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46章 数落罪行

第246章 数落罪行

    兰婆婆义愤填膺,字字如刀,扎向了乔宏伟和赵刚的心里。
  
      乔宏伟气的脸色苍白,这老太太真是会颠倒黑白,胡言乱语。
  
      赵刚更是气的额头上青筋直冒,如果不是顾及到眼前有林胜男,他都已经扑上去一拳头干死这个老太婆了。
  
      林胜男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老人家,您继续说。”
  
      兰婆婆伸出第三根手指头:“这第三宗罪,就是乔宏伟做为村干部,办事不公平,我们家里条件很差,这个
  
      您也看到,老婆子我身体不好,我儿子的脑子也有些毛病,一天到晚连吃饭都成问题,可是我们的乔宏伟书
  
      记在申请五保户的时候,根本就不考虑我们娘儿俩,将一些五保户名额给到一些条件比我们好太多的村户,
  
      其中就有一些和他沾亲带故的。”
  
      乔宏伟急忙说:“兰婆婆,你又在瞎说,关于五保户这件事情,我有亲自找过你,你根本就不理睬我,我要
  
      到你屋里拍几张照片做为记录,你又不让我进门,你说我怎么给你申请?虽说你不是五保户,但村里这些年
  
      还是给你提了米和油,结果你全部给丢出来,你怎么还倒打一耙呢?”
  
      兰婆婆说:“谁知道你的米你的油里面有没有毒?那么一小袋米,一小壶油,够我们娘儿俩吃吗?我们要拿
  
      了,岂不是还要背个名,以成全你村支书的好名声?”
  
      乔宏伟气极。
  
      这种人,简直就是蛮横不讲理。
  
      兰婆婆看了看林胜男,见她依然一语不发,不由伸出了第四根手指头,缓缓地说道:“这第四宗罪,就是强
  
      抢田地,我们家原本有一块田地,与赵老太婆家的相邻,那天他们家已经把菜种到我家的地里,最后起了争
  
      执。偏偏那个叫苏凌的跑过去帮助赵老太婆,非得说那块地是他们的,然后还把乔宏伟请了过来,乔宏伟和
  
      他们是一伙的,当场做了决断,说那块地是赵老太婆的,他们就是典型的看着我们娘儿俩软弱好欺负,强取
  
      豪夺,并且还打伤了我儿子丁力,这件事情,还请记者大人替我们做主啊。”
  
      乔宏伟急,赵刚急,林恬儿急。
  
      但是苏凌却笑了。
  
      没有想到这老太太的口才那么好,说的头头是道,而且直抓重点,强行颠倒是非,对自己有利的就说,对自
  
      己没利的只字不提,现在只说了四条,感觉已经把乔宏伟和他的团伙说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乡村恶霸。
  
      刘小娜做为记者一直都对周围事物有着极强的敏感度,她听兰婆婆在数落罪行的时候,她一直在默默的关注
  
      着这几个当事人,乔宏伟和赵刚他们几个村干部都是咬牙切齿,愤怒之极,反倒是苏凌却淡定从容,不由多
  
      关注了他几眼。
  
      兰婆婆伸出张开的五指,继续说:“第五宗罪,就是乔宏伟团伙蛮横暴力,不可理喻,仗着他是村干部,在
  
      村子里拉派结派,想做什么事情村里人就必须得配合,否则他们就会联合在一起来对付。前段时间,又是那
  
      个叫苏凌的喜欢下毫子,结果不知道故意还是无意,他的毫子丢了,就怀疑到是我的这个傻儿子偷了他的东
  
      西,非得要冲进我的家里来调查,我儿子向来老实巴交,做了就是做了,没做就是没做,肯定不同意让他们
  
      进屋搜查,结果就和苏凌他们打了起来,我儿也被他们打伤了,我们都是老实贫苦人家,无处伸冤,只能打
  
      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以上这五宗罪,记者大人可以详细的调查,要有半句假话,叫我老太婆不得好死!”
  
