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最佳代入 > 第一章⑧

  思来想去,他觉得还是打一架最划算。不过在此之前,他要运用些战术。他用他的眼光稍微了瞄了一瞄男二随即用嘲讽的语气说:“抱歉,我只跟有实力的人打架。”“你这是什么意思?”男二已经把腰里的配剑给拔出来了。
  他微微一笑。
  “不要误会啊,我不是针对你啊。我是说在座的这么多骑士都是垃圾。”
  这句话就像一颗原子弹在男二身后的骑士团里炸开了锅,各位骑士都骂骂咧咧并且自觉拔出了身上的武器。局势变得剑拔弩张,好好的1对1仿佛即将变成群殴。
  他又笑了。
  没错,这正是他的战术之一:攻心为上,激怒对手,从而使对手达到愤怒状态,虽然有可能会加强对手的伤害,不过能够减弱对手的判断力,从而影响对手的实力的总体发挥,俗称激将法。
  男二也是一愣,没想到他的轻轻一句话便使得自己身后的整个骑士团都异常愤怒起来。男二连忙转身呵斥那些即将要冲锋的骑士兄弟们,并示意他们退后,不要打搅他们两个情敌之间的单挑。就在男二试图稳定骑士团的军心之时,他又一笑,拼命在一旁煽风点火。在一群装备齐整的骑士面前挠头搔耳,装出一副很欠打的样子。四周吃瓜的路人也很是不解,这哪里有一点英雄的样子,这分明是一个活脱脱的欠打的猴子好吧。
  他在乎吗?不!他不在乎,反正这又不是他的本体,丢的也不是他自己的脸,他只要帮这个原本的主角完成他的剧情就行了。有时候为了完成目的,也需要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整个骑士团坐不住了,像发疯的野牛,任男二怎么拉都拉不住。一时间刀枪迸出。各种魔法能量附着在武器上成了矫健的猛兽,张牙咧嘴铺天盖地的向他攻来。
  他用力呼了一口气。
  又用力吸了一口气。
  随即大声正色道:“给我等一下!”
  各种矫健的猛兽在这一瞬间停了下来。各种精兵利器在离他十几公分不到停了下来,形成了银光闪闪的海洋。
  他给自己变了一顶头盔套在头上。
  “好了,可以继续了,请不要打脸。”他异常自觉地蹲了下来,双手抱头。骑士们先是一愣。
  接下来愤怒便如山洪爆发。
  场面何其壮观!红的黄的蓝的白的黑的,各种颜色的魔法能量像雨点一样往他身上倾泻。拳头,脚,爪子,各种可以用来攻击的手段都像他身上淋去。听不见有任何哀嚎,不过场面确实很惨烈,不少路人已经看不下去了,纷纷捂着眼睛说一句“太血腥了”就掉头而去。
  其实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就在两分钟前,他还在考虑着如何将这一整个骑士团的人都给秒了装最后一次逼。然而当他气承丹田,重新凝聚起神力的时候,他十二万分惊恐地发现神力只剩下像一滴水这么多!别说装逼了,就是连自保擦屁股也不够。
  他的心中早就不是五味杂陈了。呃,是5的5次方味。他忍不住在心里破口大骂:“你这是想玩死我吧,神力都没有,我还刷个屁任务。快把封印给我解除掉!!!”
  “唉呀,我忘了跟你说了,如果一直让你保持满神力的话,这样做下来就没有意思了,我还是适当给你收敛一下比较好,每天只能用半个小时哦。加油,么么哒!”“啵”的一声飞吻过后,他与她又失去了联系。
  “哎哎你这……”他原本笑嘻嘻的脸马上拧成了一股麻花。
  骑士们冲过来了。
  于是他不得不喊停。
  “真的,真的,怎么会有这么随便的神呢?”他欲哭无泪,苦笑着给自己变了一顶黄色的头盔,双手颤抖着往头上套。
  于是接下来便是等待群殴的时候了。如上面所报。
  真是偷鸡不成蚀渣米。
  也不知道打了多久,可能是那些骑士们打累了,还是有人去向领导们通风报信了,反正围着他的铠甲猛男们都逐渐散开了。只剩下他有气无力的躺在地上。造成这样的结果,他真的怨不了别人。
  “你没事吧,咱俩单挑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惹我这帮兄弟呢?”男二很友好的向他伸出左手,尽管其笑声还是没有停止。
  他也很自然的拉着男二伸过来的手,有气无力地爬了起来。
  “你的炎之魔法呢?虽然你不可能敌得过整个骑士团,但是全身而退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男二想忍住笑很不自然的伸了伸舌头,舔了舔嘴巴。
  “说来话长……好烫好烫好烫呀!”他刚想狡辩,一颗不知从何处飞来的能量球直接砸中他脸上,以他为中心半径10米的地面轰然炸裂开来。爆炸产生的余波令整个骑士团都为之一怔。
  “有外敌入侵!”尖锐刺耳的警报声再次拉起。
  半空中,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形在浮着。人们定睛看去,发现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昨日被判监禁的伊莎露的妹妹——叶丽丝,不过现在的她却异常诡异,头发蓬乱,脸色像死人一样惨白。双手不是因为是愤怒还是恐惧而剧烈地握起爪来。一阵又一阵抽搐,如泣如诉,异常凄异,闻者无不为其阴森可怖的啜泣而感到寒气彻骨。
  爆炸中心。
  他好不容易从已经成为黑炭的地面爬起,一边扶着已经断掉的右手,一边不住地咒骂道:“你妹的,不是说最终boss已经搞定了吗?哪里在冒出这么一个残忍妹子……我嘶!”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说话过于用力,门牙都飞出来了!他还异常清晰的听到两颗门牙落地时的声响。
  鬼知道自己现在变成了什么鬼样子。可能就跟恐怖片里的丧尸差不多。一样衣衫褴褛,一样血肉模糊。
  “司时候开始反击了。”他用力大喊一声。嘴角再次渗出血迹。
  “布洛瓦德你没死啊,没死就快来帮忙,你往哪跑呢?”
