的错误,她原本还是想过来瞧一瞧这户人家,看看究竟有多么的贫苦,
  
      她也可以帮扶帮扶,也没有白来大洼村一趟。
  
      可是看到老太太这副模样,林记者的心底里有一些恐惧,扭过头看了看林恬儿,后者低声道:“小姨,要不
  
      把这里的事情交给乔书记来处理,咱们走吧。”
  
      林记者道:“都到这里来了,现在转身就走,你让小姨以后还怎么在县里混下去?估计被人笑话一辈子。”
  
      “你真的要以身犯险?”林恬儿担心地问,“这个老太太看起来真的很可怕,还有她的儿子,又高又壮。”
  
      乔宏伟还在扯着嗓子和兰婆婆说话,可是兰婆婆依然不为所动。兰婆婆见林记者半晌不动,突然间缓缓地跪
  
      了下来,儿子丁力也紧跟着跪下。
  
      “大人啊,你可得替老婆子做主啊。”兰婆婆似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大声地说着,最后趴倒在地。
  
      兰婆婆和丁力二人极是虔诚,趴在地下,再也没有爬起来。
  
      林记者心头大骇,赶忙向前走了过去。
  
      乔宏伟他们心头大急,现在只怕拉不住林记者,只能在旁边护住她的周全,如临大敌。
  
      “老人家,你快起来,你千万别跪着,快起来。”林记者连连说道,过去伸手就要把兰婆婆扶起来。
  
      兰婆婆抬起头来,露出晒干的橘子皮一般的老脸说:“记者大人,您要不为老太婆做主,老太婆就不起来!”
  
      林记者着急地说:“老人家,你起来说,我替你做主。”
  
      丁力小心翼翼的把兰婆婆扶了起来。
  
      林记者又让乔宏伟去给兰婆婆搬把椅子过来,兰婆婆却摇了摇头说不需要。
  
      林记者看着这个让她恐惧又同情的老太太,柔声说道:“老人家,你有什么冤屈都说出来。”
  
      兰婆婆说:“记者大人,我要状告村支书乔宏伟团伙五宗罪。”
  
      乔宏伟面容一僵。
  
      赵刚也是大感意外,下意识地扭头看了女神林恬儿一眼。
  
      美女记者林胜男偏过头看了乔宏伟一眼,然后对老太太说道:“老人家,只要您说的情况属实,我一定替您
  
      做主。”
  
      兰婆婆微微颔首,缓缓伸出第一根手指头:“第一宗罪,草菅人命,前段时间,咱们村有一个村民名叫王青
  
      山,突然暴病而亡,对外宣称是高血压冲了头,抢救不及时而死,但当时在场的很多人都知道,王青山的死
  
      ,正是因为咱们村的一个叫苏凌的村医胡乱用药所为,原本可以救活的一个人,硬生生的被苏凌给毒死了,
  
      苏凌一直怨恨王青山,后来王青山家人过来找苏凌的麻烦,结果乔宏伟带着全村的人把他们给赶了回去,助
  
      纣为虐!”
  
      乔宏伟道:“兰婆婆,话可不能乱说,什么事情都得讲究一个证据。”
  
      兰婆婆哼道:“这还需要证据吗?全村人都知道,王家人还不都是因为害怕你们村干部,所以才不敢再闹。”
  
      乔宏伟扭过头对林胜男说:“林记者,这件事情您可以派人明察,事情早就已经查清楚了,兰婆婆根本就没
  
      有把事情真相了解清楚,就在这里恶意诽谤。”
  
      林胜男沉声道:“是不是诽谤,一调查就知道了,先听兰婆婆说完余下的四宗罪。”
  
      乔宏伟闭嘴,扭过头狠狠地看了兰婆婆一眼,早就觉得这老太婆会惹事,结果防都没有防住。
  
      一旁的林恬儿也没有想到事情闹的这么大,昨天过来看到了丁力,只想借着小姨的身份过来帮一帮这个贫穷
  
      的男人,没成想弄巧成拙,事情越闹越大了。
  
      林恬儿特意扭过头看了苏凌一眼,后者却是一脸平静,没有半点儿慌张。
  
      倒是那个叫赵刚的村防暴主任却一脸愤怒,双拳紧握。
  
      兰婆婆伸出第二根手指头,说:“我要状告乔宏伟的第二宗罪就是他任人唯亲。之前我们村的防暴主任是钱
  
      东怀,他在大洼村可谓是恶贯满盈,惹得全村天怒人怨,最后钱东怀多行不义,抓去吃牢饭,而乔宏伟做为
  
      村支书,不管不问,任其在村子里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他与钱东怀窜通一气。更可气的是钱东怀被抓之后,
  
      乔宏伟居然以权谋私,选取了之前跟着钱东怀在村子里放高利贷的赵刚起来接了钱东怀的班,成为了新一任
  
      的防暴主任。关于现任防暴主任赵刚的身份,记者大人可以去查一查,我做为大洼村的村民,绝对不允许这
  
      么一个有着黑社会背景的人做村干部,乔宏伟在大洼村只手遮天,硬生生的把这个小混混给扶上了村干部之
  
      位,吃国家粮食,您说,这算不算一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