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56章 白王爷

第256章 白王爷

    苏凌没有和洛清秋纠结这件事情,伸手抓住她的胳膊,道:
  
      “晚上去你家?”
  
      洛清秋道:“去可以,睡客厅。”
  
      苏凌摇头道:“不行,现在我是你男人,你不能让我睡客”
  
      洛清秋“噗哧”笑出声来,反问道:“不管你是谁的男人,你都得睡客厅。”
  
      苏凌摆出一副痛苦的模样,仰天长叹:“我太难了。”
  
      二人上了车,由洛清秋驱车而去。
  
      苏凌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无力的躺在椅子上,一脸的不悦。
  
      洛清秋知道他这是故意装出来的,嘴角微微一扬,也没有点破,继续开着车。
  
      蒙致远回到家里。
  
      今天晚上蒙致远喝酒都没有喝痛快,他的心里面一直挂着照片里面的内容。
  
      他回到家里,果然,老婆不在。
  
      现在都已经十一点多钟了,她又去哪里浪了?
  
      蒙致远拿出手机拨打自家婆娘的电话,电话关机。
  
      蒙致远又把电话打到儿子小蒙那里。
  
      “爸,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事?”小蒙奇怪地问道。
  
      “你妈在哪里?”蒙致远问。
  
      “我不知道啊。”小蒙道,“我和我的朋友在外面呢,我不知道妈在哪里啊?她难道不在家里吗?
  
      “不在。”蒙致远的脸色铁青,“电话关机,你找找看,她究竟跑哪里去了?”
  
      小蒙“哦”了一声,说马上找人打听一下看看。
  
      刚刚挂断电话,蒙致远便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他很自然就想到了刚刚发照片的人。
  
      “蒙总,你好。”那边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声音,年轻的就像个十七八岁的小男孩,“照片你都看过了吧?感觉
  
      怎么样?”
  
      蒙致远的眉头立即竖了起来:“你是谁?我老婆现在在哪里?”
  
      “你放心,你老婆现在非常好。”对方说道,“今天晚上估计她不会回来了。”
  
      “你想要干什么?”蒙致远沉声问道。
  
      “蒙总真是爽快人,哈哈。”对方哈哈大笑,“很简单,就是把洛清秋赶出伏龙集团。”
  
      “你痴心妄想。”蒙致远怒道,“你是秦烨?””
  
      “我不是秦烨,我是谁并不重要。”对方说道,“洛清秋在对你们伏龙集团没有任何的用,你留她在公司千什
  
      么?”
  
      蒙致远叫道:“你去告诉秦烨,就说我蒙致远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他是在玩火自焚。”
  
      “哈哈。”对方笑出声来,“既然蒙总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老婆,那就算了吧。哦,对了,是这样的,你老婆现
  
      在在我的床上,她赤溜溜的什么都没有穿,等会儿我会给你拍张照片发过来,蒙总,你老婆真是马蚤啊,就
  
      你那身板儿估计也喂不饱她吧。”
  
      对方猖狂之极,大笑声中挂断了电话。
  
      蒙致远难看到极点。
  
      他想报警,但那就等于彻底把事情闹大,到时候他的一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白玉堂在荆南市南郊的总部。
  
      沿湖而建,风景迷人。
  
      白玉堂的总部有个非常响亮的名字:龙王殿。
  
      此时此刻,在龙王殿里面,白玉堂的几个高层坐在一张大圆桌上,房间里面极其的幽静。
  
      唯独正席位的白王爷没有出现。
  
      白玉堂高层的脸上都满是狐疑之色,很是意外为什么这么晚了白王爷还要把他们给请到这里来开会,是出了
  
      什么大事吗?
  
      白玉堂里白王爷是董事长,权势极大。
  
      而在下面有四大股东,各占百分之十的股份,分别是陈劲松、赵元堂、余鱼同、宁润生。
  
      虽然只是白玉堂百分之十的股份,他们在荆南已经是顶尖的大富豪了,过着人上人的生活,白玉堂十分的庞
  
      大,他们四人分管的公司也不一样。
  
      “老陈,听说这段时间有人在调查你的安保公司?”赵元堂突然问道。
  
      “是的。”陈劲松点了点头。
  
      “大洼村的一个小农民,居然还给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给你戴了绿帽子不说,居然还敢叫人过来对付咱们
  
      白玉堂,你就拿他没办法了吗?”赵元堂哼了一声,“如果你拿他没办法,就直接交给我了,我在境外叫两个
  
      人过来把他给处理了。”
  
      陈劲松道:“赵元堂,话不能乱说,给我送绿帽子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那是谁呢?”赵元堂问道,“外面很多人说都是他呢。”
  
      “别人愿意怎么就怎么说,你不能说。”陈劲松不悦地道。
  
      “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赵元堂打着圆场,没有说话。
  
      白王爷多次叮嘱他们要团结,谁要闹事,就直接把他们给赶出这个团队。
  
      正说话间,一身唐装的白王爷推门走了进来。
  
      他脸色严肃,脚步缓慢,看着他们要站起来,便摆了摆手,最后坐在了主位上。
  
      “这么晚叫大家来,是来安排大家做几件事情。”白王爷面无表情地说道,“以前叫大家来,是商量,今天来
  
      ,没有商量,直接去做就行,出了任何的问题,由我承担一切责任。”
  
      四人同时点头。
  
      白王爷道:“劲松,你带着你的小女朋友,出国去旅游一个月,花费都从公司报销。”
  
      陈劲松一愣,问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现在公司正是多事之秋,我不能离开。”
  
      白王爷道:“我刚说什么你没有听到吗?你们只需要照着做,出了任何问题,我承担。”
  
      陈劲松低下了头,不明白白王爷的意思。
  
      白王爷继续说道:“元堂,安保公司那边暂由你接管,大洼村的那个叫苏凌的小伙子,要不惜一切代价处理
  
      掉。”
  
      赵元堂应了一声,然后深深地看了陈劲松一眼。
  
      白王爷说:“鱼同,你去找伊泽川谈谈,希望能够化干戈为玉帛,井水不犯河水,以后大家一起赚钱,如果
  
      伊泽川不同意,你就去找一找市里或者省里的领导,请他们帮忙说说话。”
  
      余鱼同点头。
  
      白王爷最后落到宁润生的身上,说道:“之前听说伊枫在追求你家中则,中则看不上他是吧?”
  
      宁润生点头道:“是有这么件事。”
  
      白王爷道:“去找伊泽海商量商量,两家联个姻亲。”
  
      宁润生道:“让中则嫁给伊枫?”
  
      白王爷颔首。
  
      宁润生点了点头:“我先去和伊泽海商量商量吧。”
  
      白王爷最后道:“白玉堂必须得活着,和伊氏斗,只会两败俱伤,让别人占了先机,所以商场上最好以和为
  
      贵,这回我们白玉堂主动的愿意做出退步,也是为了两家能够和睦相处。”
  
      众人皆是点头。
  
      赵元堂问道:“王爷,苏凌和伊氏的关系极好,伊泽川和伊楼兰,甚至伊家老太太的病都是苏凌治好的,我
  
      们要向伊氏示好,去弄苏凌,不妥吧?”
  
      白王爷看了陈劲松一眼,道:“你觉得现在有我们有没有和他交好的可能?”
  
      赵元堂也看了陈劲松一眼,摇头道:“这个不好说。”
  
      白王爷道:“劲松,你觉得呢?”
  
      陈劲松低下了头:“几乎没有可能,不过……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