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52章 情敌

第252章 情敌

    现在做保安的都这么猖狂了吗?
  
      苏凌暗自苦笑,点了点头,乖乖地把东西放在了他们指定的位置,然后过去做了登记,径直朝着伏龙集团的
  
      办公楼走去。
  
      进到洛清秋的办公室,发现洛清秋正在给人打电话,她秀眉紧蹙,不住的给对方说着好听的话,但是那边好
  
      像没有给她好脸色看,不等她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洛清秋长叹一声,嘟起了红润的嘴巴,丢下手机,站了起来,道:“对不起,我刚忘记给保安打招呼,他们
  
      没有为难你吧?”
  
      苏凌张开双臂躺在沙发上,道:“你们公司的保安素质真心不怎么样。”
  
      洛清秋道:“我也给后勤部提过几回,但人家根本就不理睬我,我也没办法。”
  
      苏凌打量了一圈洛清秋,看着她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下面是一条包臀职业套裙,薄薄的黑色丝袜包
  
      裹着她的修长笔直的性感美腿,整个人看起来妩媚而又性.感,让苏凌看的眼热心跳。
  
      美丽动人的洛清秋俏脸之上一直挂着淡淡的愁云,苏凌见状不由问道:“谁又惹我的女人生气了?你给我说
  
      说看。”
  
      洛清秋斜了他一眼:“谁是你的女人啊?你少给自己脸上贴光。”
  
      “你不迟早是我的女人吗?”苏凌嘻嘻笑说。
  
      “哼,你想的倒挺美的。”洛清秋满是不屑地说,转过身踩着高跟鞋一路“哒哒哒”的过去给他泡了一杯茶水端
  
      了过来,然后坐在他的帝边,看着苏凌说道:“苏凌,我们公司又遇到大麻烦了。”
  
      “什么麻烦?资金问题?”苏凌问道,“还是说兴旺电子的傅总不和你们合作了?”
  
      “不是。”洛清秋摇头道,“白玉堂对我们进行打压,逼着一些原本和我们合作挺好的企业不得不与我们终止
  
      合作。
  
      “为什么?”苏凌奇道,“你们惹上白玉堂了?”
  
      “伏龙集团没有,是我这边惹了不该得罪的人。”洛清秋幽幽叹息,一脸为难地说。
  
      “说说看。”苏凌很是平静,静静地看着眼前这张美得让人心惊肉跳的绝美脸蛋。
  
      “白玉堂那边新上任了一个集团副总裁,美国留学归来的高材生,名叫秦烨。”洛清秋说到这里,不由停顿了
  
      一下,“其实她是我的初恋男友,之前我没有和你说过。”
  
      说到这里,洛清秋小心翼翼地看了苏凌一眼,生怕她不高兴。她与秦烨之间只有感情,并没有其他身体上的
  
      接触,之前交往的时候就是手都没有牵过。
  
      如今她要与秦烨彻底撇清关系,并且全心全意的喜欢着苏凌,如今秦烨对她阴魂不散,她觉得有必要把这件
  
      事情给苏凌说清楚。
  
      苏凌笑道:“前段时间休假回到大洼村,应该就是因为他吧?”
  
      “是的。”洛清秋颔首,“他非常优秀,我已经和他交往几年,平是都是打打电话,在网上相互之间聊一聊,
  
      按着我们的原计划,他今年回国,然后我们双方见父母,不出意外的话,明年的情人节应该我就会和他结婚
  
      ,结果……呵,我发现他背叛了我,他经常在国外的夜店里面醉生梦死,左拥右抱,你是知道的,我最讨厌
  
      的就是这种男人,所以我毫不犹豫的给他提出分手,发誓再也不要和他往来。”
  
      洛清秋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歉意地看着苏凌:“我说这些,你会介意吗?”
  
      “我为什么要介意?”苏凌说道,“我看的是你现在,我为什么要介意你的过去?”
  
      洛清秋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他在国外有他的纸醉金迷,我在国内默默的治疗我内心上的创伤,
  
      原本以为我和他之间也就到此结束的,没想到他在前段时间突然回国了,而且来到了荆南,并且还成了白玉
  
      堂的副总裁。”
  
      “白玉堂在荆南和伊氏集团不相上下,他换着号码的联系我,我都把这些电话号码拉入到黑名单,如今他居
  
      然利用他在白玉堂的地位,对伏龙集团施压,目的就是为了让我能够再回到他的身边。”
  
      洛清秋简单的讲完,然后便转过头看向苏凌,道:“现在伏龙集团非常的危险,如果这些合作商都停止与我
  
      们的合作,那我们势必马上进行申请破产清算了,刚刚你来的时候我正在蒙总的在又面临着新的难关,今年
  
      真是太难了。”
  
      办公室里,蒙总为此也很苦恼,好不容易熬过了那一关,结果现在又……”
  
      洛清秋看着苏凌,继续说道:“苏凌,你有没有办法,帮帮我们公司。”
  
      苏凌道:“就凭那姓秦的想抢我的女人,这件事情我就得帮,你放心吧,伏龙集团不会破产。白玉堂再牛叉
  
      ,在荆南,可不是他们白玉堂的天,不是还有伊氏集团吗?据我所知,现在伊氏集团和龙虎门交好,实力更
  
      强于白玉堂。”
  
      洛清秋惊喜地看着他。
  
      “你有没有发现你选的男人特别厉害?”苏凌笑眯眯地道。
  
      洛清秋脸上微红,啐了他一口,道:“你吹牛特别厉害。”
  
      “那可不是呢?我的车技也挺厉害的,你信不信?”
  
