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70章 崩裂

第270章 崩裂

    奔驰大g直接转进旁边的一条小路,在苏凌的呼叫声中,最后在旁边的一片幽深的小树林里面停了下来。
  
      车子熄火,黑暗的车厢里面尽是伊楼兰粗重的喘息声,气氛就变得暧昧了许多。
  
      伊楼兰转过头看着苏凌,眸若星辰一般,在黑暗中绽放着幽幽的光。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在这种气氛中,两个人相互之间望了有几分钟,伊楼兰似乎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想
  
      法,突然间跨过腿,朝着他迈了过去,坐在他的腿上……
  
      月朗星稀,乌鹊南飞。
  
      流水潺潺,微风吟哦。
  
      摇摆剧晃,橹动水起。
  
      船儿摇,鸟儿叫,水哗哗,声妙妙。
  
      姐在船里唱着歌,弟在岸里耕着地。
  
      良久良久,云收雨歇,人相拥,痴语呢喃。
  
      汗水湿透了他们的衣裳,贴在身上极其的不舒服。
  
      这个季节里正是最热的时候,二人在车子里面闷的不行。
  
      “回去?”苏凌的手一直都在游走着,感受着上好绸缎般的柔软,轻声询问。
  
      “我不回,你自己回去。”伊楼兰整理好衣裳,把手里的卫生纸丢出窗外。
  
      “你呢?在这里过夜?”苏凌问道。
  
      “我回市里,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会当着什么都不知道,并且我希望你最好别在外面乱说,我不会打扰你正常
  
      的生活,我也不会责怪你,我是自愿的。”
  
      排除毒素的伊楼兰十分的平静,没有半点儿的后悔,依然在整理衣裳,心里面责怪苏凌刚刚太过于粗鲁,将
  
      她里面的小衣裳都给扯坏了,现在穿都穿不好。
  
      好在是这里面黑暗,她以为苏凌看不到,可是苏凌如今目力远超常人,那些美好的春光看的清清楚楚,既占
  
      了眼睛上的便宜,也占了身体上的便宜。
  
      伊楼兰反手扣小衣裳的扣子之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半天都扣不上去,不由有些着急。
  
      “我给你扣吧。”苏凌说。
  
      “不要。”伊楼兰拒接的很干脆。
  
      “衣服已经坏了,你这样扣不好的。”
  
      “你看的见?”伊楼兰停下手里的动作,惊讶地看着他。
  
      “看不见,刚刚衣服就是被我撕坏的,我当然知道。”苏凌盯着她的脸说道。
  
      伊楼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的涟漪,刚刚的疯狂之中,这家伙的确非常狂野,到现在身上还在一阵
  
      阵的疼。
  
      “啪!”
  
      伊楼兰还想再继续弄,结果手上一用力,扣子直接崩裂了。
  
      “嘻。”
  
      苏凌笑了一声,促狭的看着她。
  
      伊楼兰就是修养再好,现在也有些顶不住了,声音冰冷到了极点:“好笑吗?”
  
      “不好笑吗?”苏凌笑着说,“你看你现在怎么穿,上面的坏了,下面的烂了,你说怎么办?”
  
      “你可以下车了。”伊楼兰说。
  
      “不送我回去?”苏凌说。
  
      “你有手有脚,为什么还要我送?”
  
      “不行。”
  
      “那你想怎么样?”伊楼兰说,“占了我的便宜,你还不够吗?”
  
      “我倒不介意再占一次,你可是荆南无数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呀。”苏凌嘻嘻笑说。
  
      伊楼兰也不整理衣服了,当即把车子掉头,迅速的离开小树林,到了公路上,只留着一地的各种成团的卫生
  
      纸。
  
      一路上两个人什么话都没有说,车子晃动的比较厉害,苏凌时不时扭头去看上两眼。
  
      车子到了鹿鸣镇的时候已经是凌晨,街道十分的清冷,时不时有一辆疾驰而过的出租车,伊楼兰问:“你是
  
      要去市里还是在这里下车?”
  
