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71章 一巴掌解决问题

第271章 一巴掌解决问题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同样一身运动服,应该也是这个小区的业主。
  
      他对着林胜男笑了笑,叫了声林记者,然后说:“我是鼎世传媒公司的刘耘雄,你还记得我吗?”
  
      林胜男点了点头,微笑示意。
  
      刘耘雄这才望向了苏凌,说:“你刚刚说什么?魔种?”
  
      苏凌点了点头。
  
      刘耘雄轻蔑一笑:“魔种是什么?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
  
      苏凌没有说话。
  
      和这种人真的没有必要去搭理什么,而且人家都已经欺负到头上来了,要再去鸟他,他铁定会得寸进尺,无
  
      休无止的闹下去。
  
      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耘雄冷声道:“怎么?说不出来吗?不瞒你说,我从来不信什么鬼啊神的,并且最反感那些搞封建迷信在
  
      那里招摇撞骗的。”
  
      他又看向林胜男,说道:“林记者,这种人你不用和他一般见识,他们就是妖言惑众,简直就是瞎说一通,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魔,怎么会有魔种的说法呢?”
  
      刘耘雄笑眯眯地看着她。
  
      成熟、妩媚、美丽、知性的美女记者林胜男在荆南的名气还是挺大的,最主要的是她三十多岁了,还没有结
  
      婚,而且她看起来非常年轻,不知道让多少男人为她神魂颠倒。
  
      三十多岁的刘耘雄正好也是林胜男的追求者,对她可谓是日思夜想,最近这段时间他去签约的几个艺人都是
  
      按着林胜男的模子来签约的。
  
      今天早上出来跑步的刘耘雄没有料到居然遇到了心目中的女神,而且还听到那个小子在这里胡说八道一番,
  
      觉得这是一个和美女县长拉近关系的大好机会,就准备表现一番。
  
      林胜男是什么人物?
  
      三十多岁能够有如今的成绩,可不是单纯靠着外面所说的靠美色上位,这个位置都是她靠着实打实的本事堆
  
      积出来的。
  
      林胜男慧眼如炬,只是一眼,就能够看到一个人靠近她的目的何在,嘴角微微上扬,问道:“刘总所谓魔障
  
      ,就是对一件事情的痴迷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影响到一个人的正常生活,这有什么问题吗?”
  
      刘耘雄一怔。
  
      怎么自己在这里闹了半天,林副县长还替别人说起话来了啊。
  
      林胜男的解释十分合理,刘耘雄一时之间居然无法反驳。
  
      林胜男又说道:“刘总,其实我自己都怀疑我入了魔障,苏凌没有说错,我觉得他说的没什么问题。”
  
      林恬儿也说道:“我也觉得苏凌说的挺对,刘总,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弄错了啊?”
  
      刘耘雄扭过头看了苏凌一眼,对这个陌生年轻人,他还是比较怀疑,再向林胜男道了声歉,便灰溜溜的跑了
  
      。
  
      苏凌笑了笑,问道:“鼎世传媒什么时候跑到荆南来了?”
  
      鼎世传媒是华国颇有名气的一家传媒集团,着力于电影的拍摄和制作,旗下签约了不少知名艺人,总公司在
  
      魔都。
  
      林恬儿道:“在荆南开的一家分公司,应该是他们的一个小分支业务开展吧。哦,对了,我小姨的病你有办
  
      法医治吗?”
  
      “没有。”苏凌摇头,“魔源在兰婆婆的手里,要破解魔种,必须找到魔源,破了魔源,才能解除魔种。”
  
      “怎么破除魔源?”林恬儿脱口问道,杏眼圆睁,“你怎么说的那么玄幻啊,我怎么感觉那么不真实呢?”
  
      “我也觉得很不真实,但事情就是这样。”苏凌看了看旁边的长条椅,指了指那边,“林记者到那边坐一下,
  
      我给您号一号脉。”
  
      林胜男原本也不信这些,但这段时间晚上的恶梦的确给她的折磨不轻,每天夜里都被噩梦惊醒,醒来后发现
  
      衣服已经湿透,去医院检查又没有任何的问题,那结果肯定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入了苏凌所说的魔障。
  
      “这东西号脉能号得出来?”林胜男好奇地问道,优雅知性的她不由拢了拢乌黑的秀发。
  
      “试一下吧。”苏凌说道,“刚只经历了望闻问,还没有切,等切过脉之后再下定论吧。”
  
      苏凌他们走了过去,林胜男坐了下来,苏凌给她号脉,脑海里面居然形成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符纹。
  
      咦?
  