      “你驾照都没有,开什么车,你又吹牛。”
  
      “哈哈。”苏凌哈哈大笑,伸手抓住洛清秋的纤细柔荑,“姐,听说在办公室里开车特别刺激,要不咱们俩在
  
      这里开一开?”
  
      “呸。”
  
      洛清秋瞬间明白苏凌的意思,俏脸嫣红若血,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抽回玉手,站了起来,“你是不是能请伊
  
      氏集团帮忙,你要帮就快点儿,我得把这个消息告诉蒙总,我看他都快要愁死了。”
  
      “你们蒙总的儿子是不是来了?”苏凌突然问道。
  
      “嗯,你咋知道的?”洛清秋问道。
  
      “刚在门口遇到了他,还被他给挖苦了一通。”苏凌笑了笑。
  
      “这事儿好解决。”洛清秋狡黠一笑,“你在这里等一等,
  
      我去去就来。”
  
      说罢洛清秋便扭腰摆臀的走了出去。
  
      苏凌看着洛清秋纤细的背影,心底的某些念头越发的强烈,
  
      这熟透了的美人,什么时候才能让我吃上一口啊。
  
      没过多久,办公室的门突然间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去,正是小蒙。
  
      二人一个照面,小蒙不由“咦”了一声,奇道:“你怎么在
  
      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苏凌问道。
  
      “你知道这是谁的办公室吗?”
  
      “我女朋友的。”苏凌淡淡地回答。
  
      “我靠,你说什么?”小蒙总的眼睛里面尽是仇恨的光芒,
  
      “你是不是找死?”
  
      苏凌站了起来
  
      “你尽管来试试……”苏凌来到小蒙总的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他。
  
      小蒙总肯定是洛清秋变着法儿弄过来的,这小子那么猖狂,是得给他一点儿颜色看看。
  
      “你以为我不敢打你?”小蒙目光一寒,一拳便朝着苏凌招呼过去。
  
      可是他的手却在半空被苏凌一把抓住,顺势一扭,小蒙总的胳膊一翻,身子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嗷
  
      嗷”叫痛。
  
      “砰!”
  
      苏凌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小蒙总当即飞了出去,扑倒在沙发上。
  
      他转过身,吡牙咧嘴地看着他,骂道:“王八蛋,你居然敢打小爷,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小蒙总抓起茶几上的一个烟灰缸便朝着苏凌砸了过去,发起偷袭,可是烟灰缸刚到苏凌的面前,他的拳头又
  
      挥了过去,“啪”的一声,烟灰缸在他的拳头上变得四分五裂。
  
      小蒙总惊呆了,惊骇地看着苏凌。
  
      这家伙,未免也太变态了吧?
  
      这实力,估计比武术会的会长都要厉害。
  
      “还有没有什么新花招?尽管使出来,你要弄不死我,我就要来把你弄死了。”苏凌笑眯眯地说着一步步朝着
  
      小蒙总靠近。
  
      小蒙总吓的脸色苍白,大叫一声“救命”便朝着门口冲了过去,同时叫道:“臭小子,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家公司是我的,你敢在我的公司里撒野,有种你给小爷在这里等着,老子马上就过来劈了你!你特么要
  
      活着走出去了,小爷就跟你姓!”
  
      丢下狠话,小蒙总拉开门,正要冲出去,正好看到老爹和洛清秋正朝着这边走了过去。
  
      “爸,清秋姐,你们千万别过来,这里有个恐怖份子。”小蒙总大声叫道。
  
      蒙致远眉头一皱,喝道:“你简直就是胡闹!”
  
      看着冲过来的儿子,他猛地一把拽起儿子的胳膊,快步朝着洛清秋的办公室里冲了进来,看到站在那里的苏
  
      凌,赶忙说道:“苏少,真是对不起,我这儿子是个混账东西,惹恼了您,你千万别生气。”
  
      “爸,你怎么……”小蒙同志听了这话,脑子里面有些懵圈。
  
      “啪!”
  
      蒙致远反手就是一记耳光抽了过来,打的小蒙同志更加的懵圈,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叫道:“爸,你怎么为
  
      了一个外人打我啊?他是个什么东西啊?他就是个乡下的农民工,他是个捡破烂的!”
  
      小蒙同志从宋清诗口中得知这家伙就是个农民工,他坚信老爹肯定是弄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