      苏凌说:“市里吧,这里也没用地方住。”
  
      如果夏红姐在这边,苏凌倒不介意过去住一晚上,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只能去市里的碧凤御园。
  
      伊楼兰的表情明显好了许多,这让苏凌稍微舒服了一些,再说了这件事情又不怪我,我只是个医生,我是为
  
      你在治病。
  
      想到这里,苏凌就坦然了许多。
  
      伊楼兰为了缓解车子里面冷清的气氛,她乘着等红绿灯的时候把手机连上蓝牙,放起了舒缓的音乐。
  
      伊楼兰也很客气,把他送到碧凤御园的小区门口,平静的和苏凌说了声再见便扬长而去。
  
      这里的保安早就认识苏凌,看到他过来,马上开着电动观光车把他送到了别墅门口,服务态度一流。
  
      门是指纹锁,苏凌轻易进到屋里,去冲洗了一番,回味了一番今天晚上的事情,突然间感觉特别的刺激。
  
      这个便宜占的有点大,荆南四大美女之一的伊楼兰,现在居然和自己发生了这样的关系,并且放在前面储物
  
      箱里面的套还没有用。
  
      苏凌毫无睡意,听到外面刮起了呼呼的夜风,他不由走到了外面的阳台上,感受着夜风的吹拂。
  
      这个时候正是凌晨两点多钟,这片富人区里十分的幽静。
  
      突然间,苏凌看到斜前方的一栋别墅里突然亮起了灯,一个女人推开窗户,夜风吹拂了她的秀发。
  
      夜色中苏凌看清楚了这个人,林胜男。
  
      她居然住在这里,荆南赫赫有名的美女记者,估计是住在林恬儿这里。
  
      第二天一早,苏凌早早的出去跑步。
  
      刚刚经过别墅区中间的那个天然湖泊的时候,也看到穿着运动服的林胜男和林恬儿。
  
      这几天林胜男在这里陪着林恬儿,半夜又被噩梦惊醒的林胜男拉着状态不怎么好的林恬儿出来散步。
  
      运动流汗是可以减轻人的痛苦。
  
      刚出来跑了两圈,她们便遇到了苏凌,颇为的意外。
  
      苏凌与她们打了招呼,林胜男问道:“你住在这里?”
  
      “嗯,刚好这里有一套房子,昨天晚上就在这里住。”
  
      苏凌微笑着说。
  
      “你做什么生意的?”林胜男对这个小伙比较感兴趣,这个小伙长的很是帅气,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这种
  
      气质和其他的男人不一样。
  
      “没有,我只是个村医。”
  
      苏凌笑了笑,“我给一个老板看好了病,就给我送了这里的一套房子。”
  
      苏凌说的轻描淡写,十分随意。
  
      林胜男总算明白前段时间她要查办大洼村的村支书几个人的时候,结过那么多人打电话过来说好话。
  
      原来是这个年轻人的力量,小小年纪,有如此成就而不骄不躁,十分稳重,这可就十分难得了,将来必成大
  
      气候。
  
      林恬儿问道:“你朋友大手笔呀,随随便便就送这里的一套房子,你上次给我打电话说我小姨会有可能中毒
  
      ,现在你看到我的小姨了,你给她瞧瞧。”
  
      林胜男的身上明显有了一股不详的紫色气息,这总气息尽管还非常的微弱,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会造成
  
      一些麻烦了。
  
      苏凌打量着林胜男,后者目光清澈地看着他,最近这段时间的确有点问题,倒想看看这个年轻人是不是真的
  
      有点本事。
  
      昨天上午她去医院做过检查,检测仪器出来的结果就是她的身体很健康,夜里做噩梦,可能是因为睡的太晚
  
      ,工作太疲劳所致。
  
      苏凌微笑着问:“这段时间林记者是不是受睡眠的困扰?”
  
      “是。”林胜男微微颔首,“我经常这样,睡眠质量一直不太好。”
  
      “晚上做噩梦,会让你惊醒。”苏凌说。
  
      林胜男没有说话。
  
      “林记者,你入了魔障。”苏凌又说,“给你种下魔种的人,正是大洼村兰婆婆。”
  
      林恬儿问:“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苏凌故作高深地一笑:“我是中医,望闻问切,我要没点儿本事,别人会给我送别墅?”
  
      话音刚落,旁边突然传来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什么时代了,你还在这里妖言惑众
  
      ,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