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64章 崴脚

第264章 崴脚

    河风吹拂,撩起洛清秋的发丝。
  
      她笑靥如花地看着苏凌,道:“怎么样?有没有感觉替你做了一口恶气?”
  
      “谢谢。”苏凌感激地看着洛清秋,“我现在对她已经毫无感觉,她怎么样,好像和我都没有关系。”
  
      “她膨胀了。”洛清秋说道,“你没有发现她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吗?”
  
      “你还知道她以前是什么样的?”苏凌有些意外地问道。
  
      “你上次和她闹分手的时候,我正在大洼村里,我当然知道她是个什么的人,虽然有些拜金,但是从来都没
  
      有把爱情当一回事,也只有你这样的傻瓜才会死心踏地的对她好,默默地付出一切,其实我就是看中了你对
  
      爱情真诚,你要是个花心的大萝卜,我才不会理你呢。”洛清秋娇羞一笑脸上依然有着迷人的微笑,“那时候
  
      的方雨十分的平静,甚至都有些自卑,而且很能够隐忍,也知道退让,但是现在嘛……不知道是不是有了那
  
      三十万块钱,我感觉她膨胀了,也有可能是我说话太重,惹得她不高兴了。”
  
      “想那些干什么。”苏凌说道,“反正她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我的眼里就只有你。”
  
      苏凌长臂一伸,搂住洛清秋的纤腰,闻着她身上散发出出的淡淡馨香,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感概道:“香
  
      ,真香!”
  
      洛清秋伸手在苏凌的腰部捏了一下,后者痛呼一声,手上一用力,直接把洛清秋揽在了怀里,二人更近一步
  
      的接触。
  
      洛清秋发现了某些地方的异样,俏脸之上瞬间飞出两团云霞,挣扎了一下,嗔道:“你就只会欺负人家,不
  
      理你了。”
  
      说罢洛清秋挣扎了苏凌的怀抱,就像一只山间的精灵一般朝着远处跑了过去。
  
      刚刚跑了没几步,洛清秋的脚下突然间一个趄趔,“啊哟”一声,当即歪倒在地。
  
      苏凌赶忙跑了过去,问道:“怎么样?脚又崴了吗?”
  
      洛清秋揉着火.辣辣疼痛的脚踝,轻轻“嗯”了一声。
  
      苏凌二话不说,脱下她的凉鞋,握着她那若弱无骨的圆润玉足,贴着她的脚踝,一股真元之气缓缓的灌入到
  
      他的手掌间,轻轻揉抚着她的脚踝,将她脚踝处刚刚郁结起的淤血给化散开。
  
      洛清秋感觉到苏凌手掌间的炙热,不由抽了一下。
  
      “别乱动,我帮你揉抚一下,要不了多久就好了。”苏凌低头看着她的那只精美的玉足,轻声说道。
  
      “好烫……”
  
      “不烫怎么化解你崴脚处的淤血?你坚持一下,马上就会好的。”苏凌的手掌在她圆润光滑的脚轻轻揉抚着,
  
      将真元之气一点一滴的灌入进去。
  
      河边上凉风习习,太阳已经西斜,这边正好有一处阴凉,河水有着湍急的哗哗流水,更让这边增添了一些爽
  
      之意。
  
      可是洛清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脸颊越来越烫,脚踝处的那阵阵酥麻之意就像一股股电流一般传遍全身,最
  
      后让她的身体也都着发烫起来。
  
      她还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被人捏着玉足的事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居然有了反应。
  
      苏凌一边按揉着一边欣赏着她的精美玉足,洛清秋的这双美足的确是太好看了,白皙、圆润、光滑、饱满、
  
      精致,那宛如晶莹的钻石般的脚指头就像一颗一颗的白色的漂亮跳跳球,让人忍不住都去捏上一把。
  
      极品啊。
  
      足足十分钟过后,苏凌见脚踝处没有肿起,正准备问她还疼不疼的时候,抬眼间却看到她俏脸嫣红,目光如
  
      水,檀口微张,喘息不止,煞是诱人。
  
      “你咋的了?”苏凌问道,有些迷惑,“不舒服吗?”
  
