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66章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第266章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靳若冰听了那些录音,看了那些视频,才知道陈劲松早就知道她想要干什么,而且这段时间她的一言一行
  
      早就被陈劲松给调查的清清楚楚。
  
      犹其是今天早上分手之前的五千万之约,更是被陈劲松全部录了下来,这完全可以作为落实靳若冰罪名的证
  
      据。
  
      而且还有相应的转账记录,到账金额一千万!
  
      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已经构成犯罪。
  
      姜还是老的辣。
  
      靳若冰自认为自己还挺聪明的,可是在陈劲松的面前耐阴谋,就像是班门弄斧。
  
      靳若冰还是有些想不明白,言缺明明给陈劲松下了点儿东西,能够迷惑他的心智,为什么他会突然间转醒过
  
      来呢?
  
      现在言缺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是去逃命了还是什么原因。
  
      靳若冰孤家寡人一样,无依无靠,思来想去,想到了闺蜜徐佳忆,又借了手机打电话给徐佳忆,然后呜呜咽
  
      咽的把自己的遭遇如实地讲了一遍,最后哭说道:“佳忆,我真的没有办法了,我现在只能请你帮忙了,鸣
  
      ……是我对不起你,我以后改,我一定改正好不好,对不起!”
  
      徐佳忆叹息一声,这段时间她经常自我反醒,发现自己还真得感谢靳若冰,因为离开了陈劲松,她感觉自己
  
      自由得多,而且心里面也没有什么包袱了。
  
      和苏凌之间的事情,那只能说是一次意外,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时间,干柴遇上烈火就很自然的燃烧起来
  
      ,她也不后悔。
  
      听到靳若冰痛哭的声音,徐佳忆安慰了几句,只说打电话问问陈劲松,如果陈劲松愿意撤诉的话,靳若冰也
  
      就没事了。
  
      靳若冰千恩万谢一番,感动的眼泪哗哗,现在才发现,什么样的人才是值得一辈子去交往的朋友。
  
      徐佳忆还是没能找到陈劲松,只能等明天早上再看看了。
  
      靳若冰犯了错,就应该受点儿苦头。
  
      翌日清晨,徐佳忆早上醒过来的第一次事情便是给陈劲松打电话。
  
      陈劲松接通电话的第一句就是:“我在你的门口,你开门吧。”
  
      徐佳忆一惊:“你开玩笑吧?”
  
      陈劲松道:“你可在站到门口看一看猫眼,就知道我有没有开玩笑。”
  
      徐佳忆立即下了床,走到猫眼后面一看,果然看到陈劲松,迟疑了一下,在电话里问道:“你这大清早的过
  
      来干什么?”
  
      “我想儿子了,我过来看看儿子。”陈劲松道,“开门吧,我有话给你说。”
  
      徐佳忆想着自己还穿着睡衣,让他等一会儿,便进到房间换了身衣服,刚好陈砚醒了过来,便给他去端了个
  
      尿,这才过去拉开了门。
  
      陈劲松看起来有些疲惫,头发也油腻腻的,衣服也有些污秽。
  
      “你一夜没睡?”
  
      “是啊,在外面坐了一夜。”
  
      “你疯了吗?”
  
      “疯?”陈劲松笑了笑,“我倒希望我疯了,不过还好,我还有儿子。“
  
      陈劲松伸手逗了逗徐佳忆怀里的孩子,一脸慈爱的微笑,说道:“我会再转五千万到你的账上,这是给我儿
  
      子的。”
  
      “你和若冰之间是什么情况?”徐佳忆问。
  
      “她想多我手里骗走五千万,我报警了。”陈劲松平静地说。
  
      “这只不过是你们的分手费,你们俩说好了的。”
  
      “那又如何呢?这样的女人,你难道还要去同情她?如果不是她,我们俩现应该还是好好的。”陈劲松看着她
  
      的眼睛说。
  
      徐佳忆默不作声。
  
      陈劲松笑了笑:“你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冷血,我只不过想把五千万拿回来罢了,并没有想把她往死里整,
  
      让她吃几天苦头,我会打电话让警察局把她放出来的。”
  
      “这样有意思吗?”徐佳忆望着她,原本有许多话说,但到口的话又给咽了下去,摆头道,“行吧,反正我已
  
      经和你离婚了,我没有资格和权力说你,你愿意怎么样都可以,儿子看好了吗?你可以走了。”
  
      “我能抱抱儿子吗?”陈劲松问道。
  
      “不行。”
  
      “你怕我抢?”
  
