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山村极品神医 > 第279章 十死无生

第279章 十死无生

    覆水难收。
  
      张运财和胡菊香之间不可能再回到以前。
  
      这涉及到一个男人的尊严问题。
  
      如果这件事情张运财不知道,胡菊香会隐瞒一辈子,一家人在一起平平静静地过着,相互之间谁也不打扰。
  
      可是现在窗户纸已经捅破,如梗在喉,张运财不可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你走吧。”张运财摇了摇头。
  
      “爸……”
  
      张丽丽听到这个声音,她猛然声嘶力竭地叫了一声。
  
      胡菊香这时冷声说道:“你听到没有?他不要你呢,他不是你爸,你的爸爸是别人,你跟我走吧。”
  
      张丽丽猛然间扭过头来,看着她说道:“不管我亲生父亲是谁,我只有一个爸爸,而且就就是他!”
  
      张丽丽泪流满面,继续说着:“我不会跟你走的。”
  
      胡菊香身上疼痛的厉害,旁边看热闹的村民又对她指指点点,如今女儿也不愿意跟自己走,对她的打击颇大
  
      ,也让她的极其难受,嘴巴上依然不服输地叫道:“你不愿意走就算了,你自个儿在这里呆着,我懒得管你
  
      了。”
  
      胡菊香说罢便朝着门口走去,看着村民们都堵在了门口,不由眉头一皱,叫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热闹吗
  
      ?建议你们也回去查一查你们的儿子女儿,兴许也不是你们亲生的呢。”
  
      “胡菊香,你说什么狗屁话呢?你在外面搞破鞋还有理了呢?”
  
      “可不是吗?胡菊香,你自己贱,还要别人也跟着你一起贱啊。”
  
      “说的混账话,这个疯女人。”
  
      “她脑子肯定被运财给打坏了,就是个疯女人。”
  
      一边倒的在咒骂胡菊香,没有一句好听的话。
  
      但是胡菊香不管不顾,脸上总是挂着一缕讥诮的笑意,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十来岁的张丽丽左边看看父亲,右边看看母亲,突然间发现自己好孤单,泪水就像决堤的大坝一般滂沱而出
  
      ,决然地朝着门外冲了出去,一路奔跑一路放声痛哭。
  
      张运财想要张嘴叫住,可是话到口中又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村民们相继续散去。
  
      刚刚激愤之后的张运财此时显得极其的颓败,丢下手里的棒子坐在椅子上,拿起旁边的一包红金龙给自己点
  
      上,看到苏凌站在眼前,说:“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可以走了。”
  
      苏凌道:“你打菊香婶,这件事情我们就不去细说,但是孩子是无辜的,她也不知道这些事情,而且丽丽性
  
      子又刚硬,你就忍心她一个人在外面过夜?天都要黑了。”
  
      张运财抽了一口烟,道:“我要收下了她,别人会怎么笑话我?村里人会怎么说我?”
  
      苏凌道:“面子很重要吗?如果你做的是对的,哪怕不要面子,别人依然会觉得你很伟大。”
  
      “说得倒好听。”张运财“嗤”地一声冷笑,“反正丽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她的亲爹亲妈都不管,凭什么要
  
      我去管?”
  
      “你有没有向菊香婶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凌说道。
  
      “问了啊,就是她在外面搞破鞋怀上的。”张运财说道,“丽丽是我和她结婚后怀上的,那时候我还经为是我
  
      的,今天要不是去医院做检查,我还不知道呢。”
  
      苏凌道:“你都没有和张丽丽做亲子鉴定,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你的女儿?你现在有死精症,并不代表你十
  
      几年前就有这个病。”
  
      张运财道:“你以为我没有想到吗?如果胡菊香那个贱货真的是干净的,丽丽确定是我的女儿,她为什么说
  
      不清楚?我问她的时候,他却没有给我任何的解释。”
  
      张运财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估计胡菊香的的确确在婚后做了对不起张运财的事情,以张运财的智商,还不至
  
