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48章 求情

第248章 求情

    苏凌道:“筑河堤是我出的钱,是我不愿意太高调,所以才让乔书记这样说的,这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林恬儿说道:“很多事情都是小事情,但是所有的小事情汇集在一起,就变成了大事情。”
  
      苏凌又问:“你昨天到大洼村里来,是提前探路的?”
  
      林恬儿摇头说:“我是过来找投资项目的,所以就提前过来看看,你们村里的环境不错,今天跟我小姨过来
  
      ,不是说还有一起吃饭的吗?我就打算借这个机会和你们谈一下投资的,结果……现在投资肯定搞不成了。”
  
      苏凌再和林恬儿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他又打电话给伊枫,把这边的事情给伊枫讲了一遍。
  
      伊枫听罢,哈哈笑道:“这能有多大个事情,放心吧,没事的。”
  
      听着伊枫胸有成竹的话语,苏凌也没有什么担心。
  
      市里,林胜男的家里。
  
      林胜男和林恬儿虽然同姓林,但并不是一族之人,只因林胜男与林恬儿之母关系极好,平时以姐妹相称,所
  
      以林恬儿才唤之为“姨”。
  
      林恬儿和林胜男坐在一起吃着饭。
  
      “小姨,大洼村的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的?”林恬儿小声问道。
  
      “等调查结果出来之后,依法依规处理。”
  
      “一个偏僻落后的小村子,其实要求不用那么高,我觉得乔书记还是挺不错的,你今天早上看了那么多的村
  
      子,就他们大洼村的防汛是做的最好。”
  
      “功是功,过是过,不能混为一谈。”林胜男淡淡地说,“你们林氏想去大洼村投资尽管去投,你也可以去和
  
      乔宏伟谈。”
  
      “那不是浪费时间吗?刚刚和乔书记谈好了,要冉换个书记,把我们满盘的计划给推翻,那有什么用?”林恬
  
      儿嘟起了嘴巴。
  
      “这个随你,大洼村环境不错,风景很好,你们林氏不着急投资,我相信还有其他的公司抢着投资,到时候
  
      你们不后悔就行了。”林胜男喝了一口汤,轻描淡写地说。
  
      林恬儿嘟起了嘴巴:“小姨,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这件事情能不能从轻发落,尽可能的大事化小,小事
  
      化没?”
  
      林胜男说:“你让我包庇吗?这件事情如果被一些有心人掌握,你可知道是什么后果吗?”
  
      林恬儿幽幽叹息一声,自怨自艾地说:“都怪我当时给你说了这桩事情,要不然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的麻烦
  
      了……”
  
      林胜男说:“我也希望你当时没有告诉我,我也可以假装不知道。”
  
      林恬儿一脸惭愧:“我也只是想帮一帮他们一家,他们真是……”
  
      林胜男默默吃饭。
  
      正在这时,林胜男放在旁边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扭过头一看,立即接通电话。
  
      “喂,曹记者。”
  
      “林记者啊,听说今天在鹿鸣镇巡查的时候有了新发现,是不是真的?”
  
      “是有这么回事,现在已经在调查了。”
  
      “林记者啊,我觉得呢,那只是一个小山村,如果不伤筋不动骨的话,尽量别把事情闹的太大了,底层村官
  
      的日子也不好过。”
  
      “这……”林胜男有些意外,这个曹记者负责采访司法这块,平时处理事情极其严苛,遇到这样的事情,以他
  
      以往的性格,他肯定会严格调查啊,怎么今天反其道而行之呢?
  
      不知道老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莫不是为台里的节目做准备?
  
      “哈哈,这只是我给你的一个建议。”曹记者大笑着说。
  
      曹记者的电话刚话,县组织部的记者又打电话过来了。
  
      同样询问的是大洼村的那桩事情,而且这个县组织部的记者似乎对乔宏伟极其了解,在电话里对乔宏伟极为
  
      赞赏,而且也讲述了前段时间钱东怀的事情。
  
      听着组织部记者的话里话外,好像也是说乔宏伟没有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这个电话刚刚挂断,县扶贫办的记者也打电话过来,询问了大洼村的事情,并且还特意给林胜男讲了兰婆婆
  
      和丁力一家的情况。扶贫办记者说他们也了解过那一家人,这一家人真是难缠,而且行的都是一些歪门邪道
  
      ,早就怀疑他们有报复社会的可能,所以让乔宏伟多加注意他们一家,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得提前扼杀,
  
      千万不要酿成大祸。
  
      不仅县里,甚至市里的一些相关部门的记者都把电话打到林胜男的手机上,这些人虽然表达的方式不一样,
  
      但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大洼村的这件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情,乔宏伟是个不错的村支书,至于那个赵刚,的
  
      确有犯罪前科,应该撤职查办。
  
      林胜男在一一应答的时候,也暗暗吃惊那大洼村背后的强大力量。
  
      能够将这么多著名的记者请出来说情,这至少得是市级的记者打招呼了吧?
  
      不仅有这些地位崇高的记者,而且还有鹿鸣镇卫生院的医生,甚至还有县卫生局的秘书,也都打电话过来讲
  
      述王青山的死因,并且解释这件事情与那个叫苏凌的村医没有半分的关系。
  
      鹿鸣镇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县公安局的办案人员也都给林胜男讲了那天发生的几桩事情,并且还有丁力打折
  
      陆茂腿的事情……
  
      多方的人都过来替乔宏伟那一群人求情。
  
      这一通电话,足足打了两个多小时。
  
      回头一看,足足有二三十个人给她打电话,其中也包括她的老板。
  
      林胜男心中大骇,这张美丽的脸蛋上面尽是惊疑之色。
  
      到底是谁有这么厉害?
  
      大洼村里住的什么人,居然有这么通天的本领。
  
      林胜男很清楚,就算她现在想要去追究这件事情,估计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估计也不会把乔宏伟他们怎么
  
      样。
  
      林恬儿一直在旁边看着小姨接电话,最后终于没有电话了,讶异地看着这个三十多岁依然美丽的小姨问道:
  
      “都是给大洼村的那些人求情的?”
  
      林胜男颔首道:“大洼村谁有这么大的面子,会让这么多人替他们说情?”
  
      林恬儿道:“我想应该是那个叫苏凌的。”
  
      “他?”林胜男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看起来很干净,而且在人群中颇显得气质不一样的年轻人,“那个村医?”
  
      “是的。”林恬儿道,“叶耀,荆南八公子之一的那个叶家公子,你应该知道吧?我上次看到过叶耀向他下跪
  
      过。”
  
      林胜男的美眸里惊疑不定,问:“他的医术很厉害吗?”
  
      “应该很厉害。”林恬儿点头说,“而且他刚刚还给我打电话让我叮嘱你。”
  
      “我怎么了?”
  
      “他说你和那个兰婆婆有近距离接触,怕兰婆婆对你做手脚。”
  
      “众目睽睽之下,我只是稍微搀扶一下她,她能够对我做什么手脚?”林胜男丝毫不相信。
  
      “他说兰婆婆是个巫婆,她有可能会对你下毒。”林恬儿道,“小姨,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请他过来给你检
  
      查一下吧?”
  
      林胜男笑道:“这不是笑话吗?这样都能下毒的话,以兰婆婆对乔宏伟的深仇大恨,岂不早就把他给毒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