  “我来乐!”
  “妈的,你跑错方向了,快给我回来!”男二还想继续骂下去,可是他发现眼前的能量防护罩快撑不住了,于是他决定收起心来,专心致志对付眼前的敌人,先把眼睛闭上,然后猛的一睁眼,再次把眼前的能量屏障上开到最大,暂时抵挡住了天上的来自死亡的光线。
  不得不说整个骑士团团结起来,制出的防御盾就是强大,死亡光线竟然还没有穿透。
  继续参战?不存在的,是伤兵就得跑,总比一味无脑地送人头要强。当下养精蓄锐,恢复到全盛战力才是最佳选择。
  他一瘸一拐地跑过刚才还到处是欢迎他的人群的走廊。发现人早已经盘空了,要么就有一两个落单的在无脑的慌乱的乱喊乱叫的跑着。原来和平与混乱就是这么容易切换。前几分钟还是笑声融融的和谐的一片,接下来的一分钟就可能变成恐怖与绝望的地狱。
  他知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向这个学院里最强的人求助。当然他自己排除在外,毕竟他已经被封印了,实力跟个普通成年男子差不多。接下来唯一的希望他决定赌在这个学院的院长身上。
  没想到刚过一个转角他就撞上了伊莎露。
  他很自然的向后一跌,没想到这一跌非同凡响,他直接觉得脑海里一片嗡嗡的声音并伴随着爆裂般的剧痛。整个人痛得直接颤抖起来,渗出的汗水与血液混合起来,变得极其惨不忍睹。
  “亲爱的!”伊莎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这具像尸体一样的东西会是自己最爱的人布洛瓦德。她急忙将他扶起来,并拼命的摇他,企图恢复他的意识。
  一阵铺天盖地的剧痛过后。他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发现一个棱角分明的碎片正好嵌入了他的后脑骨中。他轻轻的按了按这个碎片。目测大约有10公分左右的长度已经嵌入了脑子里面。难怪整个头痛的要炸开来,早知道就不戴这个该死的头盔了。
  “不要死啊,不要死啊。鸣呜……”伊莎露一边给他擦拭血迹,一边无力的哭泣起来。
  “我我没思。”他想安慰一下眼前这个哭哭啼啼的美人,可是疼的他只能发出一种语调,并不能温柔起来了,“当务之机是要先找到缘长去对付那个那个女的嘶。”
  “Hello,hello,我又回来了。”虚空之中再次传来这股他既熟悉又爱又恨的声音。
  “搞毛线啊!那个女疯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给我个解释!”
  “你还记得你昨天踢回去的那个水鱼被你抢了的倒霉家伙吗?”
  ”记得他买的水鱼肉质很好,很耐吃,怎么了?这有关系?”
  “问题就在这,你把他传回去了是不是?”“我不把他传回去还能干什么?”“问题是你单向把他传回去了,根据时空平衡定理,另外一个时空必定会有新的人物被迫来到这里。”
  “是谁设下这该死的规则的?我想问候一下他的家人……不对吧,我看见那个女的我好像是在这个世界见过的。”
  ……
  果不其然,赶来的支援包括院长在内都被干掉了。整个学院再次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之中。支援们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苟且残喘。刚刚开始修缮的学院又一次变成了废墟。
  “愚蠢的魔法士们,为屠杀我兄长和我的族人付出代价吧!”叶利斯浑身散发着紫黑色的光芒,头发像海带一样直直的往空气上浮。玉手一指,指尖瞬间凝固出一股紫色的光芒,凝结成眼球一样大小的珠子,瞬间向地面七零八落的人们射去。
  “轰隆”一声,光珠还没有碰到地面,直直地在空中炸裂开来。。
  “还有谁?”一声怒吼过后,紫色的光芒上通天下贯地,直接形成了紫色的无限旋转锋芒的光柱,笔直地伫立于天地之间。世间所有黑暗的仿佛此刻都在围绕着那根光柱而旋转。
  “够了,不要再转了,看得我都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