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50章 重大的隐患

第250章 重大的隐患

    苏凌站在车前,居高临下,看到里面,除了能够看到那一大片的白之时,还能看到她的下面穿着极短的短
  
      裙,两截宛如莲藕般的美腿更是反射出夺目的光芒。
  
      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多了,见到这一幕,苏凌心头一热,喉咙居然有些发干,下意识的轻轻滚动了一下。
  
      方欣见苏凌目光炙热地盯着自己,闻着他身上的那股酒气,问道:“你喝酒了?”
  
      “是。”苏凌点了点头。
  
      “能回去吗?要不要我送你?”方欣说道,“你喝醉了吗?”
  
      方欣妩媚一笑,非常好前,那勾人的眸子对此时的苏凌有着极大的杀伤力。
  
      “醉了。”苏凌径直走到副驾驶室,拉开车门便钻了进去,“开车。”
  
      方欣偏过头,嘴角微微上扬,盯着苏凌英俊的脸蛋,想到如今苏凌的身份背景,她的脑海里突然间浮出一个
  
      大胆的想法,一双如水的眸子里面反射出一道道扣人心弦的光波,问道:“是我开车,还是你开车?”
  
      苏凌偏过头,看着方欣浑身一下散发面的赤果果诱惑,心头火热,犹其是方欣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搭在了他的
  
      腿上,身体猛然一紧。
  
      这女人是摆明了在勾引我呢。
  
      苏凌头脑发热,某些邪恶的念头一股接着一波的往上涌,那天晚上,河边的帐篷里面,方欣戴着面具趴在地
  
      下…
  
      “咕嘟!”
  
      苏凌再咽下一口口水,回答了两个字:“都行!”
  
      方欣妩媚一笑,当即发动车子,在前面掉了个头,朝着村口外驶去。
  
      苏凌半眯着眼睛躺在副驾驶室上,闻着车子里面迷人的馨香,他很清楚即将发生的事情。
  
      当男女两人的荷尔蒙都爆发的时候,有很多事情都不用去说,一个眼睛,一个动作就已经是全部。
  
      车子驶到一个山坡上,熄了火,关了灯。
  
      月朗星稀,山风习习。
  
      皎洁的月光透过前挡风玻璃照进车子的前排座上,昏暗中,彼此望着对方,目光璀璨宛如星辰。
  
      “刚刚是我开的车,现在轮到你开车了。”方欣的脸上有着勾人的媚笑,吐气如兰,盯着苏凌说道。
  
      呼吸更加的急促,方欣迷人的模样,使苏凌有些迷乱。
  
      方欣突然间撑了起来,提腿跨了过去坐在她的身上,一只手在椅子旁边扳了一下,椅子顿时“哗啦”一声,给
  
      放倒,苏凌的身体也平躺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车子都轻轻摇晃起来,同时还夹带着一阵阵低沉的吼叫声
  
      鱼儿水中游,鸟儿天上飞。
  
      白天鹅张开翅膀对着天空发出叫唤,将自己最美丽的一面展露出来。
  
      摇船的人握着两把船橹在大风大浪中牢牢掌握着方向,目光坚定的望着远处,一路乘风破浪。
  
      方欣的手机有人要给她视频通话,却被她给挂断,然后被苏凌拿了过去直接关机。
  
      良久良久,二人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穿好衣裳,吹着夜风。
  
      方欣坐在车头,极目远眺远处苍茫的山脉,问道:“你酒醒了吗?”
  
      “半醒。”苏凌说道。
  
      “你觉得我赚了。”
  
      “只要你不觉得亏就行。”苏凌从车上拿了一盒烟给自己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递在了方欣的樱唇旁边,她
  
      张口叼住。
  
      “以前我老给方雨做工作,希望你们俩能够破镜重圆,呵呵……没想到啊。”方欣笑了笑,“你居然已经是个老
  
      司机。
  
      “人都是会成长的。”苏凌说,“老司机的车技其实并不好。”
  
      “你太谦虚了,我觉得你的车技绝对可以拿f1的冠军了。”方欣笑说。
  
      “是吗?那我再试试看能不能把车速飙起来。”苏凌站到她的面前,伸手搂起她的腰,向前一步,顶开她的两
  
      条腿,将她按在车头引擎盖上……
  
      翌日上午。
  
      陆茂坐在沙发上打游戏,苏凌则抱着本医术细看。
  
      爷爷在院子里挖地种菜。
  
      伊枫亲自登门,带过来不少的礼物,苏凌将那份减肥药送给伊枫的时候,还特意把那一瓶壮阳药送给了他,
  
      提醒他在用的时候要注意别用太多,要不然对象顶不住。
  
      伊枫心领神会,对他竖了个大拇指,特意把苏凌拉到了旁边,低声道:“苏少,以后你和我姐结婚一定要多
  
      备这种药,要不然你估计顶不住。”
  
      苏凌见他一副不怀好意地模样,奇道:“你还知道这事ㄦ?”
  
      伊枫道:“你看我姐那状态,一天到晚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的,你要和她结婚,估计……嘿嘿!”
  
      “请问你这样说你姐,你姐知道吗?”苏凌突然问道。
  
      伊枫面容一僵:“苏少,你可不能向我姐告密啊,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苏凌笑了笑,转移话题道:“听说现在荆南市新开了一家融资担保公司,背后是白玉堂,现在吸引了极多的
  
      老百姓投资,这事情你知道吗?”
  
      伊枫道:“知道啊。”
  
      “怎么样?安全吗?”
  
      “这么高的收益,你觉得安全吗?”
  
      “不安全。”
  
      “对嘛,你一个不懂金融的都知道不安全,你说它会安全吗?”伊枫说道,“依我们这边的推断,这里面肯定
  
      有问题,但因为外界传其后面是白玉堂,我们也不好插手,本来现在伊氏集团和白玉堂的关系就越来越僵,
  
      他们的事情我们不好插手,反正我们是不会投资的,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苏凌道:“我们大洼村有很多村民去投钱了。”
  
      伊枫骇道:“那我可建议你让乡亲们把钱提出来,这样的公司说跑路就跑路了的,风险非常大。”
  
      苏凌道:“关键我去说了他们不会听啊,反而还会以为我是故意断他们的财路。”
  
      伊枫叹息一声,道:“也是,这事儿是很棘手,而且市里领导都支持着他们,这才是他们现在发展那么快的
  
      原因。”
  
      苏凌点了点头。
  
      这几天她发现在方欣和方雨唆使下,大洼村有极多的人把多年的积蓄从银行取了出来,转而投向了这家融资
  
      担保公司。
  
      苏凌试着去说服他们,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反而还背着说苏凌自己有钱了,反而还不让别人发财,心眼太
  
      小。
  
      这些话简直让苏凌哭笑不得,就是村支书乔宏伟都让自家婆娘偷偷去投了几万块钱。
  
      伊枫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一直在盯着,有个什么风吹草动我们会知道的,对外宣称是白玉堂旗下产业,但
  
      究竟是不是,我觉得还有待确认。”
  
      伊枫留着苏凌在这里吃了个午饭,下午苏凌跟着他一起进城采购一些药材。
  
      两人在药材市场转了一圈,提着大包小包的出来,伊枫请的专职司机已经在那里等候,帮着把药材塞进车里
  
      ,询问苏凌下一步要去哪里。
  
      苏凌让司机把他送到洛清秋的公司伏龙集团的大门口,给洛清秋打了个电话。
  
      洛清秋却说,她说她现在在开会,让她直接进来去她的办公室里等她。
  
      苏凌提着几大包蛇皮袋子装着的药草,向司机挥手道别,便朝着伏龙集团的大门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