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最佳代入 > 致歉信

  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或许你们的数量根本没有到达“们”):
  我在这里先自罚三杯。
  一罚自己更新极慢。
  二罚自己乱水剧情。
  三罚自己即将长期拖更。
  是的,你们没听错,我确实是个拖更狗。从现在开始到高考结束只剩一年了,我无法再投入到以笔为刀的战斗中了(虽然我自己也没觉得有多牛。)
  你们在这里就会明白了,噢,就是一个该死的高二生,现在要升高三了,决定悬崖勒马了吗?
  是的,你们没想错,你们也没骂错,我没有能力在接下来的一年继续更下去了,我只好逃跑,但是退却是为了更好的大步向前。用一句俗话来说就是:我是一个兴趣使然的网文写手。兴趣暂时不能当饭吃,但是读书却能保障我未来有饭吃。
  所以我现在退却了,我选择了后者。虽然我一直都是选择后者,但我还是在两者之间寻求平衡点。到现在平衡点,终于要打破了。因为我即将面临号称世界上最公平的选拔人才制度——高考,多少不公与命运,多少愤怒与悲哀,在千千万万张白花花的卷子荡开的那一刻,神州乾坤未定,你我皆是黑马。没有人愿意一直生活在底层的,不然社会上这么多的鸡汤是哪里来的?成功学又是从何谈起?于是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
  就从一年后的高考开始。
  读过我的狗屁网文你们应该会知道我是一个很没有用的人,写人物,特点不鲜明,写场面,氛围不浓厚,写情感,生硬又老套。我简直就是当下娱乐至死的跟风者之一。
  但我还是写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怀着欲流未流的眼泪。或下笔,或朗读,总想记录点什么、见证是什么、描写是什么、尽管我并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这就是我身为人的倾诉情感的一种根本办法吧。
  习惯了喧嚣的社会,习惯了无话可说的孤独与尴尬,习惯在一群最熟悉的朋友中保持沉默。
  可是并不代表我不想说。
  于是我找到了这里。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
  梦开始的地方。
  我从来没有把写作当做梦想,一直看作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别人看也好,不看也罢,我轻松愉快的心情不会因此而消失殆尽。
  直到今天晚上当我开始准备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才发现我的心情是如此的沉重,简直就像当初廉价换掉梦想一样,再也不能对一辆玩具车笑呵呵,转身看向窗外广袤无垠的田野。卑微地眺望钢筋水泥深处的高楼大厦,祈祷自己将来在那里有个家。
  做梦是最容易的,也是最困难的。
  我用最轻松的姿态进来了。
  现在我不可能以轻松的姿态出去。
  继续下去吗?
  继续吗?
  ?
  我只有否定,我高估了我自己,我没得选。
  365天可以算做一年。那365天的奋斗可以改变一生吗?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答法,但问题只有一个,我必须解决。
  我看了看先前还是热闹繁花似锦的桌面现在变得冷冷清清,正如我的心情。尽管我名不经传,尽管我不三不四,尽管我胡说八道,我也是一个想坚持的人呢。
  所以在这里向所有读者致歉。感谢你们为期不长的陪伴。无论冷热,不计炎寒,精益求精的评论让我醒悟,省吃俭用的推荐票让我欣慰,因为我知道,我在这一条路上并不孤单。
  原谅我这叛徒一般的行为。
  我必须在此关头退却。
  你可以把它理解成10年磨一剑的浓缩版一年磨一剑。
  但愿我磨出后,人物依旧,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到时候我依然是条老狗,不要脸的拖更狗。
  六月初七日,江头蝉始鸣。
  石楠深叶里,薄暮两三声。
  一催衰鬓色,再动故园情。
  西风殊未起,秋思先秋生。
  忆昔在东掖,宫槐花下听。
  今朝无限思,云树绕湓城。
  正是这种微妙的心情。
  原谅我吧。
  对不起!
  抱歉!
  唉。。
  …
  ——青日聚晴