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65章 心狠手辣

第265章 心狠手辣

    高中时期,古丽娜和宋清诗的关系极好。
  
      那时候她们的学习成绩也好,性格也都高冷,二人走在校园里面就是现场的洛天依和乐正绫。
  
      二人最大的区别就是古丽娜喜欢唱歌跳舞,而宋清诗喜欢文学,高三之后,二人考了不同的学校。
  
      古丽娜一心向着她的演艺事业发展,而宋清诗去读了汉语言文学,潜心修练她的文学素养。
  
      直到大学之后,宋清诗才发现,在这个时代下,再好的文学素养也不能当饭吃,该穷还是得穷,精神食粮有
  
      屁用,看着身边的人手提lv,身穿gui,涂的是迪奥,抹的是雅诗兰黛……
  
      而会看几本书,会说几句诗,最后狗屁都不是,整天活的人不人鬼不鬼的,还不如读书那会儿的那些学渣连
  
      大学都没有考上,居然还能腰缠万贯,进出都是这豪车豪宅,而自己却连份能够满足自己小资生活的条件都
  
      达不到。
  
      一连交了几个还算不错的男朋友,结果这些家伙都只是玩玩自己而已。
  
      如今看到高中群里全部在拍苏凌的马屁,想着那个乡下的小农民如今都能混得风生水起,宋清诗突然间觉得
  
      自己好孤单。
  
      群里的同学都在吹捧着苏凌,她实在是开不出口,只能把电话打给古丽娜。
  
      同样在娱乐圈混的并不好的古丽娜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够演个女四号的戏,这时候正在拍戏,只是和宋清诗
  
      简单了说了两句,便听到有导演叫,只能急匆匆地挂了电话。
  
      宋清诗有些失落,原本想说的话最终也没有说出去,而是给她发了一条消息:“苏凌现在有钱,你可以找一
  
      找他,给你投资一部戏,那样你就火了。”
  
      大洼村。
  
      苏凌他们回到家里,特意地跑到洛清秋的房子里面,坐在沙发上看群里疯狂召唤自己的消息。
  
      苏凌可没有那个闲情去招惹这些人,而是浏览了一下最近发生在荆南的新闻。
  
      网络上面尽是一些猜测,有说是龙虎门从中斡旋,从而化解了两家的怨仇。
  
      也有人说是幕后有大佬出面。
  
      各执一词,众说纷纭。
  
      虽然也有关于“苏凌”的说法,但这毕竟是小众,引不起大流,像这样的新闻就迅速的掩没在爆炸的信息网络
  
      之中。
  
      正看的出神间,突然脚步声传来,但见洛清秋穿着一套连体的粉色睡睡裙,睡裙很紧,将她的婀娜多姿的身
  
      段给完全的呈现出来,笔直的小腿,圆润的美足,绯色的脸蛋,乌黑如瀑的秀发……浑然间就像是亭亭玉立
  
      的芙蓉,美丽之极。
  
      “你咋还在这里?”洛清秋看着痴痴望着自己的苏凌,不由问道。
  
      “反正近,不着急。”
  
      “我得早点儿睡觉,明天还得早起回公司。”洛清秋说道。
  
      “你说咱们婚事都定了,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适当放开一些?”苏凌笑眯眯地说,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洛清
  
      秋那傲人的身段。
  
      “放什么开?你想哪里去了?”
  
      洛清秋柳眉一竖,俏脸一寒,“你快出去快出去!”
  
      这女人真是保守到极致了。
  
      “你太过份了,哪有你这样只让人看不让人吃的搞法啊?”
  
      “嗬,你是不是在外面是不是只要看到个美女就要吃一口啊?”洛清秋哼道。
  
      苏凌直接歪倒。
  
      没办法再继续交流了,只得悻悻然的走了出去。
  
      刚进到房间,却看到陆茂还在那里打游戏。
  
      陆茂看着苏凌那副模样,一副幸灾乐祸地问道:“咋的了?被清秋姐轰出来心里不爽啊?”
  
      苏凌不想和他在这件事情上面过多的计较,转而问道:“你和何韵的进展怎么样?啥时候约着一起吃个饭啊
  
      ?”
  
