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78章 我是谁?

第278章 我是谁?

    被打的女人正是张运财的老婆胡菊香
  
      张运财和胡菊香的女儿不过十一二岁,此时在旁边拼命地拉着父亲的胳膊,哭喊着不让父亲再去打母亲。
  
      可是张运财毫不理会,胳膊一荡,把女儿给甩得老远,撞在桌子上,疼的倒抽凉气,脸色苍白。
  
      “你要再过来,我连你和你妈一起打。”张运财双眸赤红,愤怒地吼道。
  
      女儿张丽丽呜呜痛哭。
  
      张运财扭过头,又是一棒子朝着胡菊香的身上招呼过去,后者“啊”的一声惨叫,拼命的往桌子底下缩,而是
  
      张运财依然不死心,提腿一脚一脚的招呼过去,痛的胡菊香惨叫连连,惊恐绝望到了极点。
  
      这该是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居然要下这种狠手。
  
      苏凌厉喝一声:“张运财,你住手!你要把你老婆打死吗?”
  
      张运财转过头来,眸子里面尽是凶残的光芒:“老子家里的事情,要你一个外人管什么?滚一边去。”
  
      “家暴是违法的。”苏凌叫道,“你把菊香婶打成这样,你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法律的制裁?我呸。”张运财吐了一口口水,“法律有个狗屁用,女人在外面搞破鞋,怎么就没有法律制裁
  
      呢?”
  
      扭过头看着胡菊香已经偷偷爬出桌子,趴在地下仿佛要逃离的模样,张运财大叫一声,合身扑了上去,一脚
  
      踢在胡菊香的腰部,她“啊”的一声惨叫,重重的撞在墙上。
  
      胡菊香的惨叫声已经惊动了村里的邻里,此时都围到了堂屋门口,看到被打的不成模样的胡菊香,一个个都
  
      愤怒地看着张运财。
  
      张运财手里挥着棒子,怒声道:“老子想干什么那是老子的事情,你们最好滚一边儿去,少特么在这里叽叽
  
      歪歪。”
  
      张运财一副无法无天的模样,蛮横的态度,让大家都不舒服。
  
      张运财平时并不是个暴力的人,铁塔般的汉子,下地干活还挺卖力的,和胡菊香二人又只有一个女儿,在大
  
      洼村算是个不错的男人。
  
      怎么今天一反常态,居然要对着自家婆娘下狠手呢?
  
      苏凌说道:“张运财,有什么话好好说,有什么憋屈大家说出来评评理,就算是菊香婶做的不对,你也不能
  
      这样对待她啊。”
  
      大洼村穷乡僻壤,而且村子不大,一些男女在一起搞破鞋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只是出于人伦道德的事情,
  
      为村民们所不容,这事儿只要被发现了,会被大家用口水咽死。
  
      张运财怒道:“我家婆娘,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你们管不着,滚滚滚!”
  
      愤怒的张运财走到门口,做势就要关门,却被苏凌用力地推开着,指着胡菊香说道:“再要这样打下去,菊
  
      香婶会被你打死的。”
  
      “打死了也不会要你管。”张运财怒吼道。
  
      开始有人对张运财的暴力表示不满,纷纷叫嚣着让张运财放过胡菊香。
  
      张运财实在是气不过,怒声吼道:“老子到今天才知道,这个贱货给老子生的女儿居然不是老子的种,我就
  
      说特么怎么不像我呢,原来是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生的,搞了半天,老子居然是接盘的,而且还绿了老子十
  
      几年,这要换成是你们家的女人,你们忍得了吗?”
  
      张运财愤怒的模样,让在场的男同胞们有些感同身受。
  
      如果张运财所说的都是真的话,那对张运财来说就太无情了。一个个都同情地看向张运财。
  
      张运财继续说道:“今天上午我去做检查的时候才知道我才知道我有死精症,根本就不可能让女人怀上,我
  
      回来问胡菊香,结果这女人就吱吱唔唔,想把我糊弄过去,特么的,还是人吗?各位乡亲们,你们现在只看
  
      到我抽胡菊香这个贱货,但是你们可有想过这些年我是怎么过的吗?天天头顶上戴着一帽绿油油的绿帽子,
  
      我特么居然还不知道?换着是你们,你们心里舒服吗?”
  