      “大洼村不是乔宏伟的大洼村,他乔宏伟不是土皇帝,他是村干部!他不仅不为村民们谋福利,帮着村民们
  
      解决困难,反而拉帮结派,草菅人命,任人唯亲,强取豪夺,以权谋私,种种恶行,实在是罄竹难书,十恶
  
      不赦。”
  
      “记者大人,您可一定要替我们娘儿俩做主啊,这件事要不解决,您走之后,我们俩儿娘就将死无葬身之地
  
      啊。”
  
      “请记者大人替我们做主!”
  
      兰婆婆说着又跪了下来,向着林胜男磕头。
  
      丁力也跪在一旁,跟着母亲一起磕头。
  
      林胜男赶忙上前两步,把兰婆婆扶了起来。
  
      “老人家,你们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详细的调查,而且你们的安全我也会负责。”林胜男连连说道,“你
  
      们先进来,先起来啊。”
  
      林胜男好不容易把兰婆婆扶了起来,看着兰婆婆老泪纵横的模样,心中不忍,扭过头狠狠地看了乔宏伟一眼
  
      。
  
      乔宏伟简直是有苦说不出,这种时候,他说什么都没用,只有等会儿再向林记者解释。
  
      真是低了这老太婆,满以为她是个只会玩一些巫术、信迷信的老太婆,没有想到头脑清醒,而且口才极好,
  
      并且还读了不少书,更重要的是她还非常会演戏。
  
      苏凌仔细地盯着兰婆婆的一举一动,他总感觉这老太太似乎别有目的,一言一行都透着杀机。
  
      就在林记者过去扶起老太太的时候,苏凌心知不妙,想要叫唤,已经来不及,直到林记者退后了两步,苏凌
  
      死死地盯着她,却没有看出什么问题。
  
      一直在注意着苏凌的刘小娜觉察到了不一样,凑到苏凌的旁边,轻声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苏凌摇了摇头。
  
      刘小娜又问:“这老太太说的都是真的么?”
  
      苏凌说:“事情的确都有这么个事情,但绝对没有她说的那么恶劣。”
  
      刘小娜说:“那就还是有点儿恶劣哦?”
  
      苏凌偏头看了刘小娜一眼:“你这算是钻牛角尖吗?”
  
      刘小娜道:“我只是想知道真相,如果老太太说的都是真的,我做为公众媒体人物,这件事情我得详细的调
  
      查,并且做一个专题报道。”
  
      苏凌笑着说:“我支持你,尽管详细的调查,在场的这么多人,都想知道真相,也可以给全世界人民一个交
  
      待。”
  
      “你不怕?”
  
      “我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
  
      “牛。”刘小娜笑了笑,对他竖了个大拇指。
  
      另外一边,林胜男已经把兰婆婆安慰好,口口声声说会调查清楚,还事情一个真相,然后就转过身离开。
  
      一路上林胜男便已经开始向乔宏伟了解情况,乔宏伟总算找到申冤的时候,滔滔不绝地为自己辩解:“王青
  
      山之死,与村医苏凌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且镇里的医生都说了,他给的药没有任何的问题,这个可以去镇卫
  
      生院去查记录另外钱东怀的事情,这件事情我是做的不对,钱东怀在村里是做了一些坏事,我做为村干部是
  
      没有起到监督管理的作用,这点儿我承认错误,但钱东怀上面有人,我……我也没办法啊。”
  
      林胜男脚下一顿,问道:“他上面有什么人?你指的是谁?说清楚一点。”
  
      乔宏伟一脸为难,左右看了看,低声道:“等会儿我再给您说吧。”
  
      林胜男又问道:“五保户的事情呢?”
  
      “五保户真的是他们不配合,好像我们全村人都和她有仇似的,她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们,我们村干部根本
  
      没办法和她交流啊,唉。”乔宏伟一脸苦逼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