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47章 七寸位置

第247章 七寸位置

    林胜男问:“兰婆婆说你在推选五保户的时候有沾亲带故,是真的吗?”
  
      乔宏伟道:“都是一个村里,相互之间沾点亲带点故很正常啊,而且我们推选五保户,都是在村里干部在会
  
      议上面商讨过的,绝对不会是我自己拍脑袋拍出来的,更不会以权谋私,我们村里有六个五保户,他们家里
  
      的条件是真的很差,这点儿林记者您可以调查。”
  
      林胜男默不作声。
  
      乔宏伟立即又解释了“强占田地”和“拉帮结派打丁力”的事情,最后气愤地说道:“那老太太简直就是胡搅蛮
  
      缠,不可理喻,真的想不到她怎么还反过来咬我一口,唉。”
  
      不知不觉间,一行人已经走到村委会院子里。
  
      进到会议室里,林胜男也向乔宏伟大概了解了情况,做为记者,这种事情她不会亲自去跟,而是交给了身边
  
      的一个科长,让他去好好调查这件事情,并且形成一个专项调查组。
  
      听到这个话,乔宏伟就知道自己完蛋了。
  
      更感到绝望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赵刚。
  
      他之前的确是放高利贷的,也是跟着钱东怀在一起厮混,在村里村外可得罪了不少人,虽说最近这段时间也
  
      做了较大的改变,老实本份,想尽一切办法的改变自己的恶劣形象,但如果有人非得要拿出来做文章,他也
  
      就只能认栽。
  
      以赵刚的资历,村防暴主任这个位置肯定是轮不到他的,当初乔宏伟把事情想简单了,如果这件事情只到镇
  
      里,兴许事情好解决,而镇里的领导都和任震华这些人的关系不错,倒不会出问题。偏偏这回来的是县里的
  
      领导,这个时候估计镇里的领导都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乔宏伟虽说没有做出什么草菅人命这种伤天害理之事,但其他的像以权谋私、拉帮结派种种,就要看某些事
  
      情怎么定,定的好就是联合群众、公平正直,定的不好就是以权谋私、拉帮结派。天气炎热,偏偏又没电,
  
      林胜男大汗淋漓,不由问乔宏伟:“乔书记,这么热的天怎么还停电呢?”
  
      乔宏伟连忙道:“今个儿凌晨,变电房里窜进去一条蛇,把变压器烧坏了,现在村里的电工师傅还在抢救。”
  
      “办事效率也太低了吧?”林胜男蹙起了蛾眉,“这样的天气,村里没电……唉,真不知道你这个村支书在搞些
  
      什么?一些基本的民生工作不好好做,一天到晚就在想着别的呢?”
  
      乔宏伟心头大惊,林胜男明显不悦,这话更是像把剑一样刺向了他,令他冷汗涔涔而落。
  
      刚开始还直夸他是个能干的村干部,现在就变成一个啥事不会干的村干部,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的感觉实
  
      在是让他难受。
  
      林胜男继续说:“乔宏伟,我琢磨你这也没想继续做这个村支书了吧?你的脸皮真够厚的啊,筑堤明明都是
  
      有人出钱请村里人筑堤的,你居然大言不惭地说这是你自己的功劳,你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呢,我要刚刚不
  
      去多问几个村民,还把我蒙在鼓里呢?”
  
      乔宏伟连连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其实他是想解释的,只不过刚刚都没有给他机会解释啊。这时候,他是有口难辩。
  
      完了,彻底完蛋了。
  
      林胜男显得非常生气,冷冷地看着乔宏伟,然后对着旁边一直陪同、同样脸色极其难看的镇长说道:“这就
  
      是你们选出来的好干部!”
  
      林胜男甩手而去。
  
      镇长看了乔宏伟一眼,长叹一声,紧跟而去。
  
      乔宏伟心知这回彻底完蛋,但还是强行的走了出去,看着林胜男上了车,便与她挥手道别。
  
      几辆车迅速的驶出村子,乔宏伟再也坚持不住,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嘴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
  
      ,彻底完蛋了,这回彻底栽跟头了。”
  
      满盘的计划就此落空。
  
      乔宏伟心如死灰。
  
      赵刚又是绝望又是害怕,毕竟他之前的确是放过高利贷,这回记者发怒,只怕派出所的那些人还会扯一些旧
  
      账,弄不好就会把他再送进去陪钱东怀了。
  
      “乔书记,现在只能找苏凌了,他认识的人多,一定有办法的。”赵刚说道。
  
      乔宏伟突然间坐了起来,重重地一点头:“对对对,只有苏凌了。”
  
      二人赶忙去找苏凌。
  
      苏凌根本就没有跟着去村委会,半路就折返回到家里。
  
      兰婆婆的这一手玩的漂亮,乔书记和赵刚肯定下不来台。
  
      苏凌想了想,想给伊枫打个电话,手机却没电了。
  
      他把事情给爷爷和陆茂讲了一遍,陆茂指了指自己的腿,气愤地说道:“简直就是瞎说八道,我这腿是谁打
  
      折的呢?我都还没有找他们的麻烦呢。”
  
      王楚河也说道:“其他的事情都好说,唯独赵刚之前放高利贷的事情不好说。”
  
      这点也是赵刚的七寸位置,好好的利用,可以大作文章。
  
      没过多久,赵刚和乔宏伟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一进门便央求地看着苏凌,询问现在应该怎么办。
  
      苏凌淡淡地说:“这不是还在调查吗?有什么好担心的。”
  
      乔宏伟道:“就是因为现在在调查,所以才要想办法自救啊,等着盖棺定论了,那时候就来不及了。”
  
      苏凌说:“也就赵刚有些污点,最坏不过从防暴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放高利贷的事情之前不就归到钱东怀
  
      的责任了吗?你赵刚最多只是罚点款,有什么好惧怕的?乔书记,你得请找电工师傅把电弄过来啊,我手机
  
      没电,打不成电话啊。”
  
      乔宏伟说马上去催,当即跑了出去。
  
      电终于在傍晚时分送了出来。
  
      苏凌立即把手机充电,开机之后,林恬儿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我小姨很生气,你们还是要注意。”
  
      苏凌想了想,回了一条消息:“林记者的身体如果有什么不适的话,尽快过来找我。”
  
      很快林恬儿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开门见山地问:“你刚那条信息什么意思?”
  
      苏凌道:“我只是推测。我们村的兰婆婆是个巫婆,刚刚她们俩之间有身体接触,我怕兰婆婆在林记者身上
  
      做了什么手脚。”
  
      林恬儿丝毫不信:“我小姨不信迷信。”
  
      苏凌道:“这不是迷信,而有可能是一种毒,我只是善意的提醒。”
  
      林恬儿秀眉蹙起:“我会给你带话的,哦,对了,我小姨说了,这回会彻查你们村子里的这几件事情,估计
  
      乔宏伟和赵刚的乌纱帽不保了,你们那个乔书记的胆子真够大的,连记者都敢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