      “咋吃?我拄着拐杖去吗?”陆茂手上直接不操作,瞪着一双牛眼看着苏凌,“要让何韵看到我这副模样,岂
  
      不是有损我英武的形象?”
  
      “我也没看你这副形象很英武啊,反而我倒觉得你挺猥琐的。”
  
      苏凌依然不忘挖苦两句。
  
      “呸呸呸。”陆茂连喷口水,“你简直就是瞎说八道,你才猥琐呢,好歹我也是班草级别的人物呢。”
  
      瞧着陆茂一副自恋的模样,苏凌一阵头疼,实在是不想和他多说什么,转身便去冲澡。
  
      ……
  
      靳若冰已经被关在审讯室一天了。
  
      没给喝没给喝,让她又饿又渴,饥肠辘辘。
  
      刚开始还是一副嚣张跋扈的模样,此时就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坐在那里,连呼吸都像要用尽她全身的
  
      力气。
  
      “我会告你们的,我一定会告你们!”
  
      靳若冰恶狠狠地叫道,“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
  
      正在这时,门推开了,两个警察走了进来,一个盒饭,一瓶矿泉水摆在了靳若冰的面前。
  
      “你边吃边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其中一个男警说道。
  
      靳若冰喝了口水,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两个警察原本还想问问题的,瞧着她这副模样,只能默默地等着她吃完。
  
      几分钟时间,一盒特意加了一勺饭的盒饭被吃的干净净。
  
      靳若冰这才感觉自己还是属于自己的,这种饥渴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你们总算是还有一点儿人性。”靳若冰怒瞪着他们一眼,“但我绝对不会因为你们给我送饭了,我就会感激
  
      你们,我一定会告你们的,你们做为国家公职人员,虐待普通老百姓。”
  
      “没事,你要想告尽管去告。”为首的男警笑着说道,“而且我们会让你找律师。”
  
      “你们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吧?可以放我出去了吗?”靳若冰问。
  
      “不可以。”男警摇了摇头,“你涉嫌敲诈勒索,数额巨大,人证物证俱在,现在我们要会你进行拘留。”
  
      “什么?”靳若冰失声笑道,“你们在开玩笑吧?你们早上可是说我涉嫌闹事呢,说什么大洼村抢孩子的事情
  
      是我指使的,我不承认,结果你们出去查证据,现在怎么又给我安插了个新罪名吗?你们有证据吗?”
  
      “证据肯定是有的。”男警说道,“报警的人是陈劲松,他给我提供了你敲诈他五千万的录音,而且还有一千
  
      万的转账记录,现在你的银行账户已经被冻结了,而且你的敲诈勒索罪已经成立,你要有什么问题,你可以
  
      联系你的律师。”
  
      靳若冰心头微骇,没有想到陈劲松居然给自己玩了这么一出。
  
      不是说好了好聚好散的吗?怎么你还反过来将我一军呢?
  
      靳若冰的的确确是说要向陈劲松索要五千万,然后大家一拍两散。
  
      然而以陈劲松的能耐,随随便便也能够提供一些确凿的证据证明靳若冰敲诈,按这个数额,至少也得在牢里
  
      面呆上十年八年吧?
  
      陈劲松,你太狠了!
  
      靳若冰心如死灰,心知这回是彻底完蛋了。
  
      总想着从陈劲松手里捞一笔,没有想到最后把自己给送进去了。
  
      靳若冰再没有最开始的嚣张,平静地问道:“能不能把我的手机还给我?我要打个电话。”
  
      为首的男警把手机递给了靳若冰,道:“用我的手机打,记得电话号码吗?”
  
      靳若冰接过手机,当即拨打言缺的电话,可是电话打过去,言缺却是关机。
  
      靳若冰的心一阵阵往下沉,再打陈劲松的电话,他的也关机。
  
      靳若冰面如土色,把手机递了过回去:“我没有诈骗,陈劲松是冤枉我的,我是他的女朋友,我们都打算领
  
      证结婚的,这些钱是他给我的分手费。”
  
      “可我们得到的消息却不是这样的。”男警说道,“陈劲松报案就说你是诈骗犯,你利用和她的男女朋友的关
  
      系,破坏他原本的和睦家庭,而且还有你给他下的药,迷惑他的心智,医院的检查报告也都出来了,哦,对
  
      了,他还提供了录音和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