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60章 最幸福的女人

第260章 最幸福的女人

    赵元堂情真意切,目光十分的真诚,不像是在给苏凌挖坑。
  
      但苏凌还是出于警惕,并没有和赵元堂深谈,聊了一阵,正好接到洛清秋打过来的电话,询问他是什么情况
  
      ,事情办完没有,她要过来接他。
  
      苏凌挂了电话,拒绝赵元堂要给他找几个姑娘聊聊天的好意,走出天宫夜总会,见到早就已经等候在那里的
  
      洛清秋。
  
      苏凌上车。
  
      洛清秋偏过头,一甩满头的秀发,问道:“你在干吗?”
  
      “去找秦烨谈了谈。”苏凌淡淡地说。
  
      “什么?”洛清秋的秀眉立即拧了起来,“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你还敢去这里找秦烨?”
  
      “我这不是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吗?”苏凌笑了笑,看着洛清秋那满是担忧的表情,“而且事情已经搞定了,你
  
      今天晚上是不是表示表示?”
  
      洛清秋啐了一口,说道:“那你就慢慢想吧。”
  
      车子发动,迅速的朝着外面驶离。
  
      “秦烨以后应该不会再来骚扰你了。”苏凌看了看手机上的消息,说道。
  
      “他怎么了?”洛清秋问道。
  
      “废了。”苏凌说道,“白玉堂对伏龙集团的打压也会在明天去除掉,如今伏龙集团既得到伊氏集团的支持,
  
      还有白玉堂的帮助,伏龙集团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洛清秋问道:“你和白玉堂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啊。”苏凌摇了摇头。
  
      “哪他们为什么要帮助你?”
  
      “这个嘛……可能是因为我长的帅吧。”
  
      “切。”洛清秋白眼一翻,这家伙的无耻还真是有无解。
  
      苏凌笑出声来,又问道:“人找到了吗?”
  
      “嗯。”洛清秋点了点头,“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男人有本事啊。”苏凌笑说。
  
      “你今天晚上是怎么了?到现在酒还没醒吗?”洛清秋嘴角微微上扬。
  
      苏凌的伸过手按在洛清秋的大腿上,抓了一把:“酒的确还没醒。”
  
      洛清秋还是没有显得太抵触,而是说道:“我现要真替我师父担心,他和我师娘的关系一直不错,这回出了
  
      这桩事情,我怕他会消沉。”
  
      “你以为他是你吗?”苏凌说道,“人家经历了多大的风浪啊,怎么可能因为这么一小件事情就让他消沉下去
  
      。”
  
      说着,苏凌的手再往上挪了一下,又抓了一把。
  
      洛清秋还是无动于衷,感概道:“我倒希望我师父能够咬牙挺过来的。”
  
      回到家里再冲洗一番,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
  
      苏凌看着呵欠连天的洛清秋,最后还是打消了某些念头,乖乖的回房间睡觉。
  
      翌日上午,洛清秋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钟。
  
      饥肠辘辘的她走了出来正好看到苏凌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心头一暖,问道:“你在做什么好吃的?”
  
      “莲子桂花粥。”系着围裙的苏凌扭过头,脸上有着干净的笑容,看着美人如玉,脖子下面一大片的雪白,一
  
      条壑极其夺人眼球,不由让他有些心猿意马。
  
      “嗯,好香。”洛清秋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写满了幸福的笑容,成着小碎步走到苏凌的身后,张开
  
      纤细宛如莲藕一般的玉臂环抱住他的腰,将脸贴在他的后背,“我突然间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
  
      苏凌感受着背上的柔软和酥香,道:“行了,我的粥马上就要好了,你赶快去梳妆打扮,今天不是还要回村
  
      吗?”
  
      洛清秋的脸颊在苏凌的后背上轻轻摩挲了一阵,呓语般地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苏凌道:“关键是要看你打算什么时候嫁?”
  
      洛清秋道:“什么时候都可以。”
  
      两人简单的温存了一阵,洛清秋去洗漱出来,秀发如瀑,眉目如画。
  
      苏凌将一碗莲子桂花粥放在洛清秋的面前:“尝尝看,好久没人动手做这个了,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
  
      洛清秋拿着勺子浅浅地吃了一口,动人的眸子里面倏地放光,连连点头说道:“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香的粥
  
      ,你的手艺不错啊,你跟谁学的?”
  
      “自学成材。”苏凌拿起勺子,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刚吃完饭,门铃声响起,洛清秋过去拉开门一看,却是蒙致远。
  
      “蒙总,你咋来了?”洛清秋惊讶地问道。
  
      “苏凌在这里吧?”蒙致远问道,探头往里面看了看,却见到苏凌正站在站那里望着这边。
  
      蒙致远的状态还不错,似乎并没有因为被绿了而有什么异常。
  
      蒙致远进屋,对苏凌千恩万谢一番,几句话就化解了伏龙集团的危机。
  
      伏龙集团如今得到伊氏集团和白玉堂的合作,而且三方之间达成了战略合作。
  
      之前伊氏和白玉堂从来都是水火不融,而今两家居然能够友好合作,其功劳全落在苏凌的身上。
  
      这种事情,怎能不让蒙致远登门拜谢?
  
      ……
  
      陈劲松坐在客厅里默默抽着烟。
  
      靳若冰一早就出去了,具体去干什么,他并不知道。
  
      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摆满了烟蒂,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两个小时,抽完了一包烟。
  
      过了许久,陈劲松摸出手机,拨通了苏凌的电话号码。
  
      这边苏凌正准备出门,突然间看到陈劲松的电话,微微有些意外,但还是接通:“喂,陈总。”
  
      “你在市里,还是在村里?”陈劲松问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请你给看一下病。”
  
      “哪里不舒服?”
  
      “你过来给我瞧瞧吧。”陈劲松道。
  
      “我现在没时间。”苏凌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已经从赵元堂口中知道了陈劲松的遭遇,这种执迷不悟的人就应该受到这样的责罚,苏凌现在一来是不想
  
      理这种人,二来确实是没时间。
  
      陈劲松收回手机,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一辆小车驶进院子里,车门打开,靳若冰和言缺有说有笑地走了进来。
  
      “劲松,我们回来了。”靳若冰笑吟吟地走了过来,看着陈劲松的脸色难看,不由担心地冲了上来,问道:“
  
      你怎么了?”
  
      陈劲松看了言缺一眼,问道:“你们俩来了正好,坐吧,正好我也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二人将信将疑,坐了下来。
  
      陈劲松的目光落到靳若冰的身上,有些痛苦,说道:“你们俩,折磨我,也应该也折磨够了吧?要多少钱,
  
      我可以给你们,我希望你们拿了钱之后,能够消失在荆南,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俩。”
  
      “劲松,你怎么了?”靳若冰奇怪地问道,眸子里面依然很是担忧。
  
      “你就别演了,你们所图,不就是钱吗?我坦白告诉你们吧,白玉堂不是我的,我只有几成的股份,如今我
  
      已经从白玉堂撤职了,任何的事情都与我无关,你们在我的身上也得不到什么了,你们放过我吧,我不想再
  
      折腾下去了,我累了,我真的很累。”
  
      陈劲松显得很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