      有救治之法?
  
      苏凌微觉意外,握着林胜男的玉腕,说道:“我已经有了缓解之法,林记者,不过这里不行。”
  
      “得在哪里?”
  
      “屋里,找个僻静的位置,你躺下来。”
  
      “躺下?”林胜男将信将疑,“你要施针炙?”
  
      “不是,按摩。”苏凌说道,“我可以给你按抚一下,应该就应该彻底破解身体里的魔障。”
  
      林胜男和林恬儿对视一眼。
  
      对苏凌的医术,她们俩还是持怀疑的态度,但想着居然有给够给苏凌送碧凤御园的别墅,而且还有那么多的
  
      大人物给他说情,如此种种,足以说明这个年轻小伙异于常人的本事。
  
      林恬儿最先说道:“你不是村医吗?你咋还会这个?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苏凌说:“你们可以不医治,而且林记者是个好记者,是个办实事的人,我不收一分钱,而且也不会加害于
  
      她。”
  
      林恬儿正欲再说,林胜男却说道:“那你就试试吧。”
  
      这件事情说做便做,三人也没有去跑步了,而是来到了林恬儿家的别墅里面。
  
      林恬儿的母亲正在厨忙里忙着早餐,出来看到进来了一个陌生年轻人,微微有些意外,询问之下才了解情况
  
      ,当即给苏凌端茶倒水。
  
      苏凌让林胜男躺着,闭上眼睛,再次拿起她的玉腕,号脉一番,脑海里面出现了那个神奇的符纹,然后调动
  
      真元之气托着脑海中的那个神奇符纹缓缓的淌到右手手指间。
  
      那个符纹汇聚在手掌的时候,他突然间“啪”的一声拍在了林胜男的额头。
  
      “呀!”
  
      林恬儿大吃一惊,惊叫道:“苏凌,你干什么?你治病就治病,你干吗打人啊?不是说是按摩的吗?”
  
      林胜男的白皙额头上顿时变成红色,她睁开秀眸,揉了揉有些发麻发烫的香额,并没有很生气,而是诧异地
  
      看着苏凌:“这就是你的救治之法?”
  
      “是。”苏凌道。
  
      “你这是为了报我当初在大洼村的一骂之仇吧?”林胜男反问道,“我见过那么多医生,你这种治病救人的方
  
      法还是第一次遇到。”
  
      “但绝对是最有效果的。”苏凌说道。
  
      “我好了吗?”
  
      “应该好了。”苏凌说道,“今天晚上林记者就能感觉到不同了,我保证能够一夜睡到天明。”
  
      林胜男说:“我倒挺期待的了,希望你能够一掌把我拍醒。”
  
      林恬儿叫道:“苏凌,你刚这一掌如果让我小姨没有半点儿好转的话,我绝对会找你麻烦。哦,对了,我们
  
      林氏集团原本打算在大洼村投资的,现在我们得考虑考虑了。”
  
      苏凌胸有成竹地说道:“放心吧,今天晚上林记者睡觉就能看到效果了。”
  
      苏凌给人治病的动作虽然有些匪夷所思,而且林胜男也被打了一巴掌,额头上还有些疼痛,但苏凌胸有成竹
  
      ,她们也不好发作,这段时间林胜男的确被噩梦给折磨的不轻。
  
      林母说已经做好了早饭,要留苏凌在这里吃饭,苏凌想着回去还得自己做,屋子里面还没有什么食材呢,便
  
      答应了下来。
  
      再说了,给你们治个病,只收一顿早饭钱,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坐在桌上,苏凌才发现面前的三个女人各有千秋。
  
      林恬儿青春靓丽,虽然眉宇间有着淡淡的愁云,但也算得上是个大美人。
  
      林胜男自不必说,成熟优雅、美丽迷人,典型的万人迷。
  
      至于林母,四十岁出头,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穿着一套紧身的高开叉旗袍,更是多了几分独特的韵味儿。
  
      苏凌的脑海里突然有了一个神奇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