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69章 药物的副作用

第269章 药物的副作用

    苏凌伸手去摸了一下伊楼兰的额头,滚烫如火。
  
      这才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伊楼兰的身体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难道是刚刚那治病的药有问题?
  
      这不可能啊!
  
      “手腕伸过来,我给你号一下脉。”苏凌看着伊楼兰那鲜红宛如秋天的柿子一般的漂亮血红脸蛋,表情严肃地
  
      说。
  
      伊楼兰依言而行,把成了粉红色的手皓腕伸了过去。
  
      苏凌握着手腕,闭上眼眸,感应一番,脑海里面形成了一个神奇的药方。
  
      这一瞬间,苏凌震住了。
  
      “我姐怎么回事?”
  
      伊枫在旁边着急地追问道。
  
      “没事,正常的药物反应。”苏凌说,“多喝点儿水,就没事了。”
  
      说罢,苏凌立即去冰柜里取了一瓶冰水过来,拧开后递给了伊楼兰。
  
      伊楼兰面红耳赤,接过冰水便一饮而尽。
  
      苏凌没有想到这个药服用进去之后居然会产生副作用,而且副作用极其的奇特。
  
      他所配制的解药与洛清秋体内的那种致命的毒物在一起迅速的产生中和,而形成了一种新的毒药情毒。
  
      说的直白点,就是春药。
  
      随着毒药和解药之间的战斗越发的激烈,后面的椿药就会越来越浓郁,最后让伊楼兰完全丧失的理智,会做
  
      出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
  
      偏偏刚刚苏凌脑海里面给出了救治之法,居然是与她行房!
  
      这样的事情,纵是他苏凌愿意,人家伊楼兰也不会愿意啊。
  
      此时伊楼兰的脸色更红,嘴唇也是艳红若血,坚强的她还在默默坚持着,她似乎已经明白自己的身体情况,
  
      问道:“苏神医,你刚……你刚刚到底给我吃的什么药?”
  
      “解毒的药。”苏凌说道。
  
      “为什么我感觉好像吃了催情的药物?”伊楼兰十分直白地说着。
  
      伊枫也是惊骇地看着苏凌,想着苏凌也不是这样的人,就算他有非份之想,也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药啊
  
      。
  
      再说了,苏凌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没有意义啊,姐姐什么样性格的人,如果两个人的关系没有走到那一步,
  
      怎么可能发生那一层关系呢?
  
      陆茂的表情此时却变得极其精彩,这一手玩的漂亮啊。
  
      好歹人家也是荆南四大美女之一呢,居然被你下药了啊。
  
      “我……我真不知道。”苏凌说,“我也没有想到这两种药物中和会产生这么个副作用,医书上没说,我也不知
  
      道啊。”
  
      “哪本医书?”王楚河突然在旁边问了一句。
  
      “这个……”
  
      苏凌苦着个脸看着爷爷,心想爷爷咋在关键时刻拆我的台啊,难道我给你说是《神农药典》吗?我是不是还
  
      要把《神农药典》拿给你看呢?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医书了,前段时间看的医书比较杂,我也忘记是哪本书吧,反正就是一本古医书。”苏凌
  
      半真半假地说。
  
      “行了,不管是哪种医术,苏少,你现在有什么办法医治没有?如果不治,我姐会怎么样?”伊枫最是担心姐
  
      姐的安危,不由说道。
  
      “呃……”
  
      苏凌心念电转,“暂时的救治方法只有一个……”
  
      伊枫的脑子反应极快,当即就明白苏凌的意思,看了看陆茂,这家伙太猥琐,肯定不行,而自己……更加不
  
      可能啊。
  
      难道……
  
      伊枫把的目光落到苏凌的身上,这……是不是太爽了些?
  
      “苏少,真的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吗?”伊枫再问了一句。
  
      “确实没有了。”苏凌摇了摇头。
  
      伊枫听了这话反而不急了,内心里面还有些兴奋,早就说过会把堂姐伊楼兰弄到苏凌的床上去的,结果不用
  
      自己去费心思,现在大好的机会就已经摆在那里了。
  
      伊楼兰热的已经在冒气,身上的衣服都感觉有些多余,一双玉手用力地握着拳头,薄唇轻咬,显得极其的难
  
      受。
  
      “姐……”伊枫看着姐姐这副诱人的模样,“你说呢?”
  
