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最佳代入 > 第一章⑥

  到处都是废墟,也就没有什么违和感好说,一战必将爆发的氛围已经很浓厚了。
  他不得不认真审视面前这个穿着随意的男子。人家虽然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但毕竟是能够在他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一招秒了他。绝对不能轻视,说不定实力已经快接近四维了。
  你不动我不动,他决定先观察观察,等别人出招再防守。
  背心要干什么?他的视线完全集中在背心的手上。只见背心把手往腰包一掏。好像是要拿什么厉害的武器。他不由自主吞了吞口水,稍微向后退了几步。
  “嚓啦”
  “要来了吗?看我的绝对防御!”他在身边爆出金色的气,形成一层层透明的,可又不可触摸的屏障。
  “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我不过是想要再抽一支。”背心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盯着满是金色屏障的他。
  太过紧张了就很容易丢脸。
  “嗯哼,这个嘛,嗯。”他好像一瞬间就明白自己表错态了,瞬间就变得扭捏起来。随即即装出一副很有君子风度的样子,“我这是要你提前得知我的格斗方式,好让你有所准备,君子不耻偷袭!”他对自己说说这番话十分得意,还连连点了点头。
  “没事,你没必要给我看的,反正我也不是什么好君子。”背心把即将熄灭的烟头往地上一扔,用脚踩了一踩。
  “怎么这样,承认的这么快?”
  “都干这一行了,还管他什么君子不君子的呢。与其做过伪善的君子,不如做个真卑鄙的小人。这样弄起来比较快。车贷房贷再也不是问题。”
  两个人的对话戛然而止。
  他们默契地各自后退了几步。
  “叮。”
  “怎么回事?身体动不了?”他惊恐的发现自己好像变成了雕塑。无论有多么的顽强生命力。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自己已经丧失了活动力。天空还是这么的黑暗无边。可是原本应该源源不断向中间螺旋的黑云,在此刻也仿佛凝固了起来。空中还有不少像眼珠子一样大的碎石块,好像失重了,在半空慢悠悠的漂浮着。
  “这次把你砍成碎片,我就不信你还能锁血。”背心丝毫不受这诡异的氛围所压制。拿出了一把近两米的大镰刀!这是要碎尸吗?这么恐怖!
  他想起来了,这个背心是把时间给无限压缩了,来达到速度与空间的均势,现在在他的力量下发生这个空间的唯一的速度之主,其他生物的时空分配,都在他的支配之下。就是只有接近神才能达到的,利用四维的能力。
  果不其然,他被砍碎了,一块一块掉到地上。像香煎牛肉,像东坡肉,就是血淋淋的不大好看。只用了三秒,一个完整的人被他砍了70多刀,直接化成肉块。
  他在心里连连暗自庆幸,幸亏遇到是他,如果是真的主角,恐怕九条命都不够。
  背心看见他被切碎的像积木一样。便觉得事情已经搞定了,很高兴吹了吹口哨,大踏步的往后走,准备继续干掉女主,以防后患。
  “不够碎啊,下次还是换我来切吧。”
  “开什么玩笑,我可在饭馆打过几年工耶……WOC!你tnd还真没有死!”听到他的声音,这位背心情绪直接起飞。他又做不了什么,只能无奈的按按自己的头,眼睁睁的看见肉块化成血沫化成血影,然后形成旋风。一阵肆虐的狂风过后,他又站了起来,只不过裤子已经完全破碎了,短时间也修不好了。
  是的,他现在只穿条内裤。他没有资格说人家穿背心和拖拖鞋是不正经的了。
  “Areyoupeople?”看来这位背心同志吓得不轻,已经开始飚外国语了。
  “No,I'mnot.Thankyou.Whataboutyou?”他大方问回去。“你确实很强,这个世界应该没有人是你的对手。你杀我是为了工作,我要打败你,是因为这是我的命运,我要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这是他觉得应该比较热血的台词,尽管他自己都不一定认同这么中二的。
  “轰”的一声乱石四溅。
  又是“轰”的一声。
  “轰”。
  三个回合过去了……
  伊莎露彻底惊呆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背心男子这样诡异的魔法,更没有见过像心爱的他那样能够直接硬扛魔法的人!三个回合,而胜负已分!布洛瓦德分别击打了背心男子三次。而背心男子用了很奇怪的技能也打了他三次。可三个回合过后,布洛瓦德毫发无伤,背心男子上衣已破烂不堪,单膝跪在地上。呼呼作喘,十分狼狈。尽管她不知道背心男子穿的是什么奇怪的服装,但她知道的是这一战她最爱的布洛瓦德赢了。
  “干嘛一定要干这一行呢?你也不一定要完全执行那个老板的命令呀?”他问。
  “我没得选,咳咳,自从进了这一行,我就知道我再也改不了。”受伤的背心想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但是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虚弱到无力了。
  “可毕竟你这么强……”
  “能打有什么用,靠手艺吃饱饭才是本事。我们这种人不过是那些有权势的人的燕子而已。”背心的语气中流露出无限的伤感。
  “好了,快动手吧,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好累啊。”他张开双臂示意布洛瓦德直接穿透他的胸膛。
  “我没说要杀你呀。”
  “你……你这家伙骗人的吧?我可是受托杀了你两次了。你不想报仇吗?你不恨我吗?”