      “上次我差点儿失去他。”
  
      “那是靳若冰做的。”
  
      “她那样做还不是为了你?”
  
      “靳若冰一直都有害死砚儿的心,你到现在还没有看明白吗?”
  
      陈劲松道,“坦白给你讲吧,其实我一直都在调查真相,我和她在一起,都是演出来的,我那么爱你,我怎
  
      么可能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呢?但是她是你的好闺蜜,你们俩的关系极好,我只能不告诉你真相,以身试探,
  
      最后……呵呵,果然被我调查清楚了。不过……唉,我最大的失算就是半路杀出了个苏凌,结果你和他……呵
  
      呵。”
  
      说到这里,陈劲松自嘲地一笑。
  
      徐佳忆冷声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
  
      陈劲松摆了摆手,走过去坐在沙发上:“你信不信都无所谓,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少现在砚儿安全
  
      了,而且也让你和我看清一个人的真面目,这波不亏。你也给我生了个儿子,我陈劲松也算是有后,将来不
  
      用担心家产无人继承。”
  
      陈劲松打了个呵欠,拉了把抱枕垫在头后面,闭上了眼睛:
  
      “一夜没睡,我休息一会儿吧,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去,你还要送孩子去上学吧?”
  
      徐佳忆“嗯”了一声。
  
      “你和苏凌之间是不会有结果的。”
  
      说罢,陈劲松闭安然地躺着,不消一会儿便响起了一阵阵的轻微鼾声,真的已经睡着了。
  
      徐佳忆回想他刚刚所说的那些话,将信将疑。
  
      也许他说的是真的,但也有可能为假的。
  
      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这些话究竟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现在一个人很幸福,根本就没有想
  
      着再和他去复婚。
  
      至于她和苏凌之间有没有结果,这很重要吗?
  
      钱钟书老爷子都说过,婚姻是围城,男女交往,为什么一定要非得要走进这个让人痛苦让人能受的围城呢?
  
      ……
  
      这段时间,林胜男经常失眠。
  
      夜里总是被恶梦惊醒。
  
      今天是周一,林胜男被惊醒过来的时候还只有四点多钟,她的衣服又给恶梦给吓得汗湿透。
  
      起来冲了个澡,再无睡意的她只能看了会儿新闻,等到八点多钟到达单位的时候,已经是呵欠连天,困意连
  
      连。
  
      “林记者,今天上午九点钟有个会议,是关于鹿鸣镇的投资建设事宜,你务必去采访……”
  
      “好,我知道了。”
  
      刚刚给自己冲了杯咖啡的林胜男应了一声,说:“林氏集团计划投资大洼村,这件事情今天在会上好好的讨
  
      论一下,这回我去实地考察过,大洼村环境不错,非常适合做成新时代的新农村……”
  
      说着说着,林胜男又打了个呵欠。
  
      办公室科员小李拿着笔迅速的记录了下来,抬眼看着林副县长那疲惫的模样,关切地慰问两句,听到林胜男
  
      摇头说没事之后便走了出去。
  
      林胜男又打了几个呵欠,而且头部也昏昏沉沉的,总感觉有些不对劲,想着林恬儿的事情,便打电话过去询
  
      问林恬儿的情况,得到的结果就是林恬儿闷闷不乐,把自己一直关在房间里面,浑浑噩噩,不吃不喝。
  
      林胜男长叹一声,知道这丫头爱极了秦烨那个渣男,现在遭遇这么大的打击,这个坎儿有些难迈。
  
      没办法给林恬儿说话,依然呵欠连天的林胜男坐在椅子上,突然间想到林恬儿提醒自己的话,说大洼村的那
  
      个兰婆婆有可能对自己下了毒。
  
      林胜男突地一惊,难不成那天和那神神叨叨的老太太接触的时候,她真的对自己下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