      伊楼兰性子比较刚毅,遇到困难也极能难忍,但是现在这种事情,根本不是她意志力坚强就能忍不得下去的
  
      ,那种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
  
      怎么办呢?
  
      又能怎么办呢?
  
      “去医院!”
  
      伊楼兰猛地一咬牙,转过身抄起钥匙,便要朝着门外走去。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医院了,医院应该是有办法的。
  
      她相信苏凌是无辜的,这种副作用一定是他始料未及的,但现在这种情况,总不能委身于他吧?
  
      伊楼兰虽然难受,但也有自己的骄傲,出了门,便要上车。
  
      伊枫却推着苏凌叫道:“你快跟着我去,你是医生,我姐要有个什么情况你也能够有个照应,快去快去。”
  
      伊枫用尽全力把苏凌推了出去。
  
      苏凌身体不受自己控制,推到院子里。
  
      这时候伊楼兰已经坐了进去,正准备发动车子,伊枫更急,拉着苏凌迅速的过去拉开副驾驶门,把他给塞了
  
      进去,然后说道:“苏少,我姐就麻烦你了,千万要让她注意安全,这路上不好走,车速慢点儿,安全第一
  
      ,前面储物箱里……”
  
      伊枫还没有说完,伊楼兰油门一踩,车子迅速的驶了出去。
  
      伊枫跟着跑了两步,到了门口,看着绝尘而去的车灯,嘿嘿笑道:“苏少,机会已经给你了,就看你能不能
  
      把握了。”
  
      山路崎岖不平,车速有些快,一路上左摇右摆,摇摇晃晃,差点儿就要把伊楼兰肚子里面的药给荡出来。
  
      苏凌一直在注意着伊楼兰,发现她的情况越来越不对劲,她紧紧地咬着牙关,一副越来越难受的模样,目光
  
      坚定地望着前方,双手用尽全力握着方向盘。
  
      伊楼兰在坚持。
  
      前面有一个坑,车子从那里碾压过去,车子直接飞了起来,所幸这是一辆奔驰大g,没有什么问题,但还是
  
      把伊楼兰和苏凌吓了一跳。
  
      “你小心点儿,车速慢点儿,这山路不好走,危险。”苏凌提醒道。
  
      他有真元之气,可是这种真元之气只会对某个部位有滋养调理的作用,现在的伊楼兰是全身春药发作,这点
  
      儿真元之气完全没办法啊。
  
      如果将真元之气全部灌入到她的身体里面,以伊楼兰如今的情况,她肯定控制不住,极有可能会更加的催化
  
      椿药的药性,到时候更加的不可收拾。
  
      伊楼兰没有搭话。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这条通往大洼村唯一的一条公路上根本就看不到车
  
      两边都是绵延的青山远黛,天空只有半轮弦月,星辰遍布。
  
      苏凌一直盯着前方,生怕车子在这种高速之下会冲到旁边的沟里或者河里,所以做好了随时扑救伊楼兰的准
  
      备。
  
      伊楼兰原本还在坚持,但这种药就是十分的奇特,越是拼命坚持,越是难于控制,仿佛与她死杠到底的架式
  
      ,渐渐的,就已经让伊楼兰的身体不受自己的意识控制。
  
      刚行到前面一个急转弯之时,拼命踩着油门的她一时之间转动方向盘的速度稍微滞缓了一下,结果车子直接
  
      甩到了边上,眼看就要飞到旁边的沟里。
  
      这么快的车速,仰面翻到沟里,二人非死即伤。
  
      关键时刻,苏凌反应极快,过去猛地一抓方向盘,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半个后轮都已经腾空,最后还是把车
  
      子给甩了过来,让车子冲到公路上。
  
      发生的这件事情,使得伊楼大兰惊失色,胸口剧烈起伏,脸色苍白若纸。
  
      “你忘记你上次差点儿死在这条路上了吗?你是不是还想再死一次?”苏凌松了一口气,带着几分责怪的语气
  
      看着昏暗的车厢里,美丽动人的霸道总裁伊楼兰。
  
      伊楼兰心中愧疚,说:“我好难受……”
  
      “再难受也得要命啊。”苏凌说道,“现在又是晚上,路上那么黑,这可不是你们城里,路好而且还有路灯……
  
      喂,你干吗?你要把车开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