      张运财紧握着拳头,额头上青筋直冒,显得极其痛苦。
  
      过来围观的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唉,换着是我我也会打,并且还会狠狠地打。”
  
      “可不是么?张运财确实蛮惨。”
  
      “早就发现胡菊香不本份,平时和人都是眉来眼去的,只是不想破坏他们的家庭,所以才没有给张福财说。”
  
      “真惨,真是惨啊,接盘侠,还帮别人把女儿养到十几岁。”
  
      尽是张运财同情的声音,并且逐渐转变成对胡菊香的攻击。
  
      胡菊香缩在地下的角落里,一语不发。
  
      苏凌这时说道:“张运财,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好好说的,毕竟都是在一起过了十几年的老夫老妻了,菊香
  
      婶,你打算怎么弄?”
  
      “离婚,我走。”胡菊香抹了一巴嘴角的血水,“但是他把我打成这样,我一定要告他,我要告得他坐牢。”
  
      “坐你老母的牢。”张运财回骂一句,“你是还没有打好是吧?看老子现在怎么抽你。”
  
      说着胡菊香又要冲过去,却被苏凌一把拉住。
  
      “有什么事情好好说。”苏凌拉住了张运财,“张叔,卖我个面子,这事儿先这样,回头菊香婶那里由有我来
  
      做工作。”
  
      “我为什么要卖你面子?你的面子值几分钱?”张运财满是不屑地说道,“老子为什么要卖你面子?”
  
      现在真没办法和这种暴跳如雷的人说话,他现在脑子里面只有无尽的愤怒。
  
      苏凌看了看地下楚楚可怜的胡菊香一眼,道:“菊香婶,你赶走吧。”
  
      胡菊香的眼睛里面也满是凶狠,狠狠地看了张运财一眼,叫了女儿一声,说我们走。
  
      女儿却摇了摇头:“我不跟你走,我不会跟你走,这才是我的家。”
  
      胡菊香有些意外地看着她:“这不是你的家,他不是你爸,你没有听到吗?”
  
      “这里就是我的家。”女儿张丽丽哭着说道,“我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这里为什么不是我的家?这里就是我
  
      的家!”
  
      胡菊香道:“丽丽,这个男人是不会要你的,你没有看清他的嘴脸吗?你在这里,他会像刚刚打我一样这样
  
      打你。”
  
      “我不信。”
  
      两行清泪顺着张丽丽的眼眶里淌了下来,她摇了摇头,然后看向了张运财,哽咽地问道:“爸,你会打我吗
  
      ?”
  
      张运财是铁塔般的汉子,一直非常心疼这个女儿,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他会把女儿养大,供她上大学,然
  
      后看着她出嫁,要有哪个男人欺负她,她一定会替女儿出气。
  
      可是想着自己视若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不是亲生的,换着是谁也受不了。
  
      张运财刚刚还有无尽的痛恨,但是此时看着女儿那哭的无比伤心模样,铁塔般的汉子此时也变得柔软起来,
  
      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爸,我不要离开你。”张丽丽哭着说道,“求求你了,你别打妈了好不好?我不要你
  
      们这样,可以吗?呜呜呜呜……”
  
      张丽丽哭的很伤心,泪水肆无忌惮的从她的眼眶里淌了出来。
  
      张运财的眼眶也发红。
  
      胡菊香却是一脸淡漠,这一件事情好像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周围的看客也心里发酸。
  
      此时感触最深的却是苏凌。
  
      一直以为,苏凌都知道自己是爷爷捡过来的,从小到大,他和爷爷受尽了无数人的白眼和欺负,曾经夜深人
  
      静的时候,他看到别人都有爸爸妈妈,而自己,却只有把自己当亲孙子一样,无微不至关怀着的爷爷。
  
      此时张丽丽的表现,却让苏凌想到了自己从来谋面的父母,他们是否还在这个世上呢?
  
      我到底是谁?
  
      我从哪里来?
  
      他们为什么要把我丢在山林里面呢?
  
      别人都有父母的爱,我为什么就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