      “没……没事。”洛清秋刚想说话,却发现喉咙里有些发干,稍微停顿了一下,看着苏凌还抓着自己的脚,不
  
      由抽了一下,没抽出来。
  
      “还疼吗?”苏凌问。
  
      “不疼了。”洛清秋心中小鹿乱撞,整个人变得极其紧张,再一次扯了一下玉足,这才挣脱了出来稍微活动了
  
      一下,果然完好如初,拿起凉鞋穿上,站了起来拂乱心中某些凌乱的念头,说道:“你的手上怎么会那么烫
  
      ?你会气功吗?”
  
      苏凌点了点头。
  
      “厉害。”洛清秋简单地评价了两个字。
  
      她活动了两下,没有任何的不适。
  
      她是经常崴脚的人,深刻地体会到那种崴脚的疼痛感,这才几分钟时间,脚上的疼痛居然被苏凌轻易就给化
  
      解了,这足以说明苏凌的医术超绝。
  
      因为刚刚的事情,洛清秋显得拘束了许多,话也不怎么说了。
  
      傍晚时分,暮霭四合,鸟鹊归巢,山上的牛哞声震憾整个山野,河田间的几只绵羊正在咩咩地叫着。
  
      村子里炊烟袅袅,家家户户的门口都有鸡鸭在抢食。
  
      微风吹拂,田里青色秧苗沙沙作响,放眼望去,就像一浪又一浪的绿色波浪。
  
      苏凌他们走到了家里,拉着打游戏打的正嗨的陆茂塞上了车,叫了正在屋后面给菜浇水的爷爷,进屋抱了一
  
      壶不知道是谁提过来的剑南春,上了洛清秋的车来到了赵爷爷家里。
  
      晚上,苏凌、王楚河、赵爷爷三人将一瓶酒给喝的涓滴不剩,一旁的陆茂嘴馋的不得了,实在是因为腿伤没
  
      好,暂时不能喝酒,只能强行低头带着何韵打王者上分。
  
      酒足饭饱,赵奶奶便把话题扯入到了正题,给王楚河说道:“老王,虽然苏凌不是你亲生的,但胜似亲生的
  
      ,你是他爷爷,能够替他做主吧?”
  
      王楚河笑呵呵地问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事儿啊,交给孩子们,他们说怎么弄,就怎么弄。”
  
      赵奶奶哈哈大笑,扭过头对苏凌和洛清秋道:“依我看,今年你们俩就把婚给结了吧。”
  
      洛清秋没有半点儿扭怩,十分坦然地点了点头:“那行,回头我给我爸妈说说,让他们看看什么时候比较合
  
      适。”
  
      陆茂抬眼扫了扫苏凌和洛清秋一眼,说道:“你们干脆七夕把证给拿了,反正也不到一个月了。”
  
      说话间,他直接在群里面发了一条消息:“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苏凌要结婚了,七夕领证。”
  
      这话一出,群里顿时炸开了锅。
  
      “我的天呐,那我岂不是没有机会了。”
  
      “什么?苏凌有女朋友了?女朋友是谁?他的女朋友至少也是荆南四大美女起步吧?”
  
      “天呐,我不想活了,我还想着嫁给苏凌呢,他怎么就结婚了呢?我不活了啊……你们谁也别拦我。”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唉,此生无缘,只有能来世了……@苏凌”
  
      “陆茂,是不是真的?你不是逗我们玩的吧?你发张她女朋友的照片出来大家看看呗。”
  
      高兴,悲伤,惊讶,痛苦,绝望……
  
      这种情绪在高中同学群里迅速的发酵。
  
      在手机的另外一头,班长宋清诗看着这些消息,不由幽幽叹息一声,沉吟了许久,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
  
      码:“丽娜,你还在拍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