  “年轻人,行差踏错很正常。改就是了,有什么问题呢?何必动不动就拿生命开玩笑。你不为自己考虑,也想想自己的老婆孩子。不然你还车贷还房贷是为了什么?”
  “你这家伙我本来就觉得奇怪,你为什么会熟知我的世界的事,明明你就是一个魔法纪元的人。”
  “见多识广。”他巧妙的避开了这个对他不利的话题。
  他把受伤的背心扶起,背心用半信半疑的眼光看着他。他倒没怎么在意背心的眼光。一边用手创造时空虫洞,一边慢条斯理地说:“当然做坏事还是要有惩罚的。”
  这下轮到背心吞了吞口水。紧张起来。
  “你还记得来之前在做什么吗?”他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
  “难道说……”背心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再你的见!”他一脚把背心穿到时空虫洞里,洞口不大,仅能容纳一个人通过。
  “不要,起码让我把它带回去吧!”被心的惨叫在虫洞里逐渐拉长,声调越来越高,到最后逐渐消失。
  “真是太愚蠢了,你以为开了个隐身,我就看不见你挂在那里的菜了吗?”他一边笑着,一边向不远处的一块巨石上一跳,那里有一个石头比较高,比较棱角分明。他用嘴轻轻一吹。一个胀满的黑色塑料袋凭空出现。他取了下来,打开一看。里面是刚刚宰好的新鲜甲鱼,还有几颗生菜。还有几块姜,蒜子之类的。
  原来当杀手过得这么滋润的吗?
  他也没想继续想下去,反正菜已经抢到手了,今天晚上可要好好搓一顿。他再次环视四周,发现除了废墟已经没有太多的动静了,天空中的乌云也逐渐散去。这下敢保证已经没有任何的障碍了,Boss已经搞定了,他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就是这个来自其他世界的杀手有点难理解而已。
  跨越时空的刺客,这样简直是防不胜防。
  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前途渺茫。可是想到今天晚上有新鲜的甲鱼汤,他又觉得一切都无所谓。
  翌日。
  圣斯丁里魔法学院张灯结彩,好像是有什么喜事要发生。
  刚刚经历过战火的无情摧残,现在学院虽然是百废俱兴,可是这样一桩突如其来的喜事,也让大家的建设热情提高了不少。
  “科洛瓦德再给我们讲讲你的牛逼事迹呗。”一大早一群穿着学生制服的男学生就围在了他的房间里。这让本想睡懒觉的他异常苦恼。
  “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打赢了呗。”他死死地抱住枕头,他要坚守住睡懒觉这一条底线。“你这样不活跃可不行哦。”一时间四周吵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空气是那么的寂静,以至于谁的心跳声都能精确无误的听见。
  “有什么话快说,不要打搅我睡觉。”他连连打了两个哈欠。
  “也就是呢,这个世界的故事基本已经完结了。你辛苦了。”声音很甜美,可就是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他马上反驳:“不行,起码要等到结婚那一天。”
  “结婚……”那虚空中的声音突然变得迟疑了起来。
  “难道……”
  与此同时学院教师大楼5楼校长招待室处却异常热闹。
  “没想到有朝一日这个调皮的小魔女终究还是要出嫁了呢?”头发花白,穿蓝色法师长袍的校长。充满爱意的抚摸着伊莎露的头。
  “爷爷,离婚礼不是还有三天吗?”伊莎露娇嗔,眼角里却盈满了笑意。不过过了一会儿,她的眼里的光芒又淡了下来。“叶丽丝妹妹她……醒过来了吗?”
  “唉,那个傻丫头。”校长仰起头抚摸起他的下巴须,“都怪我没有好好看护他,导致她被魔族骗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们已经帮她恢复意识了。这个傻丫头要被监禁几天才能放出来。一定会赶得上你的婚礼的!”
  校长说完,自顾自地绕着房间走了起来。。
  “爷爷?”
  “这次圣法师与魔族一战,可是说是50年来都没有的超大规模。简直就成了这个世界的悲剧呀,是时候让你和布洛瓦德的婚礼来为这场悲剧打下句号,重新迎接美好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