      于失去理智对她进行家庭暴力。
  
      苏凌看了看外面昏暗的天色,道:“不管怎么说,张丽丽是不是你亲生女儿,还得你确认一下,我觉得还是
  
      有一定的可能性的。现在她一个小姑娘在外面,你让她晚上怎么过?去把她叫回来吧,看得出来,她对这个
  
      家还是挺有感情的。”
  
      张运财点了一根烟,用力地抽了一下,似乎是有些着急,把他给呛着了,不由剧烈地咳嗽起来。
  
      “让她也安静一下吧,我也考虑一下。”张运财叫道。
  
      这时,外面传来剧烈的叫唤声。
  
      苏凌不由走到了门口,一个村民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叫道:“快点儿,不好了,张丽丽跳河了。”
  
      苏凌大惊,拔腿便朝着河边跑去。
  
      前段时间下了大暴雨,河水还很湍急,这要跳到里面,抢救不及时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张运财也吓得不轻,跟在后面飞奔而去,原本还穿着拖鞋的他见跑着十分不顺畅,不由把鞋子脱了丢到一边
  
      ,赤着脚朝着河边飞奔,顾不得沿路的玻璃渣和坚硬的石子。
  
      此时不仅是他们,还有更多的村民也争相着朝着河里面跑去。苏凌几乎已经把速度飙到了极致,他到了河边
  
      的时候,张运财才跑了一半。
  
      有几个村民在河边叫唤声,显得十分慌乱。
  
      “人呢?”苏凌上前问道。
  
      “从这里跳下去的,河水这么急,肯定已经冲下去了,我们也没有看到人影。”村民叫道,“唉,这孩子怎么
  
      那么傻啊,这
  
      么小怎么就想着寻死啊?”
  
      旁边的几个村民都长吁短叹,也只能干着急。
  
      这么湍急的水,就算是会游泳的人冲下去也不一定上得来。
  
      苏凌顺着河水朝着下游跑去,仔细地盯着河面,可是在哪里去找人啊。
  
      张运财跑到河边的时候,看到这般湍急的河水,顿时心如死灰,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了地下,嘴唇发
  
      紫,嘴唇都颤抖起来:“丽丽,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你要死了,爸也不想活了……丽丽啊
  
      ,丽丽啊……”
  
      张运财悲怆地叫唤着,一个大男人发出了悲天怆地的哭喊。
  
      至于张丽丽的母亲胡菊香,却不知去了哪里。
  
      河水很深,流水很急,就张丽丽那瘦小的身子跳下去,基本是十死无生!
  
      这时候,全身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胡菊香得到消息,亡命般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身后还跟着慌乱奔跑追赶的
  
      村民。
  
      “我的女儿啊,你怎么就寻死了啊,是妈不对……呜……是妈不对,是妈对不起你……”
  
      胡菊香同样大声地叫道。
  
      胡菊香看到无力摊坐在地下的张运财,不由尖叫一声,表情狰狞到了极点:“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你
  
      把我女儿害死了,我也不想活了,我和你拼了,我和你拼了……”
  
      胡菊香发疯似的扑向了张运财,所幸旁边有不少的村民,硬生生的把她给拉开。
  
      张运财正悲痛万分,想到宝贝女儿的死是因为胡菊香在外面搞破鞋,正有一肚子的怒火无处撒,结果她还找
  
      上门来撒野,他也跳了起来,骂道:“贱人,你特么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在外面搞破鞋,丽丽会跳河自杀
  
      吗?老子把你丢下去和她陪葬!要死一起死!”
  
      两口子就像几辈子的仇人一样,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叫骂着。
  
      村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把二人给拉到一边,并且给按在地上。
  
      “啊啊啊!”
  
      沙哑的哭喊声在河畔边上响起,显得极其悲凉。
  
      绝望,悲凉,痛苦。
  
      苏凌淡淡地看了这一幕,心中也涌起一股悲凉,想到张丽丽刚刚那冲出去的决然表情,心里面更是难受。
  
      估计她刚跑出去就是一心求死的吧?
  
      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你们看?水里有人!
  
      突然间,不知是谁叫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